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85章 泛舟的女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确定了那一些莲花香味都是从温清蘅身上传出来的,这一些护卫,直接亮出了身份令牌,让温清蘅跟庞二牛一起过去。


一个小小的押送差役,一个流放的犯人而已,这些护卫其实都看不上眼。


但是,世子的命令已经下达了,这一个女囚正是他们要找的,他们需要将人给带过去,到时候再由着世子怎么处置。


即便这个女人是个流放犯人,只要世子想,那么,他们想要处理还是有办法的。


谌王府的势力不小,足够他们搞定这一些事情。


而庞二牛,在看到这一些护卫所出示的身份令牌之后,知道这一些护卫真的是谌王府的人,当即就被惊到了。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过,温清蘅这一次行动的目标,竟然会是谌王世子刘平珖,那个为了女人会不管不顾拼命的疯子!


这下好了,玩大发了,庞二牛开始感到后悔。


要是谌王世子想要留下温清蘅,他该怎么回去交差?


然而,谌王府的护卫已经出示了身份令牌,表明了身份,也说出了谌王世子的要求,让他们过去那一边了,他现在还能够拒绝吗?


谌王世子刘平珖,那可是个蛮横不讲理的狠角色,一旦事情不顺心,没准,刘平珖会在这里直接杀了他。


想到了那样的后果,庞二牛其实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稍微地衡量了一会儿,庞二牛看向了边上的温清蘅那里。


留意到了温清蘅的暗示眼神,知道温清蘅确实是冲着谌王世子刘平珖而来的,有把握做成什么事情,庞二牛只能够赶紧地稳住了心态,应对眼前的状况。


看了看那一些护卫,留意到了他们那开始不耐烦的样子,庞二牛赶紧地应了一声,便带着温清蘅一起,恭敬地朝着泞水边的大马车那边走了过去。


事情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在这里,已经没有了他多说话的余地了,庞二牛继续保持着安静,只希望不要出什么大意外就行,只希望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回去也能够好好地交差。


至于温清蘅究竟想要干什么,庞二牛是真的想不出,心中非常的担忧。


而温清蘅,暗中给了庞二牛暗示之后,继续伪装成胆小怕死的样子,一路上都是瑟瑟缩缩,唯唯诺诺的,低垂着脑袋,让人看不清楚她的真实表情。


就这样的两个人,让这一些护卫越发的看不上眼了,但依然保持着警惕心,谨防这两人想要耍什么幺蛾子。


等到温清蘅和庞二牛一起来到了大马车的边上,马车的车帘子已经被秋水给掀了起来。


刘平珖,这会儿的身体已经是恢复了不少,正坐在了马车里边,靠着软垫,疑惑地看向了穿着囚服的温清蘅。


温清蘅越是靠近这里,莲花的香味就越发的浓郁起来,刘平珖身上的力气就能够恢复得更快更好。


对比起过往需要长时间休息才能够恢复,且越来越糟糕的状况,这一次,刘平珖恢复得很快,他知道,这一切全都跟眼前的温清蘅有关!


意识到了这一些,刘平珖越发的诧异了。


动了动鼻子,刘平珖再次确定了一下,确定让他很舒服的这一些莲花香味,正是从温清蘅身上散发出来的,刘平珖直接问道:“你是谁?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一些莲花香味?我以前可有见过你?”


近距离看到了温清蘅,刘平珖越发觉得熟悉了,却依然想不起来。


毕竟,温清蘅近期吃了些苦头,如今又成为了流放的犯人,形象变化很大,刘平珖确实是对不上号。


虽然这一种莲花香味非常的熟悉,可对于刘平珖来说,见过的女人那么多,光是用莲花香料的都有不少,想要确定温清蘅的身份,还是有些困难的。


而听到了刘平珖的话,温清蘅忍不住心里一沉。


只不过,知道刘平珖就是多情又绝情的人,她也不指望刘平珖还能够记得她,只要刘平珖记得这一些特殊的莲花香味,知道这对刘平珖自己的身体有好处,那就够了。


这会儿的温清蘅,身体依然在微微地颤抖着,很害怕刘平珖,但听到了刘平珖的问话了,还是稍稍地抬起头,看向了刘平珖那一边。


似乎是才知道了刘平珖的身份,温清蘅双眼忍不住瞪大了一些,忐忑不安地回道:“殿下,可还记得余林县十里莲花池泛舟作诗的温清蘅?”


“殿下当时有说过,贱妾的这一些莲花香味,对殿下有莫大的好处,殿下还特地留下了一个香囊。”


“没想到,今日在这里,贱妾还能够见到世子殿下。”


余林县?十里莲花池?作诗的女子?香囊?


随着温清蘅说出了这一些,刘平珖慢慢地想起了过去的那一些记忆了,倒是彻底地跟眼前变化很大的温清蘅重合上,确定了温清蘅的身份。


因为想起来了这一些过往,刘平珖更加地感到震惊。


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刘平珖看向了在那不住掉眼泪的温清蘅,还是说道:“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那么美好的女子,如同仙女下凡尘,能诗能画的,怎么就成了流放的犯人了?这是犯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秋水早已经想起了关于余林县以及温清蘅的这一些相关的信息,记起了温清蘅这个人和当年泛舟的事情,也记起了温清蘅跟温家所犯的事情。


毕竟,当初在余林县这里的时候,他家世子对温清蘅还是有一些特殊照顾的,让秋水对温清蘅的印象比较深。


刚刚闻到了这一些莲花香味,秋水就很疑惑,怀疑是温清蘅在这附近。


只不过,刘平珖还没有想起来,不知道要如何来对待温清蘅,秋水也便暂时不说。


已经成了流放的犯人了,但这个温清蘅,看起来还是很不简单,让秋水很忌惮。


这一次过来这里,温清蘅还用了这一些莲花香味,估摸着也是特地准备的,就是为了引起他家世子的注意。


因为猜到了这一些方面,在刘平珖确定对温清蘅的态度之前,秋水还在暗中观察着温清蘅,以免温清蘅居心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