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210章 鲜血的作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得到刘平珖的庇护,汪梦蝶也是拼尽了所有,用了各样的手段,连会伤到自己的身体底子的事情,汪梦蝶也都顾不上了,只想着能够让刘平珖更彻底地依赖她,离不开她。


只有做到了那样的程度,她想要仗着刘平珖的势去做什么,才会变得有可能。


对于温清蘅的恨,对于冯大川的抛弃,汪梦蝶一直都记在了心底里,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并且,随着她跟刘平珖之间的关系在逐步加深,这一份恨意,也在逐步地深化。


想要去报复温清蘅跟冯大川,汪梦蝶知道,她自己远没有这样的实力。


依靠刘平珖,让刘平珖来帮她出手,才是最快捷的方式。


这个时候,在为刘平珖按揉身体的过程中,汪梦蝶已经极尽所能地讨好他,还直接将自己养得白嫩的手臂伸了过去,任由刘平珖咬着吸血。


这个,就是汪梦蝶所发现的关键,她身上的鲜血,对于刘平珖的身体恢复有着莫大的好处,能够让刘平珖的身体在纵欲之后更快速地恢复过来,并且会继续好转。


正是靠着这一手,汪梦蝶让刘平珖越发地离不开她了。


在这期间,刘平珖以为自己的身体已经彻底好转了,也有去找过其他的女人,想要去尝尝鲜的,但那一些女人,全都没有汪梦蝶的韵味跟各样的手段,无法让刘平珖得到满足,也没有这样让他的身体能够恢复过来的鲜血。


他也咬过其他的女人,但每一次,他自己都累得虚脱了,只能够瘫在了原地动弹不得,跟之前瘫软的状况是一模一样的。


就算那一些女人用鲜血来喂给他喝,却依然无法起到什么作用。


只有在汪梦蝶这里,他才能够有这么快好转过来的可能性。


在尝试过好几次之后,刘平珖已经彻底地确定了这一点,也是对汪梦蝶越发的看重,更乐意腻在汪梦蝶这里,都要离不开汪梦蝶了。


在汪梦蝶这里,他能够肆意地纵乐,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身体承受度的问题,反倒是每一次都能够恢复的更快,让他能够更有力气去战斗。


这确实是非常的不可思议,也让刘平珖在这样的过程中,跟汪梦蝶接触的越多,得到汪梦蝶的伺候越多,就对汪梦蝶越发的依赖,越发的痴迷了。


这一次,当刘平珖在吸血的过程中,汪梦蝶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痛苦又享受着,还带着一些疯狂的劲儿。


发现自己的鲜血不简单,对刘平珖的身体恢复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是其他的女人所替代不了的,汪梦蝶更乐意用自己的鲜血来让刘平珖恢复过来。


她有试过了,继续喝她的血,刘平珖就会越发地依赖信任她,离不开她。


只要刘平珖继续依赖她的鲜血,那么,她就能够借此来控制住刘平珖。


虽然还不知道这样的状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效果又能够持续多长的时间,但是,汪梦蝶想要赶紧地抓住这样的一个有利局面,靠着刘平珖去报复温清蘅。


这会儿,虽然被刘平珖吸血的过程之中,汪梦蝶的身体情况变得很糟糕,但汪梦蝶想着控制住刘平珖,报复温清蘅的事情,却是越想越觉得亢奋。


等到刘平珖吸血餍足,睁开了双眼,立即翻了个身,将汪梦蝶给压在了下边的时候,汪梦蝶却是摆出来一副失血过多,导致变得虚弱不堪的模样儿,想要以此来博取刘平珖的同情。


而且,汪梦蝶所没有注意到的是,她虽然是想要装出这样的效果,但因为这一次被刘平珖吸血太多了,导致她自己的状态变得很不好,不用装都已经是足够的憔悴了。


本来还想要赶紧再爽一下的刘平珖,看到了汪梦蝶这一副模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有些反感。


只不过,他刚刚吸了血,这会儿身体实在是忍不住了,也就没有去计较汪梦蝶这让他感到有些膈应的模样,该干还是干。


除此之外,刘平珖也记得,他跟汪梦蝶行了周公之礼,会让汪梦蝶的身体也跟着恢复活力的,对他,对汪梦蝶都有更大的好处。


想到了这一些状况,刘平珖更是有了动力。


他现在确实是非常的看重汪梦蝶,也有了一种离不开汪梦蝶的感觉了。


以前,他很喜欢女色,但身体却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消耗,每次都会瘫软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能够重新缓和过来。


那样的状况太过于糟糕了,让刘平珖非常的厌烦。


只不过,自从他跟汪梦蝶在一起之后,那一种让他厌烦无比的状况,却是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改善。


如今的他,跟汪梦蝶玩过之后,他的身体不会出现那一种无力而瘫软的问题,只需要歇一歇就能够好起来。


并且,这样的一种疲累状态,也是在不断地好转过来。


汪梦蝶身上的鲜血,有着非常特殊的功效,对他非常的对症。


可这样的鲜血跟恢复效果,却是需要他直接从汪梦蝶身上吸血才会有,其余的情况下,都无法达到这一切的。


虽然有这样的限制条件,但自己的身体能够好转,能够随心所欲了,刘平珖依然感到非常的高兴,还是想要继续拥有汪梦蝶,靠着汪梦蝶来恢复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能够继续享乐。


留意到刘平珖这一次的反应,汪梦蝶心下非常的满意,也是在努力地配合着刘平珖。


在这个过程中,汪梦蝶的头发已经散开了,耳朵后边那几道有些深的划痕,随着汪梦蝶侧头的时候,清晰地出现在了刘平珖的视线之中。


这样的一幕,给了刘平珖更大的刺激,让他忍不住舔了舔那些已经结疤的划痕,似乎想要从这里开始吸血一般,引得汪梦蝶浑身一阵阵的颤栗,在刘平珖卖力的时候,被送入了云端,身体忍不住拱了起来,如同濒临无水干涸而死的鱼儿。


汪梦蝶这样的反应,极大地取悦了刘平珖,让刘平珖忍不住问道:“梦梦,你这些划痕,是谁干的?还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