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19章 太过安静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已经收拾好了,陶筱芫在大哥陶瑞良的搀扶之下,一起走了出去。


在此期间,陶筱芫一直都在留意着大哥陶瑞礼的反应。


瞧着大哥一直保持着冷静,对于她做的这一些事情,已经开始接受了,陶筱芫这才安心了些。


这一次先斩后奏,她确实是给了大哥陶瑞良不小的冲击。


不过,大哥的心里承受能力,对新事情的接受能力,都跟她见识过的一样,确实是非常的沉稳,临阵不乱。


就是不知道,等会儿见识到了更多的事情之后,大哥还能不能够继续淡定下去了?


这个时候,齐瀚韬这边,已经是把马车准备好了,又把他自己的,还有骁王刘瑾胜的那一些谢礼,都放在了马车的车厢里边。


看着陶筱芫,看着她还无法自己站立行走的虚弱样子,齐瀚韬很是愧疚,认真地朝着陶筱芫行了一礼,这才说道:“大师,此次多谢大师及时地出手相救,保住了我姨父跟表弟的性命,让他们不必继续遭受到碧落霜花毒的折磨,得以从那一些人的胁迫中解脱,也保住了骁王府。大师的这一份恩情,我们都记住了。”


“今后,如果大师有什么需要由我帮忙处理的事情,大师请尽管吩咐即可。”


“只是不知,若是我有事希望能够找到大师,是否有办法可以直接联络到大师呢?”


这一点,是齐瀚韬跟刘瑾胜,以及刘瑢玹都非常在意的,


尤其是刘瑾胜跟刘瑢玹,这么多年来,一直备受碧落霜花毒的折磨,现在有了大师的解毒治疗,他们已经从身体里排出了大量的碧落霜花毒毒血,还有后续需要服用的解毒丸,但是,一想到之前他们为了摆脱碧落霜花毒的折磨,找了那么多的名医,用了那么多的方法,一直都毫无起色,刘瑾胜跟刘瑢玹,此时依然有一些隐隐的担忧。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够有大师的联系方式,今后能够再找到大师,那能够让他们安心不少。


而对于齐瀚韬的这一个问题,陶筱芫想了想,还是回道:“齐世子,我眼下还需要赶时间离开了,等我处理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并有固定的联络方式了,我会另外知会齐世子的。”


“暂时,我行程不定,这具体的去向,属实不好说。”


“这一些,还请齐世子见谅。”


跟齐瀚韬保持一些联络,对于陶筱芫而言,这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但是这一些,她都还没有安排好,只能过后再说。


并且,齐瀚韬跟刘瑾胜他们,这一次只是路过余林县而已,很快就会离开这里。


刘瑾胜跟齐瀚韬,估摸着还得回守军那里去。


到时候,距离远了,她再想一些安全的联络方式,这就不需要担心自己暴露出来了。


具体的方法,陶筱芫已经有了大概的思路,但兵不着急去实施。


特别是在现在,齐瀚韬跟刘瑾胜都更加着急的情况下,她也不希望被他们追根究底地探查出来。


对此,齐瀚韬跟刘瑾胜,还有刘瑢玹,全都非常的失望,却也没有办法。


瞧着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陶筱芫这才跟他们都道了别,由大哥陶瑞良驾车离开。


时间不早,是得赶紧回家才可以。


等看着马车走远了,刘瑾胜这才无奈地摇了摇头。


三人一起转过身走了回去,刘瑾胜不禁遗憾地说道:“如此神医,却是行踪不定,无法随时找到人,属实可惜啊!”


转头看向了齐瀚韬这边,刘瑾胜继续说道:“韬儿,大师看来是比较信任你的,如果大师今后有留下什么联络的方式,你再告知我们吧。”


“有这样神奇的医术,或许,我们今后还会有求于人,希望能够找的到人,也不用再如此的麻烦了。”


“这一些事情,就辛苦韬儿了。”


在这一次的接触中,大师对他们三人的态度,都是有所区别的。


虽然对于他自己,对于儿子刘瑢玹,大师都很客气,很认真地在帮忙进行解毒治疗,可在处理的手法上,有着不小的区别。


这除了他们父子二人的中毒情况不同之外,也跟大师对他们的态度差别有关。


对他,大师显然要更加地尊重一些,解毒治疗也更加的快速。


只不过,大师有事情了,还是会第一个就考虑让齐瀚韬去帮忙做,而不是找他们,这让敏锐的刘瑾胜察觉到了。


他们父子两人是中了毒了,身体情况不佳,但大师有些事情其实是可以直接交代给他们就行了,却依然先跟齐瀚韬交代,让齐瀚韬去做。


这样,确实是让刘瑾胜很无奈。


可想到了齐瀚韬对大师的恭敬态度,确实是比他们都做得好,刘瑾胜也没办法。


这一次的事情,他的一些小算计,估摸着是被大师发现了,看大师后来表现的态度,是有所区别的。


想到了这一些状况,刘瑾胜是有些懊悔了。


他太担心儿子刘瑢玹的情况,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做的太急躁,估摸着是让大师有了意见。


这,让刘瑾胜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对于姨父刘瑾胜所说的这一些话,齐瀚韬认真地回道:“姨父请放心,我都记住了。”


顿了一下,齐瀚韬继续说道:“姨父,这一次可要听大师的医嘱,好好用药。”


“大师有真本事,开出的方子,给的药丸,都是难得的好东西,按照大师的医嘱来进行治疗处理,姨父跟表弟的身体,肯定能够完全恢复的。”


“先坚持七天的时间,巩固身体状况,再坚持服用方子的汤药跟药丸,十天半个月,剞劂这些隐患,还是得多注意才行。”


想到了姨父平时跟表弟一样任性执拗的样子,齐瀚韬真的担心,姨父跟表弟会在坚持几天之后就烦了,以为好了就不听话了。


对此,刘瑾胜还没有回答,刘瑢玹倒是先说道:“放心吧,表哥,我会注意的,也会让父王一起遵照大师的医嘱来服药的。”


刘瑢玹这么一说话,刘瑾胜跟齐瀚韬都有些意外,这才反应过来,这一次,刘瑾胜好像太过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