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96章 施加压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次,陶筱芫和伯父陶全忠一起过来兴隆酒楼这一边。


在余林县这里做酒楼生意,陶筱芫已经想过这一茬了。


做为余林县最大的酒楼,最大的地头蛇,陶筱芫也有想过跟兴隆酒楼合作的事情。


只不过,想到了章志焕和章志森,陶筱芫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一个主动去拜码头的主意。


一旦示弱,那么,陶福酒楼的生意火爆起来,会被章志鑫给直接吞掉的。


与其那样被动,陶筱芫最终还是想到直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直接用实力来碾压一下兴隆酒楼,让章志鑫着急,自己主动来谈合作的事情。


要不然,一开始就被章志鑫给立了规矩,他们陶福酒楼会更加的吃亏。


而陶福酒楼的生意一开张就那么火爆,这么快就抢占了余林县大部分的生意,这又是出乎了陶筱芫的意料,导致这一些事情被耽搁了下来,却对陶福酒楼更加的有利。


从不被章志鑫放在眼里的状态,短短的时间而已,陶福酒楼就成为了余林县不可忽视的一道力量,让章志鑫不得不拿正眼来看待,并且想到了合作的可能。


翰辰书院是陶筱芫借力的一个方面,真正能够压制住章志鑫章志焕他们这几个的,还得是齐瀚韬了!


陶筱芫也考虑过,不知道章志鑫会不会耍一些阴谋诡计,这才将齐瀚韬的玉佩留在了伯父陶全忠那里,但到了现在,他们都上门了,酒楼那里一直都安生无事。


因此,在收到了章志鑫的帖子之后,今天,陶筱芫跟伯父一起过来兴隆酒楼这里,也想要会一会章志鑫,看看章志鑫想要出什么招。


当章志鑫看到陶全忠跟陶筱芫一起过来的时候,对于陶筱芫的出现有些意外。


第一反应,章志鑫只觉得陶全忠这是在胡闹,这是瞧不起他,才会在谈事情的时候,居然还带着陶筱芫一起过来。


然而,留意到了陶筱芫的气势并不简单,章志鑫非常意外,并没有当场就直接发作。


关于陶筱芫的消息,章志鑫也是有了解过的。


在陶家那一些人里边,除去当陶福酒楼掌柜的陶全忠,管事的童晴瑛,以及去了翰辰书院的那几人,就剩下一个陶筱芫,引起了章志鑫的一点关注。


毕竟,陶筱芫之前是跟汪家的汪振骐有娃娃亲关系,却因为温清蘅横插一脚,陶筱芫才跟汪振骐解决了那一份娃娃亲的。


这本来没什么,但汪家被流放了,齐瀚韬又出面,让谌王府保住的温家,也跟着一起流放了,却放过了解除婚约的陶家和陶筱芫!


这样的状况,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看到了这样的关系,想到了这一些事情,章志鑫才会对陶筱芫有些印象。


但在章志鑫看来,陶筱芫顶多就是一个没有什么见识的农女,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值得他多关注。


可是这一次,见到了陶筱芫了,留意到了陶筱芫身上的气势不简单,章志鑫这才意识到,他可能看错了陶筱芫了。


这陶筱芫,显然并没有那么简单!


或许,撑起了这一个陶福酒楼,让陶福酒楼火爆起来的,正是陶筱芫!


虽然心中已经想到了这么多,但是,章志鑫并没有表现出来,依然是一副笑眯眯好脾气的样子。


等到分宾主坐下,章志鑫看了一下陶筱芫,这才对陶全忠说道:“陶掌柜,此次请陶掌柜的过来,如有冒昧之处,还请陶掌柜见谅。”


而对于章志鑫这么客气的表现,陶全忠有些忐忑,但还是保持着镇定,回道:“章三爷客气了,我们在县城里开酒楼,本该是提前来拜会章三爷的,实在是多有失礼,多有失礼。”


称呼章志鑫为章三爷,这是章志鑫更喜欢的尊称了。


士农工商,即便他现在掌管着兴隆酒楼等家族的产业,但这样的身份,其实还是被不少人看不上眼。


章志鑫很不喜欢被当成商人来看待,更乐意被当成章志焕跟章志森的弟弟,章三爷的身份来尊称。、


这样一来,至少在身份上,他不用跟身份低微的商人扯上太深的关系。


了解过这一些,陶全忠他们在过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细节上的问题,尽量不跟章志鑫产生什么冲突。


称呼上给章志鑫喜欢的尊称,这没有什么难的,他们反倒是能够少一些麻烦。


而注意到了陶全忠对他的称谓,章志鑫的心情确实是好了一些,觉得这陶全忠还是挺识趣的,事情应该会比较好说。


继续客套几句,双方之间的氛围还算不错。


很快,章志鑫就直接进入了此次会面的主题,看了看陶筱芫,再对陶全忠说道:“陶掌柜的,不瞒你说,陶福酒楼的生意如此火爆,着实是让余林县其他的酒楼难以为继啊。”


“这几日,已经有不少的掌柜东家到我这里来诉苦,说是这酒楼的生意太过于惨淡了,都已经是没法继续经营下去了。”


“陶掌柜的,不知道,你们的陶福酒楼经营得这么好,生意这么火爆,是否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呢,如果可以,能不能够告诉一下我们,让我们大家伙也都能够跟着学一学呢?”


顿了一下,章志鑫继续说道:“我们啊,也就是希望酒楼能够继续经营下去,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不希望将事情给做得太绝,大家今后还可以继续见面的。”


“像是陶福酒楼这样子,一经开业,就能够做到这么好的,属实太少见了,让我们大家伙儿,都非常的佩服陶掌柜的,想着跟陶掌柜的请教请教。”


“只要是酒楼能够继续经营下去,我们愿意跟陶掌柜的好好学一学,也会感激陶掌柜的这一份人情的。”


刚刚见面而已,章志鑫说话还算是比较客气的,但也是暗暗地在威逼着陶全忠。


陶福酒楼开业后生意这么好,这已经是逼得其他的酒楼难以为继,都要倒闭跑路了,确实是得罪了不少人了。、


章志鑫用这样的状况来跟陶全忠说事,着实是给了陶全忠不小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