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97章 火候的问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一起来到了这里的陶全忠和陶筱芫,章志鑫一直都在暗暗地观察着。


留意到他开始威逼之后,陶全忠的脸色当时就有所变化了,而陶筱芫却依然淡定地眼观鼻子鼻子观嘴巴,丝毫不受他的影响,这倒是让章志鑫对于伯侄两人之间的主从关系有些疑惑了。


似乎,陶筱芫才是那个做决定,定方向的人,是陶福酒楼真正掌舵的那一个。


至于说陶全忠,看起来也很是不错,但缺少了那种做大事下决断的魄力跟能力。


几句话的功夫而已,章志鑫就已经试探出了不少的信息了。


只不过,章志鑫并没有直接挑破,而是继续观察着陶筱芫的反应,对陶全忠说道:“其实,陶福酒楼的饭菜,是真的非常的好吃,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我如今啊,都是需要一天两顿饭全都吃陶福酒楼的饭菜,需要从陶福酒楼那里直接买回来吃,那才能够吃的下去。”


“不瞒陶掌柜的,吃过了你们陶福酒楼的饭菜,我对于这兴隆酒楼的饭菜,已经是难以下咽。”


瞧着陶全忠有些坐立不安,而陶筱芫依然纹丝不动,章志鑫心中有了底,又接着对陶全忠说道:“陶掌柜的,知道了这饭菜烹饪上的差距,我着实是很难办了。”


“如果让兴隆酒楼继续经营下去,靠着兴隆酒楼如今的饭菜水准呢,那肯定是要被客人骂的。即便没有明着当面就开骂,背后骂的,肯定也是不会少了。关于这一点,我这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可要是让兴隆酒楼直接停业关门,那我这纯纯都是损失了,这么多张嘴,都没有了依靠,那也是罪过啊。”


拿起了桌子上的茶盏,章志鑫先抿了一口,润润嗓子,这才继续说道:“我这兴隆酒楼尚且如此,这余林县其他的酒楼,情况可就比我这里要糟糕许多啊。”


“陶福酒楼那边能够有这么美味的食物,这就有了非常巨大的优势,难怪生意能够这么好了,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比。”


“这一些,不知道陶掌柜的可否跟我们都指点一下,让我们也分一杯羹,让我们能够继续活下去呢?”


听着章志鑫这般软硬兼施的话,想到了章志鑫的身份,陶全忠不禁有些担心。


可侄女陶筱芫到了这会儿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交代,陶全忠知道,就章志鑫章志焕这一些人,目前还无法仗着身份就给他们陶家施压,无法明着来针对陶福酒楼,他还不用去担心这一点,这让陶全忠稍微地安心了一些。


但是,将新的烹饪方式推广,让其他的酒楼都能够用上,这对于陶福酒楼而言,并不会有什么大的冲击。


陶福酒楼能够大获成功,做出这么美味的佳肴,吸引到这么多的顾客光临,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还是在陶筱芫,以及两位厨子胡三顺,张七财的身上。


除此之外,陶筱芫精心准备出来的那一些调味品,那可是陶筱芫亲自配制的,是陶福酒楼的饭菜能够提香的重要手段。


有了这一些,陶福酒楼才能够做出那让人垂涎欲滴的美味饭菜,


而他这一次专门带过来的玉佩,也是他的底气,让他不用担心章志鑫会真的仗势欺人。


先稳住了心神,陶全忠这才客气地回道:“三爷言重了,我们酒楼采用了一些新的烹饪方式,但还在摸索跟稳定阶段,饭菜也会做出瑕疵品而浪费掉,暂时还不适合公开。”


“等到将这一些烹饪手段都彻底地熟练掌握,不再出什么问题了,我们也准备请三爷出面,让愿意采用新的烹饪方式做菜的人,都能够跟着学一学。”


“目前而言,我们酒楼的两位厨子在烧菜的时候,依然会出现一些火候欠缺的问题,让饭菜做的不好,故此,我们没有急着将烹饪的方式公开,也是不希望造成不好的误导。”


“因为这一些缘故,我们陶福酒楼本想着等到这一些都处理好,再来拜会三爷的,却是耽搁了不少的时间,还请三爷见谅。”


陶全忠这样说出了理由,真假参半。


将那一些烹饪的方式公开,是他们一开始就想好了的,并没有骗人。


烹饪的方式,想要彻底地保守住秘密,这并不能够完全做到。


而且,就算是这样的一些烹饪方式公开了,教给了其他的厨子,也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影响。


陶全忠他们确实是希望通过章志鑫出面,来做这样的事情。


只不过,鉴于章志鑫跟隆福酒楼在余林县的特殊地位,陶筱芫更想要当面会一会,并让章志鑫先见识一下陶福酒楼的实力。


想要赚到更多的钱,做好这一门生意,陶筱芫已经开始在算计着章志鑫了。


这样处理,事关陶筱芫后续的一个大计划,陶筱芫可不介意冒着得罪了章志鑫他们的风险,继续坚持这么做。


一听到陶全忠这么说,章志鑫知道,这大概率是陶全忠的推脱之词。


做菜的火候问题?


真要是问题这么大,陶福酒楼如何能够满足那么多顾客的需求?


每天需要卖出那么多的饭菜,陶福酒楼的厨子要是经常做出瑕疵品了,无法及时供应,陶福酒楼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效率了!


陶全忠这会儿这么说,就是在跟他打太极。


可如果让陶福酒楼继续这么拖下去,继续独占余林县酒楼生意的大部分,那么,其他的酒楼都得关门大吉了,连他的兴隆酒楼都难以为继,那还去学个屁啊!


意识到了这一些问题了,章志鑫越发的恼怒。


但是,等到章志鑫准备在这里直接发作的那一刻,章志鑫却是瞥见了陶全忠在抬手之时,露出来的那一块玉佩,以及上边齐瀚韬的私印!


这样的发现,让章志鑫瞬间就愣住了。


陶福酒楼,是齐瀚韬的?!!!


要不然的话,陶全忠从哪里得到齐瀚韬的私印玉佩的?


这可是齐瀚韬最为重要的身份玉佩,轻易不会给出。


特喵的,齐瀚韬居然这么嚣张的,竟然要这样来打压他们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