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36章 机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注意到了祖父陶成楷眼中一闪而过的愧疚,陶筱芫就越发的羞愧了。


上一辈子,她哪里有如今的这一些本事?又怎么可能会有如今的这一些阅历跟心态?就是一个空有些力气的傻傻村姑,以为父母之命就定了终身,没办法去改变了,只好让自己傻乎乎地被利用被骗,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反抗,以致于最终死得那么憋屈怨恨。


至于她跟大哥和家里人所提到的以前的那一个游医,那不过就是一个江湖骗子罢了,在离开靠山村之后很快就丢了性命。


陶筱芫如今能够这么说,提及这一个游医,也就是借着这一个由头来圆谎,反正,那个游医早就死无对证了。


要说那个游医也确实是有一些唬人的小手段的,这不,她跟大哥展示了那一些“仙术”,就是利用了游医曾经展示过的一种魔术,以此来顺利地解决了由来的问题。


只不过,上一辈子,她一个傻傻的村姑,什么都不懂,终究是让家里人为她承担了太多太多了。


因此,重生回来之后,陶筱芫才会一直在努力地去改变家人的命运,改善家里的条件,坚持着让大哥他们都能够去翰辰书院读书,圆了他们渴望的梦想。


至于上一辈子的那一些悲剧,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陶筱芫也当是给她的警示,让她更努力地去对家里人好,却还不至于受到太大的束缚。


有机会去改变,那就好好地改变,争取不再留下什么遗憾了。


不过,现在看起来,有了大哥的配合,这一些事情,家里人好像都很自然地接受了。


这,倒也是省了陶筱芫去解释。


轻轻地呼出一口气,陶筱芫一直安安静静的,看着祖父陶成楷下决定。


这个时候,陶成楷吐出了一口烟雾,看向了陶瑞良这边,点了点头,严肃地说道:“行,明天就把这一株人参,还有那些多余的猎物,都拿到县城去卖掉吧。”


“这天气太过湿热了,猎物如果无法尽快地吃完,很容易就坏掉了,不如卖掉一部分。”


“如果这一次能够卖出足够的银两,那么,你们全都去翰辰书院试试运气,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那你们都去翰辰书院读书吧。”


顿了一下,陶成楷继续说道:“至于说家里的农活这一些,你们也不用担心。”


“农忙已经差不多结束,地里剩下的那一些活不多,我们几个就能够处理好的。”


“实在是不行,我们也会考虑请人来帮忙,这都不会误了什么事。”


“如果是能够到翰辰书院读书学本事,你们就安心地去读书,不用操心家里的事情。”


环视了一圈,陶成楷最后说道:“当然了,这一切的事情,还得明天去了县城,这一株山参能够顺利地卖出去,卖出好价才行。”


“明天,老二,你带着阿良,还有嗯,芫芫,你们三人一起到县城去处理这一些事情吧。”


“这一株人参是好东西,你们尽量争取卖出好价。”


本来,陶成楷只想要让陶全勇跟陶瑞良父子二人一起去县城就行的。


可看到了三孙女陶筱芫了,想起三孙女的本事不小,这一株人参也是三孙女找到并挖回来的,根须完整,让三孙女陶筱芫跟着一起过去,应该会对事情更加的有利。


对于祖父陶成楷的安排,家里人都没有什么意见。


他们都没有想到过,陶筱芫能够挖到这么大的一株人参,更没有想到,这或许将会是他们一家人命运彻底改变的开始!


现在,这件事情商量好,众人都安心,也对明天这一株人参卖出好价有了期待。


尤其是陶瑞恭和陶瑞信两人,知道有机会到翰辰书院去读书了,两人都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等到继续谈了一些事情,一家人才各自散去,收拾收拾休息。


白天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去做,他们现在都有些累了,得抓紧时间休息了。


只不过,陶成楷他们心中依然是有一些奇怪。


这一次的农忙,他们忙活的事情不少,但似乎没有以前那么的疲累了,身体都还扛得住。


兴许,是最近的这一段时间里,他们吃肉吃得多,浑身更有力气了,干活也都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了。


而陶筱芫的本事真的很厉害,为他们一家人做了很多,让他们现在几顿饭都有肉吃,吃得越来越好,身体也越发的有力气了。


随着陶筱芫不再被那一桩娃娃亲束缚,不用压抑自己了,他们陶家如今的日子,也是越过越好了,让陶成楷董语葇他们越发的有干劲有盼头。


当然了,孩子们都有机会更好地学本事,成才,他们也都更加的高兴。


陶筱芫自己,跟四妹陶筱蓁睡在一间房间里,此时还在小声地说着这一些事情,基本上就是陶筱蓁在兴奋地说着,而陶筱芫时不时地应一声。


对于三姐陶筱芫这些天的表现,陶筱蓁越发的看不透,但却是越发的佩服。


在陶筱蓁的印象中,或许,就是从上一次的退亲事件开始,三姐就变了,仿佛是脱掉了枷锁一般,变得特别的厉害,特别的飒。


家里的变化,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之前,陶筱蓁是完全没有想过,他们家居然也有可能让小辈都是翰辰书院读书的可能。


至于她,更是有机会去女学!


这一切的变化,让陶筱蓁总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在极为微弱的光中,陶筱蓁侧身看着安安静静躺着的三姐陶筱芫。


虽然看不清楚,但这却给陶筱蓁带来了非常大的安全感。


轻轻地抿了抿唇,陶筱蓁轻声问道:“三姐,你想要去女学吗?”


听到了四妹陶筱蓁的这一个问题,陶筱芫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四妹,你自己一个人去女学,会怕吗?”


“去女学,你可以跟着先生读书习字,还能够学习更加高级的女红,这一些都很适合你。”


“你喜欢刺绣,到时候可以学一学双面绣一类的。”


“不过,刺绣太伤眼睛了,你自己可不能够熬得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