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198章 忌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瞧见了齐瀚韬的玉佩,章志鑫瞬间就熄了火,不敢在这里对陶全忠陶筱芫有什么不利的举动。


见识过齐瀚韬的彪悍,也忌惮着齐瀚韬的势力,知道他们章家不是齐瀚韬的对手,章志鑫还是得好好地衡量一下动手的可行性。


如果这真的是齐瀚韬专门来针对他们章家,以示对他们章家的不满,这让事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陶福酒楼是齐瀚韬的产业,所做的是故意来对付他们章家的,这事情倒是能够说得通了。


齐瀚韬的信物,尤其是以私章印戳做出来的那种玉佩,那是齐瀚韬最为重要的一种身份玉佩,代表着齐瀚韬最高的看重跟赋予的权限。


因为了解这一些,章志鑫怂了,哪里敢直接对陶全忠和陶筱芫做什么啊?


上一次的事情,齐瀚韬只怕还对他大哥章志焕,以及二哥章志森处理废庸王的案子,尤其是牵扯温家的处理方式不满意,所以才会特地用这样的手段,给他们章家一些警告,也算是警告一下谌王?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些,章志鑫对于陶全忠和陶筱芫都多了些忌惮,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奉了齐瀚韬的命令,专门来这么做的?


只不过,玉佩是陶全忠展现的,阅人无数的章志鑫,却还是一早就发现了,陶全忠在面对着他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心虚胆怯。


这样的一些反应,是出自陶全忠的本能,跟陶全忠这么多年的经历有关,下意识的就会出现,想要改变,这并不容易。


可以说,陶全忠的反应,跟他预料中的差不多。


尽管陶全忠依然能够快速地稳住,并且展示了这一块关键的玉佩,让章志鑫有些意外,但也就仅此而已。


这样的陶全忠,各方面的能力其实已经有了上限了,还不够格让他当成对手来看待,更不值得他多忌惮。


陶全忠最大的可能,就是一个执行者,是一个还算合格的酒楼掌柜,但能力上还无法胜任东家的位置,无法真正做出这一些让陶福酒楼开业即爆火的决定,没有这个能力跟魄力,更不可能会这样的一些手段。


在了解过后,章志鑫虽然还在继续跟陶全忠周旋,但其实已经将陶全忠当成是一个明面上的傀儡而已,不认为陶全忠能够真的做决定。


要说陶全忠是直接听命于齐瀚韬的,章志鑫想了好一会儿,依然觉得不太可能。


即便是齐瀚韬,也不可能在突然之间就会这么多新奇的本事,更不用说是那一些新式的烹饪手段了。


倒是这个陶筱芫,在来到了他这里之后,就一直都沉默着,非常的低调,似乎可以忽略不计一般,但章志鑫都没有从陶筱芫那边感受到有丝毫的怯懦慌乱。


不管他刚刚是如何威逼试探陶全忠的,连陶全忠都有好几次差点儿就绷不住了,但陶筱芫却一直都没有变,还是那么淡定。


这不是那种无知的无惧,而是那种凡事尽在掌握之中,他好像已经被陶筱芫给看透了的感觉。


这样的状况出现在一个小农女的身上,着实是太过违和了。


如果陶筱芫真的这么有本事,当初,汪振骐也不至于为了一个温清蘅,直接甩掉了陶筱芫,恐怕,整个汪家,会将陶筱芫给供起来呵护着才对。


到目前为止,章志鑫依然看不透陶筱芫,不知道陶筱芫到底是不是故意装成这样的。


陶筱芫身上的那一份气度,靠着伪装,是很难伪装出来的。


没有足够的经历,没有见过各样的大场面,很难拥有这样一份淡然的气度。


想要在他跟前这么淡定,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子,章志鑫越发的想不通了,不知道陶筱芫这样的一个小农女,是如何做到这样的程度?


即便是他在京城见过的那一些贵女,恐怕都难以做到。


看不透陶筱芫,章志鑫对陶筱芫非常的重视,不敢小觑,也更加地倾向于,认为陶筱芫才是陶福酒楼的真正东家,是能够得到齐瀚韬看重,并给予这一块玉佩的人!


不管陶筱芫是不是齐瀚韬的手下,亦或是有其他的关系纠葛,这样深不可测的陶筱芫,又拥有了齐瀚韬的私印玉佩,确实是足够给他们兴隆酒楼,甚至是章家,都带来很大的麻烦与危险。


他面对着陶福酒楼的挑战,最重要的,就是这个陶筱芫!


大致地搞清楚了眼前的状况了,章志鑫按按住自己心中的震惊,还是保持着表面的冷静,笑呵呵地看着陶全忠,顺势说道:“如此甚好!”


“难得陶掌柜的这般有心,愿意帮一帮大家伙了,我又怎么可能会介意,会拒绝呢?”


“到时候,陶掌柜的准备让大家伙都去学一学那些新的烹饪方式了,可别忘了跟我们兴隆酒楼也说一声啊。”


即便刚刚那一些,很可能只是陶全忠的客套说辞而已,也可能是陶筱芫跟齐瀚韬的拖延之计,但章志鑫权且当这一些都是真的。


至少,在他搞清楚齐瀚韬的目的,以及跟陶福酒楼之间的关系,搞清楚陶福酒楼真正的靠山关系网之前,章志鑫不可能贸贸然就对陶福酒楼出手的。


跟陶全忠周旋,他暂时也只能够这样了。


至于说,其他的酒楼会在此期间撑不下去了,那就都去找陶福酒楼闹去吧。


冤有头债有主的,是陶福酒楼将事情做到这么绝,要报仇也去找陶全忠,找陶筱芫去。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陶全忠要真的能够尽快地做这一些事情,那倒还好说一些。


可要是陶全忠继续拖下去,吃亏的可未必会是他!


顿了一下,章志鑫又接着说道:“能够有这么难得的机会,我们得跟着陶掌柜的好好地学一学。”


“这生意嘛,大家一起做,偌大个余林县城,每日里来来往往的客商如此之多,足够容得下我们这么多的酒楼,大家都能够有活路。”


“到时候,所有酒楼的酒菜质量全都提升起来了,对于大家来说都是好事,都会感激陶掌柜这一份人情的。”(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