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74章 恶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了酒楼,安顿好了丁元盛一家人,陶筱芫跟大伯大伯母都说明了一下情况。


当知道了陶筱芫居然跟丁家人签了死契,带着这样的四个人回来,大伯陶全忠和大伯母童晴瑛,对此都非常的诧异。


刚开始的时候,陶全忠和童晴瑛都还以为,陶筱芫会不会被人给骗了。


但等听了陶筱芫的一些打算,知道了丁家人的具体情况之后,陶全忠和童晴瑛也是不由得心软了。


既然陶筱芫有把握治好丁元盛一家人,陶全忠和童晴瑛也都见过了丁元盛他们一家人,对他们的印象都还很不错,两人也都由着陶筱芫了。


当然,这一家酒楼,其实还是由陶筱芫说了算的,只要陶筱芫有把握的事情,他们都会全力去支持。


见识过了陶筱芫的本事,陶全忠和童晴瑛,对陶筱芫有信心。


将事情说好之后,陶筱芫这才回去,开始为丁家人治疗。


丁元盛的双腿伤势非常的严重,有些伤口都已经开始化脓长蛆了,陶筱芫需要为丁元盛将这一些腐肉跟虫卵都清除掉才可以。


之前在灰石街那里,人多眼杂,陶筱芫不少的手段都不方便用,现在已经回了酒楼了,陶筱芫也没有了什么顾忌,动起手来可以更快更彻底。


虽然在为丁元盛治疗的时候,丁元盛有意要硬扛着,但直接被陶筱芫一根银针就搞定,让丁元盛昏迷了过去,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丁元盛自己懂一些正骨的手段,陶筱芫如今要动用一些更加特殊的处理方式,也并不希望让丁元盛全程都目睹。


眼看着丁元盛已经昏迷过去,陶筱芫没有了什么顾忌,下手一直都是快狠准的。


清理伤口,正骨,消毒,上药,固定,包扎,一系列的治疗,陶筱芫都是一气呵成,干脆利落地办完了这一切,将丁元盛的两条伤腿都给处理好了。


伤口可不小,情况也挺严重,但陶筱芫已经给丁元盛用了她配制的伤药,丁元盛的伤口处理,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


因为要快速地为丁元盛进行治疗,陶筱芫除了让大哥陶瑞良为她打下手之外,没有留下其他人在房间里边,包括谢文娘和丁葭葭。


这样的整个治疗过程,显得非常的血腥,非常的恐怖,着实是让陶瑞良开了眼。


只不过,看着妹妹陶筱芫这样为丁元盛进行治疗,陶瑞良虽然已经看得都要直接呕吐了,恶心不已,但这毕竟是大场面,知道妹妹是为了给他看眼壮胆长见识的,陶瑞良还是努力地坚持住,就这么硬顶着,看着陶筱芫为丁元盛处理伤口的整个过程,认真地为陶筱芫打下手。


这整个过程,对于陶瑞良而言,都非常的难熬,但是,陶瑞良还是坚持了下来。


等到陶筱芫为丁元盛快速地处理好伤势,包扎结束,陶瑞良整个人都已经被汗湿透了,脑袋变得晕晕沉沉的,脸色更是一片菜色,非常非常的难受。


呼吸之间,陶瑞良都能够闻到那一种腐肉的味道,让他恨不得直接闭气得了。、


可惜,陶瑞良需要在这里为妹妹陶筱芫帮忙,只能够强迫自己去适应这样的状况,都已经麻了。


陶筱芫在认真为丁元盛处理伤势的同时,也在留意着大哥陶瑞良的情况。


看到大哥陶瑞良这么隐忍坚持着,没有出什么错,陶筱芫对大哥也是非常的佩服,更是心疼。


每一次,只要他们这些当弟弟妹妹的有什么事情请大哥帮忙,大哥都会很认真地做好,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即便情况非常的艰难,自己非常的难受,大哥陶瑞良,依然会坚持住,做好这一切。


在想要变强之后,大哥陶瑞良是越发的豁出去了,每次看着都要到达极限了,但大哥依然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惊喜。


留意到了这样的一切,又想到了上辈子的那一些事情,陶筱芫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对大哥陶瑞良越发的心疼了。


不过,陶筱芫目前还需要将丁元盛的伤势情况给处理好才可以,并没有中途就停手。


等到将丁元盛的伤势处理好,陶筱芫再仔细地检查了一下丁元盛的伤势情况,确定丁元盛的伤势处理得非常顺利,没有留下什么问题,碎骨头都清除干净了,陶筱芫这才松出了一口气。


看了看依然昏迷不醒的丁元盛,陶筱芫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了大哥陶瑞良被汗谁湿透,要虚脱了,脸上一片菜色的模样,陶筱芫轻轻地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大哥,你还好吧?”


听到了妹妹陶筱芫的问话,对上了陶筱芫那担忧不已的眼神,陶瑞良赶紧按捺住了那一种强烈的恶心反胃感,跟着摇了摇头。


挣扎着咽了咽口水,却感觉越发的恶心难受了,但在陶瑞良继续按捺住,这才努力地保持镇定,对陶筱芫轻声说道:“芫芫,我没又什么事,只不过,忙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我得先缓一缓,歇一歇,暂时没办法给你帮忙了。”


在妹妹陶筱芫的跟前,陶瑞良还是一直在努力地保持着冷静,不希望更加的狼狈丢脸。


只不过,陶瑞良不得不再次承认,跟妹妹陶筱芫比起来,他的差距还是太大太大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陶瑞良也是非常的无奈。、


妹妹陶筱芫太过强大了,他想要追上,想要真的为妹妹帮上忙的话,还需要继续加把劲去拼才可以啊。


这一次去翰辰书院,他得跟着先生们好好地学本事了,希望,等他多努力一阵子,能够更有用处。


而对于大哥这样辛苦隐忍的状态,知道这一次的这些事情,对大哥陶瑞良的冲击挺大的,陶筱芫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说道:“大哥,你先去换一身衣服吧,去歇一歇。”


“我这里最麻烦的处理过程已经都顺利完成了,后续的诊治过程也没什么太麻烦的,只是诊脉开药方而已,比较轻松。”


“大哥,我这里自己就能够处理好,你不用担心,先去歇一歇吧,缓和一下就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