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90章 卑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身体终于好转过来,不再继续受到腹痛的折磨了,冯大川这才有余力来处理其他的事情。


虽然不喜欢谌王世子刘平珖,也不怵谌王府的势力,但冯大川也不想要因为温清蘅这样一个女人而去招惹刘平珖那样的疯子。


在没有搞清楚这一些事情之前,冯大川继续按兵不动。


而刘平珖的这两个护卫,身份上跟冯大川的差距太大了。


即便他们经常仗着谌王府的势头而在外边横行霸道,但他们同样很有眼力劲,知道什么人不能够去招惹。


眼前的冯大川,在冯家那可是举足轻重的,真要是得罪了,他们就算是在这里被弄死,世子刘平珖也无法对冯大川做什么。


知道轻重,这两名护卫都赶紧恭敬地应声道:“冯大人请恕罪。”


“我等在泞水边偶遇温姑娘,得知温姑娘这里有世子所需要的香囊,特地安排小的随温姑娘回来,为要拿到温姑娘新做的香囊。”


“这件事情,如果是有礼数不周之处,还请冯大人见谅。”


香囊?


听到了这里,冯大川越发的诧异了。


只不过,见识到了温清蘅那一些诡异莫测的本事和运气,尤其是对草药的特殊用法之后,冯大川已经大致想到了事情的缘由了。


如果,温清蘅这一次真的是靠着特殊功效的香囊,让刘平珖那稀烂的身体有所好转了,让刘平珖能够在那事情上更自如地去享受,那确实是值得刘平珖为了温清蘅而出面。


安排护卫亲自送温清蘅回来,刘平珖这样子的做法,其实也是表明了刘平珖对温清蘅的看重了。


鉴于温清蘅如今是流放的犯人,刘平珖这么做,又何尝不是在跟他表明着对温清蘅的态度呢?


正是因为刘平珖这样粗暴的介入,才会让冯大川感到不满。


可是,刘平珖这一次就真的只是要从温清蘅这里拿香囊,而不是要带走温清蘅这个人?


这一点,才是冯大川看不透的。


这按理说,温清蘅既然有这样的本事了,也能够帮到刘平珖,刘平珖将人带在身边,今后肯定会更加方便的。


这样的事情,刘平珖自己就能够搞定,不至于因为流放的犯人之中少了一个温清蘅了,就会出什么大问题。


刘平珖,还有谌王府,能够轻易做到这一些。


即便是事情后来闹开闹大了,以刘平珖的性子,还是会让不少人忌惮的,就是陛下,也不至于会拿刘平珖怎么样的。


可刘平珖这是要让温清蘅继续跟着其他犯人一起走,继续去北榛?


这,并不太像是刘平珖的习惯处理态度了。


想不通这一些问题,又看到这两个护卫还算是识抬举的,冯大川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既然知道刘平珖不是要直接带走温清蘅,不至于留下什么麻烦给他,冯大川也没有在这里去为难那两个护卫,就由着他们继续跟温清蘅一起,由着温清蘅去配制什么香囊。


温清蘅已经给了泥孜草,让他们这一些腹痛的人都能够好转起来了,冯大川也乐意给温清蘅一点面子。


眼看着冯大川这里没有什么问题了,温清蘅自己心里也有成算,先过去配制好了香囊,就直接交给了刘平珖的护卫,让他们带回去给刘平珖就行。


至于后续的,她真正的目的,慢慢来,她不着急。


只要刘平珖开始用这一些药散香囊,今后肯定会落入她的掌控之中的!


放长线才能够钓大鱼,温清蘅在按照她熟悉的节奏来执行计划,没有再随便去破坏这一切了,以免事情再次变得不可控。


只不过,因为谌王世子刘平珖这一次的做法,是特地派人来给温清蘅撑面子的,宣告温清蘅有他刘平珖撑腰的,在场的众人,这心思都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尤其是汪振骐,如今是觉得温清蘅的变化太大了,变得很高不可攀,让他对温清蘅越发的忌惮,可不敢再以温清蘅未婚夫的身份自居。


当然,见识过温清蘅对他们汪家人那些不留情面的做法,对他也是没有了过去的那种仰慕之情,汪振骐一直在留意着温清蘅,也希望能够看清楚温清蘅的态度,以及如今的形势。


这一次,看到温清蘅真的跟刘平珖搅和在一起,即便是因为香囊的缘故,汪振骐这心思也是跟着变了。


谌王世子刘平珖,这名声可是非常响亮的。


知道刘平珖为了女人,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直接发疯要人命的,众人对于刘平珖也是尽量地避着,至少是不想要去触碰到刘平珖的刺激点,免得刘平珖发疯而招祸,这让汪振骐同样忌惮。、


汪振骐如今的身份地位,可以说已经是低微到了极点了,更是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去惹恼了刘平珖。


否则的话,刘平珖想要弄死他,简直太容易了。


他们汪家这一次出了意外,被判流放,途中又经历了起起落落的变化,汪振骐的信心跟傲气,都已经被消磨掉了,遇到了事情,只想要自保,让自己能够活着到达北榛,能够继续活下去。


为了活下去,汪振骐能够放弃不少方面的东西,包括他自己的所谓尊严。


一个温清蘅而已,汪振骐不介意从此跟温清蘅没有了婚约的关系,不介意温清蘅去跟了其他的人,尤其是跟了刘平珖。


更何况,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汪振骐也不得不承认事实的问题,对于温清蘅的印象也是早就改变了,之前的那一种悸动而可以豁出去的感觉,也都跟着消失不见,找不回来,让汪振骐更是对温清蘅无所谓了。


汪振骐,现在只想要远离各样的危险,安安静静低调地活下去就可以。


身处低谷的他,暂时并没有多余的选择了。


有了这一出,温清蘅在流放的队伍之中,地位变得更不一样了,少有人敢去招惹。


不过,温清蘅做好了这一切的计划,还在等着刘平珖再派人过来找她要香囊,她也能够趁机继续立威,帮自己一把的,却是迟迟没有等到人。


这,让温清蘅很是疑惑,也很是担心。(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