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212章 耍心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刘平珖而言,能够靠着跟汪梦蝶在一起,纵乐的同时吸取汪梦蝶的鲜血,靠着这样的方式来恢复自己的身体,确实是他最喜欢的方式。


他想过了很多种的可能,包括吃药戒色等等,唯独没有想到过还可以有这样的好事,在及时行乐的同时,让自己的身体恢复。


虽然是想不通,但刘平珖非常乐意这样,也愿意继续护着汪梦蝶。


也是因为汪梦蝶能够有这样的妙用,刘平珖为汪梦蝶也做了不少的安排。


从秋水那里得知,冯大川在汪梦蝶失踪之后,已经是将汪梦蝶当作落水亡故来处理了,事情已经报备,汪梦蝶的身份也已经注销了,刘平珖正好让秋水再去为汪梦蝶办了一个全新的身份。


如今的汪梦蝶,是骀泞县的一名采菇女,顾茹梦,孤女,也是刘平珖身边的婢女。


有了这一层新的身份,刘平珖也不用担心被人诟病,认为他执意要带着一个逃犯跟在身边了。


虽然他可以无视,但因此而带来的麻烦却不会少,刘平珖不乐意麻烦缠身。


他想要靠着汪梦蝶来恢复身体,但不希望因为汪梦蝶而太过费事。


这个时候,在极尽缠绵之后,刘平珖心满意足,就这般抓着顾茹梦的手,轻轻地摩挲着,说道:“梦梦,你这么好,我今后可得一直将你带在身边才行。”


“这要是没有了你在身边,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过上如此快活逍遥的好日子了。”


“梦梦,你要乖,今后别离开我,记住了吗?”


嘱咐了这一些,刘平珖看着轻轻应了一声的顾茹梦,继续说道:“你如今有了新的身份,是我的一个侍妾,今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等到我的身体进一步好转,我会一步步地帮你把位置给抬上去的。”


“在王府,你将会是最特殊的存在,即便是世子妃本人,也都无法欺负你!”


刘平珖是需要顾茹梦,也知道汪梦蝶对他身体恢复的重要性,但刘平珖也看不上顾茹梦的身份,知道这对他没有多少助力。


他会护着顾茹梦,可以为了顾茹梦而发狂,但不会让顾茹梦取代了世子妃的位子。


顾茹梦的能力,不足以爬到那么高的位置去。


当一个暖床跟调理身体的侍妾,都已经是高抬了顾茹梦了。


这一切,刘平珖心中有数,不会乱了自己的安排。


不过,该说的好话,刘平珖依然会说,依然会让顾茹梦高兴,让顾茹梦继续为他所用,帮助他恢复身体。


而听着刘平珖这么说了,顾茹梦很乖巧地应了一声。


只是,顾茹梦的眼中,却有着一些难掩的伤感。


正好留意到了这样的一幕,刘平珖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直接说道:“梦梦,你有心事?还是说,你不愿意继续留在本世子的身边?”


“本世子是先让你当本世子的侍妾,这有助于让你直接进入王府,跟在本世子的身边,今后再徐徐图之,帮你把位子给抬到更高的地方去。”


“本世子也是为了你好,为你安排了这一些,莫非,你还觉得不满意吗?”


说着这一些话的时候,刘平珖不由得带上了一点儿世子的威压。


如果顾茹梦不知道好歹了,有了什么不切实际的野望了,他不介意将顾茹梦直接给禁锢起来,需要的时候用一用就可以,不用给这么好脸色。


不过就是一个流放的犯人而已,他能够为顾茹梦安排新的身份,让顾茹梦跟在他的身边,给顾茹梦一些尊荣,同样能够将顾茹梦直接打入地狱之中,让顾茹梦生不如死!


他,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


对此,顾茹梦已经留意到了刘平珖的不悦了,赶紧摇了摇头,小声回道:“世子爷,奴家能够得到世子爷垂怜,收留在身边,让奴家过上了如此富贵畅快的日子,奴家已经感激不尽了,不敢奢求太多。”


“就是,奴家想到了那些过往,想到了之前受到的那一些欺辱,奴家很担心,担心哪天这些事情要是直接爆发了,会连累到世子爷。”


“奴家得到了世子爷如此的厚爱,属实不愿让世子爷受到那些事情的影响。”


顾茹梦这话一说完,刘平珖便已经了然了。


这女人嘛,什么心思能够瞒得过他?


刘平珖早就见识过各样的女人了,顾茹梦在他跟前耍心眼,这演技还有待提升啊!


当然,刘平珖没想到的事,这个看着谨小慎微,只会全力讨好他的顾茹梦,也开始跟他玩儿起心眼了啊!


这,倒是有点儿意思!


只不过,过去受到的欺辱?顾茹梦这指的是温清蘅?


毕竟,就顾茹梦的那点儿过往,只有在流放路上吃了些苦头,并且最大的苦头,就来自于温清蘅这个女人了。


想到了这一些,刘平珖也不禁多了些兴味,非常乐意看到这二女争他的戏码上演。


如果顾茹梦是要针对别的女人,他可以无所谓,不记得,也不会去理睬,甚至会觉得很烦人,只需要让秋水出手,就足够去应付了,还不用他上心上手的。


但是,这如果是温清蘅跟顾茹梦一起过招嘛,刘平珖已经开始期待起来了。


顾茹梦,还有温清蘅,这两个女人都有着不俗的手段,都能够针对他的身体来出招数,都有可能让他的身体得到好转,这一点,才是让刘平珖最为看重的。


要是让着两个女人直接去斗法,引导她们两个都来全力地讨好他,使出各样的手段,让他的身体能够得到彻底的好转,这可是比什么都要值得。


单单靠着一个顾茹梦,他的身体是好转了不少,但到了如今的程度,刘平珖已经是开始感到心痒痒了,很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够好得更快,让他不用只面对着顾茹梦这一个女人而已,可以去拥抱正片芳草地,那可就太好了。


因为没有了其他的竞争,顾茹梦都敢跟他来耍心眼了,刘平珖也觉得,是时候给顾茹梦一些压力,让顾茹梦知道自己的斤两,别得意过了头,反倒是变得不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