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40章 三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昨天晚上,陶筱芫用了一株小人参去熬汤,给家里人补身体。


有了这几天吃肉打底,陶家人肚子里已经有了些油水,又有陶筱芫暗中的调理,陶家人的身体都好了许多。


这个时候再来用人参熬汤来补身体,陶家人喝了汤,那效果更是立竿见影。


喝了人参汤,陶家人一家人都是精神奕奕的,连日干农活的疲累感都跟着消失了,活力满满。


一开始,大家本来还想要早点休息的,结果是陶筱芫给他们都喝了汤,那药效太明显,让陶全勇印象非常的深刻。


知道是用了那一株小的人参来熬汤,效果就能够这么好,让他们全都疲乏尽散,充满了干劲了,陶家人对于这一株大人参的药效,也都是越发的看好。


只是,了解了药效,陶全勇并没有接触过这样级别的好药材,以致于自己定下的心理价格还是比较低的。


当刘守忠一开始开价的时候,陶全勇就已经被惊到了。


在得到了女儿陶筱芫的进一步暗示之后,陶全勇这才有了个更加清楚的认知。


这个时候,留意到了刘守忠的反应,陶全勇也是越发的有底气。


既然刘守忠是真的想要买下这一株人参了,那在价格方面,自然需要表现得更有诚意一些才行。


刘守忠想要省银子,但是,他后续需要不少的银两来供应一家人做大事的需要,也是无法在这价格上让步。


而听到了陶全勇这么说,知道他们陶家人已经有试过了人参,知道了效果,又看着陶全勇陶瑞良他们一个个红光满面的样子,确实是大补了,刘守忠只能够无奈地暗暗叹气。


他本来是想要多省点儿银两的,但他的这一个想法,看来是行不通了。


陶全勇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一株人参的药效了,又有了他提出的这个价格来作为参考,跟平时他们之间的讨价还价一对比,或许,陶全勇已经了解了这一株人参的价格范围了。


失策啊!


不过,当着陶全勇他们三人的面,刘守忠依然稳得住,脸皮不是什么问题。


点了点头,刘守忠这才笑了笑,恍然大悟般,对陶全勇说道:“我就说嘛,看陶老弟这满面红光的样子,原来是先用人参滋补了身体,效果着实非常的不错,着实是大补啊!”


效果这么好的人参,他这一次还是不能够错过了。


能够有这样明显效果的人参,按照他观察看到的情况,应该是比普通的人参要好得多。


像是这样的人参,千载难逢啊,价格方面自然是要更高的。


他之前开出的那一个价格,确实是按照寻常人参,且年份偏低一些的价格区位来考虑的,就希望能够省一笔银两下来。


陶全勇是来自靠山村那边的,虽然常年采药,但没有见过多少好东西,据他所知,陶家人的生活条件也比较一般,这样的人家,他一开始开出的那一个价格,已经足够让陶家人迷了眼乱了心的。


结果,陶全勇居然没有被他开出的价格给影响到,还能够这么冷静地来跟他讨价还价!


他的盘算落空了!


为了他家王爷和世子的身体考虑,这一次,他多花一些银两,也需要从陶全勇这里买下这一株人参。


衡量了一会儿,刘守忠重新比划了一个手势,看着陶全勇,继续说道:“陶老弟,你看,这个价位如何呢?”


“这人参越看越是好东西,我出这个价,已经是庆林药堂能够给出的最高价位了。”


“我想,在这余林县城之中,应该没有其他药堂能够给出比我这更高的价吧。”


“陶老弟,按照这个价位来成交,你觉得如何呢?要是觉得可以,我们今天就能够做成这一笔买卖,我也会去钱庄取了银票之后,直接交给你。”


顿了一下,刘守忠看着在那考虑的陶全勇,继续对他说道:“陶老弟,我开出的这一个价格,已经是普通百年份人参的翻倍了。”


“如果,陶老弟还是觉得不满意,那这一笔买卖,我只怕是无法吃下的。”


“具体要怎么办,陶老弟你先考虑一下吧。”


虽然很急着要从陶全勇的手上买下这一株人参,但是,刘守忠依然是留有余地的。


他不知道,陶全勇到底知道得有多清楚,他开出的这一个新的价格,已经足够陶家人从平头百姓,一跃成为一方小地主了。


这样的价格,其实也没有太欺负陶全勇的。


他这庆林药堂是做买卖的,陶全勇总得给他留一点儿利润空间吧?


说了这一些话,将问题抛给了陶全勇,便先端起了桌子上的那个茶盏,抹了一下茶沫,这才慢悠悠地细品一品。


这一株人参,确实是好东西,但刘守忠并不希望在这一次的买卖中,彻底失去自己的主动权,不希望被陶全勇给涨价涨到他没有其余操作的空间。


骁王府跟容家,以及杨家,确实是很能够赚钱,家财不少,但能够省钱的,刘守忠依然得为王爷和世子他们考虑,多省一些。


对于刘守忠这一次直接翻了三倍的出价方式,陶全勇依然没有能够得到女儿陶筱芫的进一步示意,看起来,陶筱芫并不觉得这个价位是合适的,这样的状况,让陶全勇不由得有一些意外。


见状,陶筱芫朝着父亲陶全勇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这才小声地插话进来,说道:“刘掌柜的,这一株人参的效果非常的神奇,真的买下了这一株人参,到时候只需要一段根须,就能够起到吊命保命的效果了。”


“这么大的一株人参,能够提供多少次吊命保命的机会呢?”


“甚至,在收拾掉这一株人参上边的一部分根须之后,剩余的人参主根,依然值得被用做上好的贡品。”


顿了顿,陶筱芫继续说道:“这样的一株人参,在价值方面是极高的!”


“我听说过,京城杏林药堂曾经收过一株百年份的人参,那价格可不低。”


“这一次,我们带过来的这一株人参,显然超过二百年的年份,比起当初杏林药堂那一株一百年份的人参,应该会要更加的值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