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03章 先忍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天所经历到的一切,都让陶瑞良大受震撼。


知道妹妹陶筱芫的本事不小,连齐王世子齐瀚韬都需要客气礼遇,陶瑞良心中的惊涛骇浪依然汹涌澎湃。


可即便是这般受到了震惊,陶瑞良明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还是继续紧紧地跟在了陶筱芫的身边。


能够为骁王爷跟骁王世子解毒治疗?他这妹妹,已经是学了不少的好本事了。


想当初,有一位游医路过靠山村,就借住在他们家。


那个时候,陶筱芫就跟着游医一起,学到了不少的本事手段。


但是,后续因为汪振骐的事情,导致妹妹陶筱芫收敛了各样的本事,忙着学女红,学家务,变得都不像是她了。


现在,因为跟汪振骐不再有什么联系了,陶筱芫才得以再次改变,变回了曾经的样子。


不,是比曾经更加的厉害了!


这样的妹妹,给了陶瑞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微妙感觉,但这确实是他的妹妹,陶瑞良不会去探究陶筱芫的秘密,只希望能够护着妹妹,不让妹妹今后再受到什么伤害。


心中想着不少事情,但是,陶瑞良还是保持着冷静,就跟在了陶筱芫的身后,一直都沉默不言,免得坏了陶筱芫这一次的安排。


只不过,陶筱芫的这一些变化,陶瑞良都已经记住了,对她有了重新的认识。


也正是因为见识到了这一些,陶瑞良原本想要安安稳稳当一个农家汉的那一份心思,都跟着发生了变化。


去翰辰书院学本事,这或许会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学文学武,有机会了,他就要好好地把握住!


这,或许就是妹妹陶筱芫今天带来来到这里开眼界的最重要原因吧。


意识到了这一点,陶瑞良心中一动,豁然开朗,却是依然保持着明面上的淡定。


至于陶筱芫,一直都在留意着大哥陶瑞良的反应。


瞧着大哥能够稳得住,感觉也想开了不少,还是有了一些变化的,变得更加的坚定,似乎也多了一些韧劲了,这让陶筱芫都有一些诧异,但也是跟着安心了不少。


今天能够见识到这么多,大哥都能够稳住,等回去之后,她也能够跟大哥好好地来谈谈去翰辰书院的事情。


不论大哥今后准备要如何安排人生,但多学一些本事,不管是有什么大的志向,亦或是安心当一个农家汉,上山打猎,下地种田,那都能够多一些安全保障。


这一些,是陶筱芫希望看到的。


乱世不知道还会不会到来,但多一些本事傍身,那总是好的。


确定大哥陶瑞良这边没有问题了,陶筱芫继续将注意力放到了前边的院落那里。


至于齐瀚韬,虽然对于陶筱芫带人过来的做法有一些诧异,但这毕竟是大师自己的事情,齐瀚韬还是保持着尊重,并没有过多地去盯着陶瑞良。


在见识过了陶筱芫各样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后,齐瀚韬是不敢小看了陶筱芫,更不会去对陶筱芫的做法指手画脚的。


有些事情他看不透,无法知道大师的安排,贸贸然开口,没准会得罪人,他还是保持安静就好。


只要是大师跟带来的人能够为姨父跟表弟解毒治疗,挽救骁王府的生死存亡危机,有功于大延,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这一处院落门前。


已经收到了这个消息,骁王刘瑾胜,此时正带着世子刘瑢玹,在门口那里等着了。


看到齐瀚韬带着大师过来,刘瑾胜忙上前来迎接。


至于刘瑢玹,虽然对于这样出门迎接大师的做法有一些不悦,但还是跟着,没敢在父王跟表哥跟前太过放肆。


当然了,不管刘瑢玹之前喊得有多凶,这会儿真的是见到了陶筱芫,刘瑢玹还是快速地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之前那般的嚣张傲娇劲头。


就连眼神,刘瑢玹都收敛了不少,不再是那么的桀骜不服了。


毕竟,陶筱芫终于是过来了,这可是关系到他们父子解掉身上碧落霜花毒的重要机会,刘瑢玹自己也非常的期待,不希望这一次的事情出什么变故。


更何况,见识过了陶筱芫的彪悍手段,知道陶筱芫不一定会给他面子,如果他继续表现得那么狂妄嚣张的话,万一陶筱芫转身就走人,不给他和父王解毒治疗,那他岂不是要继续受到身上那一些碧落霜花毒的折磨?岂不是还要继续受到那一些混蛋的胁迫?


一想到那样的后果,刘瑢玹还是很识趣的,没有在这个时候自毁前程。


他知道,一旦他真的对大师有不敬的地方了,大师真的会不给他面子的。


在服用了解毒丸,身体好转,不再受到碧落霜花毒的折磨,能够恢复不少的功能之后,刘瑢玹真的不愿意再回到过去那么糟糕的状态了。


尤其是被人污蔑成采花大盗,还要被大师以中了碧落霜花毒,无法做什么的理由来解释,只要是想到了这一些场面,刘瑢玹就觉得非常的憋屈,气血上涌了,无名火蹭蹭蹭地往上冒。


他,即便是不会去当采花大盗,也不愿意被人用这样的由头来进行解释!


那样,真的是让他窝火恨怒。


为了避免那样糟糕的状况再一次发生,该低头的时候,刘瑢玹还是很识趣的。


至少在目前,刘瑢玹心中非常清楚,他不能够得罪了这位大师。


即便心里头对于大师无比的恼怒,刘瑢玹还是得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


而刘瑾胜,在出来迎接大师的这个过程中,一直都在留意着儿子刘瑢玹的反应。


瞧着他表现得很客气,没有惹事,刘瑾胜这才安心了些。


至于齐瀚韬,在来到了这里的时候,同样是在留意着表弟刘瑢玹的反应。


对于表弟刘瑢玹这样乖巧的样子,齐瀚韬都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他就知道,表弟刘瑢玹就敢在背后凶一点,但真的碰到了大师,那还是会瞬间就认怂的。


只是,既然是这般,表弟还非要费劲闹腾什么呢?


暗暗摇头,齐瀚韬带着陶筱芫陶瑞良一起,来到了刘瑾胜跟刘瑢玹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