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87章 故意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刘平珖的问题,温清蘅还是有些忐忑的。


那一些莲花香味的药散,是她拿捏刘平珖的最好筹码。


可她该如何放长线钓大鱼,这一点,温清蘅需要谨慎地来处理。


虽然温清蘅觉得,刘平珖眼下大概率还是看不上她,毕竟,她如今身体状态并不是那么的好,姿色方面,还达不到刘平珖的要求。


但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药散对刘平珖有效果,这是能够确定的,也是温清蘅最大的底气所在。


在这一次,用药散来引起刘平珖的注意,温清蘅还想要用制作香囊,且每个香囊的药效只有十天的由头,今后还可以多跟刘平珖接触,寻找机会。


只要能够有刘平珖的真正庇护,那么,她安全地到达北榛,才更有可能。


对于冯大川那些人,温清蘅依然无法去信任,她需要为自己多找一些筹码。


而且,她这一次动用这一些有莲花香味的特殊药散,药效还需要进一步地加强,才能够让刘平珖的反应更加的明显,这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行。


到时候,药效彻底地发作了,刘平珖的身体会有更明显的好转,她的香囊也将拥有更大的价值,让刘平珖更迫切地想要得到。


那样一来,她将会处在更有利的地位。


等到药效彻底发作,想必,刘平珖会有正确的选择的。


为了能够拿捏住刘平珖,温清蘅可是下了血本了。


她这一路上多方算计,卡住了时间,这一次过来泞水这一边,终于是碰到了刘平珖了,温清蘅不希望再空手就回去了。


如果是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后续的流放路途中,她将很难再有这么好且有把握的机会了。


而听了温清蘅的回答,刘平珖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只不过,温清蘅还是从刘平珖的笑声中,听到了刘平珖的一点变化。


刘平珖吸收了这么多的莲花香味药散,这药效,终于是开始深度发作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温清蘅瑟缩着低下了脑袋,掩住了自己眼中差点儿按捺不住而暴露出来的雀跃之情。


瞧着温清蘅这样低垂着脑袋,好像很害怕他的样子,刘平珖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她。


用这样明显的做作手段,这个温清蘅,是故意在挑逗他?


这人,还真的是不简单啊!


刘平珖这样的视线一直没有挪开,让温清蘅心里头忍不住开始打鼓,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演技有什么破绽暴露出来,被刘平珖给看到,进而对她心生不喜了?


真要是演过头,用力过猛而出现意外,那她真得后悔死!


就在温清蘅忐忑不安之中,突然,刘平珖轻轻地笑了一下,对温清蘅说道:“既然如此,那温小姐是准备在本世子这里配制新的香囊呢?还是要让秋水送你回去,你做好了香囊,再送给本世子呢?”


“温小姐的香囊很是不凡啊,本世子当年就很珍视,甚喜欢这样莲花香味的香囊,如今能够再见到了温小姐,温小姐配制香囊的本事倒是更厉害了,也让本世子更加的期待了。”


“效果这么好的香囊,本世子很希望能够尽快地佩戴在身上,温小姐可能够尽快地配制出来呢?”


这人有意思,但身份的问题确实是有些棘手,当刘平珖也不好直接强要。


另外,看着温清蘅对他动用各种欲擒故纵的手段,还是故意做给他看出来的,这让刘平珖很喜欢看着温清蘅在那演。


暂时而言,温清蘅演得挺有意思的,刘平珖还不准备破坏了温清蘅这样的状态。


当然了,香囊的事情也是非常的重要,刘平珖需要从温清蘅这里拿到香囊,让自己的身体能够恢复一些力气和状态。


这般既能够看戏,又能够得好处的处理方式,才是刘平珖目前最想要的。


况且,温清蘅既然特地找到了这里,找上了他,鱼儿跑不了,他就多逗一逗。


这样的过程,会更加的有趣些。


等听完了刘平珖所说的话,温清蘅终于是暗暗地松出了一口气。


药效发作之后,刘平珖会越来越迫切希望得到她给的药散。


如果是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拿捏住刘平珖,可比直接当刘平珖的女人更加的划算。


并且,靠着药散来拿捏住刘平珖,今后,即便是她真的给刘平珖当女人,她也有足够的筹码来拿捏住刘平珖,不至于陷入那样被动的局面,不至于被丢在后院孤苦一辈子!


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温清蘅还需要稳住。


因为想到了这一些,温清蘅也没准备这么快就便宜了刘平珖。


对于刘平珖而言,越是容易得到的女人,遗忘得也就越快,过后也会越发的无情。


如果刘平珖在这个时候就想要帮她解决身份上的问题,那最简单的,就是让她假死,再改换身份活下去,当一个被刘平珖圈养在后宅的女人。


温清蘅是想要摆脱流放犯人的身份,但却是不准备以这样的方式来获得。


她,还希望能够光明正大地用温清蘅的身份活下去,并且夺回自己因为变故而失去的那一切好处。、


要是换了个身份,那着实太不方便了。


沉默了一会儿,温清蘅显得更加的为难了,怯懦地说道:“殿下,贱妾手头上只有这一点药材,想要配制莲花香味的香囊,这是不够的,还需要回去一趟才可以。”


“如果殿下急着要香囊,可否请殿下安排护卫随贱妾回去,等到贱妾争取尽快将香囊做完了,就由护卫送回来给殿下?”


“贱妾如今的身份确实是很方便,还请殿下见谅。”


虽然这是温清蘅第一次提起了自己的身份问题,但是,温清蘅依然用贱妾来进行自称,不愿意在刘平珖跟前彻底地承认自己是有罪而被流放的犯人。


温家被牵扯到废庸王的案子里,可他们毕竟是谌王安排的钉子,奉了谌王的命令而在算计废庸王的!


温清蘅希望刘平珖能够想起这一些,并多为她考虑一下,帮她一把,让她至少能够在这一条流放的路上好过一些,不至于继续被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