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39章 看出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全勇在冷静下来之后,对于高价出售这一株人参,还是有了更大的底气。


这一次,刘守忠开价,但女儿陶筱芫没有什么其他反应,只是在那里微微地低垂着脑袋,这让陶全勇知道,刘守忠开出的这一个价,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的。


意识到了这一些,陶全勇也不着急,先继续跟刘守忠谈价格。


其实,如果是直接绕开了刘守忠,绕开了庆林药堂,他们直接去找那些大户人家来出手这一株人参,那他们肯定能够得到更多的银两,绝对不止刘守忠出的这一个价。


希望能够用这一株人参多卖出一些银两,到时候,供应家里的儿女们都去翰辰书院和女学读书学本事,他们还能够有余力来安排家里后续的生活和供应,陶全勇需要争取让这一株人参卖出更好的价。


当然了,当着儿子陶瑞良,以及女儿陶筱芫的面,陶全勇更不希望自己冲动地做决定,会让他自己后悔。


之前,在过来庆林药堂的时候,他们三人就已经商量好了,如果是觉得出手的价格合适,陶瑞良跟陶筱芫都会帮忙说上几句话,给他一些暗示。


但是现在,陶瑞良跟陶筱芫都保持着沉默,陶全勇立马知道价格不合适,还是太低了。


对于寻常的药材,或是小山参这一类的,陶全勇更加的有把握,能够摸准大致的价格,但对于这么大的一株人参,年份还这么长,效果还那么好,陶全勇一下子有些拿捏不准了,也就不会着急答应,不会绕过儿子和女儿的意见,自己就给亏本卖了。


这么好的这一株人参是不缺销路的,陶全勇不希望自己把这一笔买卖亏本卖掉,搞砸了他们一家人的后续计划。


而听到陶全勇这么说,看着陶全勇那么认真的样子,刘守忠倒是有些意外了。


刚刚,他明明看到陶全勇已经意动了,以为这一桩买卖能够快速且用低价就拿下来的,结果,陶全勇忽然又变得淡定了,没有直接答应!


陶全勇这样的表现,看起来并不像是为了提高价格才心虚整出来的,好像是知道了这一株人参应有的价值,对他的出价不满意了?!


只不过,陶全勇有这样的变化,是哪里出了问题的?谁给了陶全勇提醒,才让陶全勇反应过来的?


在场没有其他人在,刘守忠下意识地看向了陶瑞良和陶筱芫这边。


可惜的是,从陶瑞良跟陶筱芫这里,刘守忠并没有能够看出什么异常,依然是两个不太明白状况的小年轻而已。


这,让刘守忠越发的疑惑了。


但既然陶全勇这么说了,刘守忠脸皮厚,并不以为意,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装着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凑近了这一株人参之后,再一次仔细地端详着,并用手轻轻地扇一下风。


凑近距离来看,刘守忠这一次确实是看出了这一株人参更多不一样的地方了。


而只是用手轻轻地扇了一下风,他就闻到了那一种年份长久的人参所特有的沁人心脾,的气息,是那一种让人闻到了,精神能够为之一振的人参香味。


这样的状况,比他刚刚感受到的,还要更加的奇妙,让刘守忠越发的诧异。


这一株人参的品相极佳,并且这人参的药效,或许比他预料中的,还要更加的神奇。


他这一次恐怕还是太低估了这一株人参的价值了!


难怪,陶全勇会这么有底气,这么笃定能够将这一株人参卖出更高的价位了。


如果是换成其他大户人家,那确实是可能出一个更高的价格来买下这一株人参的。


他之前的出价,确实是有些欺负陶全勇不识货,结果是踢到了铁板上了。


想到了这一些状况,刘守忠还是快速地收敛自己的心绪,认真下来,继续仔细地去检查这一株大人参上边的根须。


确定这一株人参的根须并没有损坏,没有切口,都是完完整整的,刘守忠也有一些想不太明白了。


陶全勇,是如何知道这一些,还以此来跟他要高价的?


该给出一个怎样的高价,刘守忠也不得不认真地来思考衡量着。


注意到了刘守忠在重点检查这一株人参的根须情况,陶全勇知道他的意思,这才继续说道:“不瞒刘掌柜的,昨日挖到了这一株大人参的时候,在边上还有一株小的人参。”


“昨天晚上,我们已经先试了试那一颗小人参的效果了,知道这一株大人参的效果也不会差。”


“单单是那一株小人参,药效那真的是太神奇了。”


“那不过就是一株十几年份的小人参而已,就能够有那么厉害的效果,那这一株超过百年份的大人参,效果肯定会更加的好,不是寻常的人参所能够比拟的。”


看向了刘守忠这边,陶全勇和气地继续说道:“因为亲自试过了这一些人参的效果了,我才想要找刘掌柜的帮忙掌掌眼,希望能够和刘掌柜的做成这一笔买卖。”


“我之前也有多次来庆林药堂这里卖药材,对庆林药堂,对刘掌柜都很信服,这一次有了这么好的人参,我也是第一时间就找来了庆林药堂,找到了刘掌柜的看看。”


“当然,这一株人参的药效品相,全都是超乎寻常的,刘掌柜的多检查一下这一株人参的情况,那也是应该的。”


药效那么的好,又有了女儿陶筱芫的示意,陶全勇更希望这一次能够将这一株人参卖出更好的价格。


刘守忠所开的价,应该是按照普通的人参来定价的,在反应过来之后,陶全勇也越发的冷静,希望能够跟刘守忠好好讨价。


即便大家彼此都很熟悉了,但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他需要更多的银两,需要为了家里的孩子们考虑,为一大家子人考虑,可不能够光顾着他自己的面子。


有什么该说出来的,陶全勇都直接说了,并没有死要面子活受罪。


做买卖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女儿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参,他这个当父亲的,更不可能将人参贱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