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50章 做梦一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里的事情都交代好了,陶全勇赶紧得带着陶瑞谦一起下山,准备去喊村里人过来帮忙。


有些事情,确实是可以借此来过过明路了。


而且,那两头大野猪,合起来得有七八百斤重了,太大太重太难搬回去,得有其他人来帮忙才好办一些。


还有那十几头小野猪也不少了,都很重,他们四人不够。


让村里人过来帮忙抬野猪,到了村里,他们再给村里人分肉,顺道跟村长说说家里的安排几个孩子去翰辰书院试试的事情,应该会好一些。


只是,让陶全勇有一些遗憾的是,他们这一次上山,如果是能够找到值钱的药材,那就更好了!


只不过,能够猎到这么一窝野猪了,能够给村里人分肉,他们这一次进山的目的已经完成,已经足够了。


村里人都比较好相处,给分了野猪肉,家家有肉吃,他们家再有什么好事,村里人也更会支持他们的。


想着这一些事情,陶全勇已经是带着陶瑞谦一起走远了。


而等到父亲陶全勇,还有三哥陶瑞谦一起离开走远,下山去喊人过来帮忙之后,陶筱芫这才看向了大哥陶瑞良这一边。


瞧着大哥陶瑞良那微微皱眉的样子,陶筱芫笑眯眯地问道:“大哥,这一次又吓到你了?”


这一次出手,陶筱芫再次炫技,估摸着是让大哥陶瑞良都被惊到了。


不过,在大哥陶瑞良跟前,陶筱芫倒是没有必要那么藏着掖着,还是能够放松不少。


听到了妹妹陶筱芫问话的声音了,看到了妹妹这般笑意盈盈的样子,陶瑞良也是轻轻地笑着摇了摇头,温和地说道:“这一次已经好多了,就受到了一点点的震撼吧。”


“不过,芫芫,你这本事是越发的厉害了,估摸着父亲这一次受到的震撼会更多!”


“你是特地要这么做的吧?就为了你今后能够自己进山打猎采药材?”


被大哥陶瑞良看破了她的目的,陶筱芫只是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还是大哥最了解我了。”


“你看,我一个人上山都能够自保,今后你们就安心地去翰辰书院学习吧,我这里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有了这一次的表现,我想,父亲也不会再担心我一个人上山了。”


陶筱芫这些话说完,陶瑞良只是轻轻地笑了笑,说道:“放心吧,父亲都被你给惊到了,知道你的本事这么的厉害了,今后不会拦着你的。”


说着,陶瑞良看向了妹妹陶筱芫,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芫芫,有时候我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会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经过了上一次跟汪家撇清关系的事情之后,你的变化真的很大很明显,让我回想这一些事情,都会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


“只不过,芫芫,你能够变得这么厉害,也懂得保护好自己,过得也比以前更加开心,我是为你感到高兴,也更能够放心了。”


“以前的你,一直都是那样拘着自己,是因为对汪振骐的人品不满意,又无法摆脱娃娃亲的束缚,所以才会过得那么不开心,话也不多说,是吗?”


这几天,家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陶瑞良一直在想着这一些,越是想着,陶瑞良就越是觉得难以置信。


尤其是随着妹妹陶筱芫的变化,他们家的情况直接就变了这么多,好了太多了!


现在,他们兄弟几个都有机会能够去翰辰书院读书了,小妹陶筱蓁也有机会去女学了,这样的变化,是陶瑞良以前非常渴望的,却一直都无法实现的梦想。


但是,仅仅几天的时间而已,这一切,却都开始变成了现实!


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弥补自己的遗憾,陶瑞良觉得这一切都太过美好了,美好到让他一直都很担心,担心这一些都是他自己在白日做梦而已,担心自己某天从做梦的状态中醒转过来,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尤其是在看到了汪家和温家人一起流放,陶瑞良更是心慌不已。


他真的难以去想象,如果妹妹陶筱芫受到了汪家的连累了,还要跟着去流放北榛,那他们该怎么办才好?


这一切,带给了陶瑞良惊喜与希望的同时,也是让陶瑞良越发的担心。


直到,他看到了妹妹陶筱芫居然拥有了仙术,实力手段也是越来越厉害了,陶瑞良这心才跟着安定了不少。


与此同时,对于变强,对于掌握权势来保护妹妹陶筱芫,保护家人,陶瑞良也是有了更强的心志了。


这,也是陶瑞良想要去翰辰书院学习的最重要目的!


这一次跟着妹妹陶筱芫一起到山上来打猎,再次见识到了妹妹强大的箭术,陶瑞良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强大到这样的程度,能够更好地来保护妹妹。


而听到了大哥陶瑞良这么说,陶筱芫沉默了一下。


知道大哥陶瑞良的不安,还有担心,陶筱芫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大哥,我很早就发现汪振骐在外边经常流连烟花柳巷,夜不归宿了。”


“看到汪振骐居然是那样的浪荡子弟,我觉得非常恶心,极为厌恶他。”


“但是,娃娃亲已经定下,父母之命不敢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才会压抑了自己,不让自己动用其他的手段,更不敢动用仙术。”


说到了这里,陶筱芫轻轻地叹出了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才继续说道:“等到了汪振骐带着温清蘅上门,想要解掉娃娃亲的那一刻,我才算是看明白了,与其委屈自己去嫁给汪振骐,让自己委屈一辈子,还要被汪振骐跟温清蘅欺辱,我还不如过的潇洒一些。”


“汪振骐看不上我,想要娶温清蘅,特地将娃娃亲说成是长辈的戏言,将事情给揭过去,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真要是嫁给了汪振骐,我真的不知道,今后的日子会怎么样?”


留意到大哥陶瑞良心疼的眼神,陶筱芫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幸好,我们跟汪家没有关系,也没有受到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