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200章 账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有做过这一些功课了,陶全忠在面对着章志鑫的时候,虽然还是下意识的会胆怯退缩,可章志鑫踢出的问题,相应的反应,都是他和侄女陶筱芫之间就有讨论过的,几乎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了,让陶全忠也跟着多了些底气,暂时还能够应付得来。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一直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也是让陶全忠变得更加的沉稳,在跟章志鑫交锋的时候更加的自信,从容。


在边上,看着伯父陶全忠处理这一些的时候能够稳得住,并且还有不小的进步,开始适应他当着陶福酒楼掌柜东家的这一个身份了。


虽然还有一些瑕疵,但这样的进步已经是非常的明显,让陶筱芫很是高兴。


而对于章志鑫这一次将问题扩大化,针对他们陶福酒楼而来的发难,陶全忠先是沉默了一下,这才对章志鑫说道:“三爷所说的这一些事情,在下自然是会尽快安排妥当的。”


“等事情准备好,到时候,还得请三爷来帮忙安排才可以。”


“陶福酒楼这边是有心要这么做,可这一些,只有三爷才能够镇得住场面了,也只有三爷才能够帮着将事情都给处理好。”


学着章志鑫那样子,陶全忠也给章志鑫戴了一顶高帽。


然而,还不待章志鑫高兴多长时间,陶全忠又转而说道:“因为涉及用到新的锅炉等等,这一些,如果是需要提前定制的,三爷也可以着人到套服酒楼那边看看,再到宋记打铁铺那边去定制即可。”


“只要有了新的锅炉,又学会了新的烹饪跟调制方法,那么,大家都是能够更好地改善饭菜的质量,做出更美味的饭菜了。”


“这一件事情,也都是需要由三爷来帮忙安排。”


宋记打铁铺,是陶筱芫小婶苏茜茜的娘家表亲做的生意,打铁的技艺还是很不错的。


这一次,陶筱芫在处理酒楼的事情时,就已经是想到了这一些锅鼎铲子等方面的问题,并准备将打锅鼎锅铲这一些生意,都先给宋记打铁铺做。


第一桶金,他们先赚了,后续的技术推广,他们也都会做。


器具方面的手艺,只要大家看到了,有相应手艺的都能够学会。


一旦余林县这边开始推广新的烹饪方式,那么,一些新的锅鼎锅铲等等,都会有很大的需求。


到时候,宋记打铁铺想要一家吃下这么多的单子,量太大了,没有那么容易。


但在开始的阶段,既然是想要从章志鑫这边多刮一些油水出来,陶筱芫也就想到了整个能够用到的产业,并尽量地做好这一些。


在开始做生意的时候,陶筱芫已经是想好了这一些相关方面。


目前,大家的日子都不太好过,陶筱芫希望能够多拉拔一下身边的人。


至于因为陶福酒楼的爆火,对余林县的大部分酒楼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陶筱芫同样有考虑过。


毕竟,在余林县这里做生意,陶筱芫敢真的开始做,那自然是得分析好余林县这里的基本势力分布情况。


章家很不简单,这章志鑫的兴隆酒楼,同样有很大的问题。


如果事情没有发生变化,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大延出了那么多的战祸,在这其中,谌王,以及辽王这一些人,就对此起到了非常卑劣的作用。


章家跟温家这一些相关的家族呢,也都有参与到那一些祸事之中,完全不顾襄云郡百姓的死活。


现在,温家被流放,谌王的势力在泊州这一带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了,但陶筱芫也不准备放过章家。


对于这样为了私利而卖国求荣的玩意儿,陶筱芫一直都很憎恶。


若不是对章家有不小的意见,陶筱芫也不至于要这么做。


在余林县这里,其中大部分的酒楼,其实都是章家所控制的。


虽然在这明面上,那一些酒楼是由其他的家族掌控并经营,但章家都有参与其中,并从中获利不少。


陶筱芫这一次出手,也是在开始针对章家。


那一些酒楼,跟章家有关系的,平时可没少跟着章志鑫仗势欺人,陶筱芫在给他们造成冲击的时候同样没有心软。


在余林县开酒楼,不拜章志鑫的码头,那几乎都做不下去。


为了给章志鑫他们的酒楼造成最大的冲击,进而影响到章家的收入,影响到章家孝敬谌王,以及辽王的各样钱财来源,陶筱芫就是要用这样更好的菜式,给兴隆酒楼等章志鑫负责的产业,带来各样降维的打击。


一开始的时候,陶筱芫也担心这样做,出效果会太慢,他们陶福酒楼还没有扩大影响,就先跟兴隆酒楼对上,那确实是对陶福酒楼不太有利。


但陶筱芫还是低估了美味佳肴对于众人的吸引力之强大,陶福酒楼一开业就迅速火爆起来了,给兴隆酒楼那一些带来了这么大的冲击影响,这是陶筱芫没有料到的,也是让陶筱芫更加高兴,能够让她的这一些计划更加顺利地去开展。


这一次,受收了章志鑫的帖子,过来兴隆酒楼这里跟章志鑫会面,章志鑫想要将所有酒楼的损失都算到陶福酒楼的身上,陶筱芫一开始就有预料到了,可不会那么轻易地便宜了章志鑫。


当陶全忠说完了这一些话,章志鑫非常的诧异。


他本以为,这一次让陶全忠过来,酒楼的事情应该能够更好的解决,让陶全忠跟陶福酒楼见好就收,别把事情做绝,并承担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们因为陶福酒楼而遭受到的损失。


只要陶全忠能够做到这一些,那么,他可以放陶全忠,放陶福酒楼一马。


但现在看来,陶全忠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也是铁了心要跟他做对,不将他们章家放在眼里!


这让章志鑫不由得感到很恼火,很想要收拾一下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陶全忠!


结果,在多客套几句之后,章志鑫却是看到了,当陶全忠抬手的那一刻,陶全忠袖袋里装着的一个账本,上边明晃晃的“酒楼另账”这四个字,还有那熟悉的封面折痕,让章志鑫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