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69章 卖身为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丁元盛这样急切又悲哀无助的样子,陶筱芫轻轻地叹出了一口气。


谁能够想到,堂堂丁元盛,居然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呢?


而谁又能够想到,陷入绝境的丁元盛,在家庭遭受到巨大变故之后,还会有重新崛起的实力和机会呢?


只不过,在家人遭受到这样绝境并丧命的情况下,一直都是硬骨头的丁元盛,也不得不低头了。


眼睁睁地看着,看着自己的家人就这么接连死在了自己的跟前,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这对于任何人都是一种残酷的折磨。


强如丁元盛,也都承受不住。


后期,丁元盛是获得了不小的权势,顺利报仇,却一生未再娶妻纳妾,只是守着亡妻和儿女的牌位了此残生。


那样的丁元盛,给了太多人太大的冲击了,有不少的话本,都写了丁元盛夫妻恩爱的故事,非常的感人。


陶筱芫虽然知道这一些,但却不知道丁元盛是在哪里出事的,真的没有想到,会在灰石街这里碰见了丁元盛,以及情况非常危急的丁家人!


确定了丁元盛的身份,陶筱芫衡量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帮一把。


可是,这样的狠人,陶筱芫也不会平白就去帮忙。


想要彻底医治丁元盛的双腿,医治谢文娘,丁栩珉,以及丁葭葭的身体,陶筱芫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在处理这一些问题的时候,陶筱芫需要确保自身的秘密得到保守,也不希望让丁元盛继续被那一些人带走。


瞧着焦急祈盼的丁元盛,陶筱芫严肃地问道:“我想要的,是签了死契的家奴,不知道你们肯不肯呢?”


“只有签了死契,我才会出手,彻底医治你们,保住你们的性命。”


“至于今后,你们需要为我做事,终生效忠。”


“我已经开出了这样的条件,你们还是先考虑考虑吧”


低头看了看烧得满脸通红的丁栩珉,陶筱芫又接着对丁元盛说道:“你们一家人的身体状况都非常的糟糕,你们自己也是心里有底的。”


“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帮你们医治好这一些病症伤势,所需要做的事情不少。”


“如果让我直接为你们医治,解决伤寒扩散的问题,你们又能够拿什么来作为交换呢?”


“你们已经在灰石街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了吧,情况怎么样,你们自己也都经历了,先好好考虑清楚了,我不希望碰到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


在开条件的时候,陶筱芫说话很不客气。


如果能够接受这样的条件,陶筱芫自然会确保他们一家人的周全。


但是,丁家人还有其他的盘算,那陶筱芫也会有自己的考量。


陶筱芫需要的,是彻底忠心的人手,并不会随意出手。


就算这人是丁元盛,陶筱芫也不例外。


明知道得了伤寒,还敢在这里这么耗下去,丁元盛为了自己的妻子儿女,也是存了不小的私心。


等到丁栩珉扛不住了,谢文娘丁葭葭都感染了伤寒,这里的情况会变得越发的严重,会引起不小的祸事。


因为知道这一些,陶筱芫希望把人都给带走,治好了,避免这一场祸事的爆发。


知道丁元盛肯定会答应的,陶筱芫开条件自然不会客气。


想要医治伤寒,阻止病症往外扩散,陶筱芫需要做不少的事情。


而这,也算是为丁元盛可能会引起的祸事买单,陶筱芫也要让丁元盛他们付出相应的代价,以换取这一次的医治保命。


当然了,丁元盛自己心里也有底,真要是耗下去,即便再有机会了,他也会损失惨重。


妻子儿女,包括他自己,伤势病症都非常严重,保住性命就已经很难了,更不用说是彻底痊愈了。


尤其是得了伤寒的情况下,他们是努力忍着,没有暴露出更加严重的症状,也没有引起更大的恐慌。


要是这一些问题被发现,他们的处境将会更加的艰难。


陶筱芫直接跟他开出了这样的条件,丁元盛能够理解。


医治这么严重的伤寒,已经是侵入到肺腑的严重伤寒了,搞不好会传染给更多的人。


那样的风险不小。


丁元盛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可他只有来灰石街自卖己身这一条路可以走,也是抱着一些侥幸的心思,希望问题不要那么严重。


如果,他的妻子儿女都撑不住,那么,丁元盛更没有心情去理会那么多了。


只不过,听到了陶筱芫所说的这一些话之后,丁元盛却是听出了其中更多的意思。


卖身为奴,终身效忠,换取一家人活命?!


为他们医治,解决伤寒扩散的问题?!


看来,他的哪一些心思,全都没有能够瞒过眼前的陶筱芫了!


陶筱芫的那一句阻止伤寒扩散,付出代价的话,给了丁元盛很大触冲击。


按照陶筱芫的说法,如果他继续这么做,伤寒会扩散,他的妻子儿女也会死在伤寒之下?


一想到那样子的后果,丁元盛都忍不住浑身发寒。


情况,比他想象只中的,还要更加的严重!


他的那点儿侥幸心思,已经可能带来的严重的后果,都逃不过眼前这人的法眼!


这个姑娘,真的非常不简单!


而在目前的情况下,只要是能够保住他妻子和儿子的性命,阻止伤寒的扩散,避免造成更加严重的祸事,再为他们找到一个栖身之所,好好养病,得到彻底恢复过来的机会,那对于丁元盛来说,自卖己身,终身效忠陶筱芫,那又有何不可的呢?


活下去,一切才有机会。


丁元盛的心里,只要家人能够好好地活下去,他们能够一家团圆,他自己怎样都无所谓。


一家人都由他做主,他们也都商量过,知道他们的出路在哪,已经做好了卖身为奴的准备了。


可迟迟没有买家,他们就这么耗着,已经失望得很。


眼前的陶筱芫,能够一下子就说出了他儿子丁栩珉的病症,也说了情况非常的危急,丁元盛自己也能够看得出来,儿子命不久矣了,所以,丁元盛才会认真地考虑陶筱芫的要求,只为了能够有救活他们一家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