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61章 孰是孰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另一边,暴雨过后,流放的众人继续赶路。


这一场大暴雨,让不少人都感染了伤寒,这流放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即便是得了伤寒,咳嗽发烧难受了,依然得赶路,不可能一直停在原地休息。


可这雪上加霜的是,因为是伤寒这样的病症,会传染的,很多还难以治愈,会死人的,沿途的县城和驿站等等这些可以落脚的地方,都不敢让这一些人进去。


毕竟是伤寒,流放的犯人之中,有十几个中招的,连差役都有几个感染了,这让大家都非常的担心,可不希望被这一些流放的犯人给感染了伤寒,更不想要因此而送命。


因为知道问题的严重程度,且迟迟都不见好转,甚至于,冯大川也都被感染而中了招,这让他们不得不找了个破庙先休息休息。


伤寒的情况越发的严重,不少人都昏迷不醒,差役都扛不住了,冯大川更是警铃大作。


在这样的情况下,因为那一场大暴雨而开始感染到了伤寒,一直都还没有好转起来的,都是汪家人跟差役。


至于温家人这一边,也是有人感染了伤寒,但全都好转,并没有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也没有人丢了性命。


对比实在是太过明显,让冯大川他们都被惊到了。


留意到温清蘅沿途有摘一些草药给温家人吃,让温家人的情况好转非常快,冯大川也是不得不来跟温清蘅寻求帮助。


由于是汪梦蝶先感染了伤寒的,冯大川跟王梦蝶接触过多,才会跟着感染了伤寒,一直都非常的难受,浑身都难受得很,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这让冯大川更加的着急。


再有温清蘅直接挑破了其中的一些问题,瞬间就让冯大川的脸色冷得像是冰霜。


队伍中这么多人中了招,冯大川的情况也很严重了,继续赶路都成了问题,众人只能够在这一处破庙暂时停下来调养休息。


尤其是冯大川,高烧不退,浑身难受,呼吸都急促起来了,让他非常的痛苦,都要陷入昏迷了,情况非常的危险,这导致冯大川的脾气也是变得越发的暴躁。


这个时候,听到了温清蘅说的,知道汪梦蝶是故意的,就为了让他跟着中了伤寒,冯大川连掐死汪梦蝶的心思都有了。


汪梦蝶,听到温清蘅故意这么说,故意这么刺激冯大川,知道温清蘅这就是在报复她,也是急得不行。


但是,她感染了伤寒,到现在还没有好,情况反倒是变得越发的严重起来了,让她连抬手都变得很困难,只能够靠在墙边不停急促地喘气,不停地咳嗽着,心口跟两肋都疼得不轻,根本就无法去报复温清蘅了。


留意到了冯大川的脸色变得非常可怕,知道事情已经变得极为糟糕了,她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汪梦蝶心中大急,只能够忍着嗓子的疼痛,沙哑着声音,愤愤然地骂道:“温清蘅,你别血口喷人!”


“要说感染伤寒,还不是从许雅倩那个贱人开始的!”


“就是许雅倩开始高烧咳嗽,这才会让这么多人都跟着感染了,这一切,全部都是许雅倩的错。”


说话说得太急,汪梦蝶都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吓得其他人都赶紧远离了一些。


可是,汪梦蝶已经顾不上这些了,还是继续跟着骂道:“现在,你就是看我病了,没有什么力气了,所以才想要这样来打击报复我,把这一切的事情都栽赃到我这里来!”


“温清蘅,你好狠毒的心哪!”


“这全都是许雅倩的错,是从你们温家开始的,也是温铭浩故意去跟冯大人讨好,故意把伤寒感染给冯大人的!你现在却是要把黑锅扣到我的头上来!”


“温清蘅,你这就是在睁眼说瞎话,颠倒黑白!”


这样重大的问题,汪梦蝶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一旦承认是她的问题,是她感染了冯大川,那么,冯大川撕了她的心都有,她只怕是真的会活不下去了。


在这流放的路上,如果是得罪了冯大川,冯大川有的是机会来要了她的性命。


又咳嗽了几下,看到冯大川的脸色依然非常的难看,汪梦蝶赶紧说道:“温清蘅,其实你才是故意的!”


“许雅倩中了伤寒,你明明有药,给温家人都治好了伤寒,你却是让我们汪家,还有冯大人他们全都这样承受伤寒的痛苦折磨!”


“温清蘅,你这不单单是在报复我们汪家,你还想要了冯大人的性命!”


“你这么做,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知道温清蘅这就是在报复她的,汪梦蝶现在的形势非常的不利,只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将锅甩到许雅倩那里去,也希望让冯大川能够看清楚这一切。


温清蘅明明有药,却只是治好了温家人,放任其他人受苦手折磨,这用心极其险恶!


汪梦蝶这会儿也是后悔了。


早知道会落到这样糟糕的状况,她就不应该去得罪了温清蘅。


她之前故意折磨温清蘅,这会儿说什么都显得很无力,恐怕很难让温清蘅放过她。


在这一刻,汪梦蝶只能够将希望寄托在冯大川那里,希望冯大川能够一日夫妻百日恩,帮帮她。


对此,温清蘅却只是冷冷地嗤笑了一声,对汪梦蝶的盘算非常的鄙夷。


看了看几乎要陷入昏迷的冯大川,看着那几个已经被她拉拢到手的差役,温清蘅居高临下地看着汪梦蝶,这才冷冷地说道:“得了吧,汪梦蝶,我们这一些人里边,就你跟冯大人接触最多。”


“明知道你自己已经感染了伤寒,都开始发烧了,但是,你却一点儿也不在意,还继续跟冯大人在一起,你就是为了故意传染给冯大人的!”


“汪梦蝶,你自己肯定是知道风寒会感染,知道问题很严重,但是,你依然那样做,你就是故意的!”


顿了一下,温清蘅再次嗤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还有,我什么时候有药了?”


“众目睽睽之下,你这样诬赖,好歹找一个更合适的理由吧?”


“我一路上采了什么草,你们就跟着,但你们为什么没有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