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10章 太痛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既然答应了,陶筱芫也得开始忙活起来。


并且,留意到大哥陶瑞良的反应,知道这一些事情给了他很大的冲击,在看到她伪装成如此疲累虚弱的样子时,大哥也非常的担忧心疼,却是选择了信任她,这还是让陶筱芫对大哥陶瑞良更加高看了。


只要大哥陶瑞良能够稳得住,这一次过来这里的见识跟历练,也就足够了。


对大哥陶瑞良的表现能够放心了,陶筱芫按揉了自己的太阳穴等处,让自己好受了一些,恢复了一些力气跟状态。


调整好了,陶筱芫这才看向了刘瑢玹,平静地吩咐齐瀚韬帮忙,将刘瑢玹的上衣脱掉,裤管也给掀了起来。


眼见真的是要轮到大师给他解毒治疗了,刘瑢玹一开始还非常的别扭。


但是,时间有限,陶筱芫都已经说了,会在正午之前结束这一次的解毒治疗,并直接离开的,刘瑢玹知道机会有限,时间也很有线了,只好硬着头皮,赶紧地宽衣解带,像死鱼一般躺在了榻上,等着大师来为他解毒治疗。


这整个过程中,刘瑢玹的整张脸都已经羞红了,非常的窘迫不好意思,干脆选择闭上了双眼,不再去看什么,更不会跟陶筱芫的眼神有什么交流。


留意到了刘瑢玹的这些别扭劲,又看到了刘瑢玹那瘦得皮包骨头的样子,肋骨都清晰可见,凸出来了,陶筱芫倒是有些了解了。


遭受了碧落霜花毒这么多年时间的折磨,刘瑢玹的身体情况确实是非常的糟糕。


上一次在郁云山的时候,陶筱芫就已经注意到了刘瑢玹身体的这一些状况,才会给了解毒丸,保住了刘瑢玹的这条性命。


如果不是有那一颗极品的解毒丸,刘瑢玹的身体变得这么糟糕,即便是没有受到碧落霜花毒的折磨,只怕,刘瑢玹身体里那些器官中毒之后的衰竭,浑身力气的耗尽,都会让他直接毙命。


但是这一次,直观地看到了刘瑢玹那骨瘦如柴的样子,胸口跟两肋的肋骨都已经凸出,双腿更是没有什么肉,就看到了骨头的样子了,陶筱芫也没有太大的意外。


中了碧落霜花毒之后,虽然脸上看着好像没有什么,但其实,身体的其他部位,早就被摧残到几乎废掉了。


刘瑢玹的身体状况,本来就已经是非常的糟糕了,到了要撑不住的关键点,瘦成了这哥样子,实属正常。


如果不是到了这样的地步,按照刘瑾胜的性子,不至于要为了碧落霜花毒的解药,跟那些人去谈条件,这一次又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地等着她的解毒治疗。


面对碧落霜花毒,刘瑾胜齐瀚韬他们之前所请的各路名义,都对此毫无办法,这也是让刘瑢玹都要绝望了。


要不是因为父王的缘故,刘瑢玹或许早就坚持不住了。


这一次,见识到了陶筱芫的解毒手段,知道是真的有效的,父王刘瑾胜已经顺利地解掉了绝大部分的碧落霜花毒,身体恢复得很快,刘瑢玹内心再次燃起了希望。


虽然对于自己身体的瘦弱状况感到很羞窘,但刘瑢玹还是很配合,这一边很安静,没再有什么叛逆的举动了。


而陶筱芫,亲眼目睹了刘瑢玹瘦弱的身体状况之后,还是收敛了神色,变得越发的肃然,开始为刘瑢玹检查身体,并寻找解毒的施针方法。


等到确定好了这一切,陶筱芫接过了大哥陶瑞良递过来的银针,用白酒点火消毒之后,找准穴位,直接扎入了刘瑢玹身上心口附近的穴位中。


银针一扎入穴位,刘瑢玹瞬间疼得瞪大了双眼,嘴巴张开着,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并且,刘瑢玹此时的身体无法动弹,都僵住了,只能够死命地瞪眼,表情都疼得扭曲了。


这样的一幕,看得边上的刘瑾胜跟齐瀚韬都心中大惊,以为是陶筱芫太过疲累,导致施针扎错了地方,才会让刘瑢玹这么痛苦的。


毕竟,刚刚刘瑾胜接受治疗的时候,情况并没有这么糟糕,也不会有什么痛感啊。


可这一次,为什么在轮到了他儿子刘瑢玹解毒治疗的关键时候,情况居然会变了呢?


光是看着刘瑢玹那死命瞪眼,却又无法发出声音的反应,刘瑾胜都心疼得要落泪了。


注意到了这一些,陶筱芫赶紧虚弱地对刘瑢玹说道:“世子殿下,请你多忍一忍。”


“你身上的碧落霜花毒,已经是深入骨髓了,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破坏,所以每一次发作的时候,才会有痛彻心扉骨髓的痛苦,现在想要解毒,将世子殿下身上的这一些毒血给逼出来,这肯定是会有敲骨刮髓般的疼痛的,请世子殿下见谅,多忍忍。”


“只要世子殿下能够忍住了这一些疼痛,在顺利解毒之后,世子殿下将不会再受到碧落霜花毒的折磨影响了。”


这一些话,陶筱芫说的是真的。


虽然对于刘瑢玹有所忌惮,对刘瑢玹之前的一些反应有所不满,但在看到了刘瑢玹那骨瘦如骷髅的样子,陶筱芫并没有在解毒治疗的过程中去故意折磨刘瑢玹。


即便刘瑢玹已经服用了解毒丸,身体的情况有所好转了,但其实,刘瑢玹的身体情况还非常的虚弱,经不起太大的折腾。


这,也是陶筱芫没有去跟刘瑢玹计较什么的重要原因所在。


但是,到了真的要开始为刘瑢玹解毒治疗了,这一次,刘瑢玹需要经历的痛苦可不小。


碧落霜花毒是从刘瑢玹出娘胎的时候就沾上的,这么多年的时间,早就在刘瑢玹的身体里扎根非常深了。


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将这一些碧落霜花毒彻底地从刘瑢玹的身体里逼出来,最重要的,就是将刘瑢玹身体里深入骨髓的那一部分碧落霜花毒给逼出来。


这样一来,想要做到这一些可不容易,有一些痛苦,是刘瑢玹需要独自去承担的。


即便是陶筱芫,也没有其他的方法。


看着刘瑢玹那般痛苦的样子,陶筱芫担心他会承受不住,想了一下,问道:“世子殿下,要不,我用银针让你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