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219章 惊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次,知道表哥齐瀚韬的那一块私印玉佩在余林县出现,似乎还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刘瑢玹非常的诧异。


从上一次在余林县得到了大师的医治开始,到现在为止,大师就好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什么消息都没有出现过。


没想到的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他再次受到了关于大师的可能消息,竟然会是这样子的。


事情确实是有一些蹊跷,让刘瑢玹都觉得有些想不通。


只不过,既然是表哥齐瀚韬的私印玉佩出现了,这肯定是跟大师有着直接的关系的。


想到了这一些,刘瑢玹有心要过去余林县那一边去看看,看是不是大师将私印玉佩给其他人了?亦或是大师仍然在余林县那里。


如果到了余林县那边,他能够重新地联系上大师,他也得跟大师当面道歉,补齐当初约定好的谢礼才可以。


那个时候,他几乎是处在了不受控制的情况中,很难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以致于做下了那一些并不合适的事情。


现如今,他能够冷静下来思考问题了,再回想起那一些事情,刘瑢玹自己都觉得很是不好意思,也是有一些后怕跟庆幸。


幸亏,大师在当初还是体谅他是处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也就没有跟他去多计较,还愿意帮他们进行解毒医治,让他们能够摆脱了碧落霜花毒的折磨摧残,这才让他们骁王府得以度过了最大的危机,能够继续存在,继续为大延效力。、


大师对他们骁王府的恩德着实不小!


可是,在那一次的事情之后,大师只是拿到了那一部分的谢礼而已,并没有继续跟他们索要剩余的那一些谢礼,也让他们都无法重新联系上大师。


因为这一些缘故,刘瑢玹心里头一直都被压得沉甸甸的,并不是很好受。


这个时候,既然是知道了大师的可能消息,刘瑢玹希望能够去余林县那一边找到大师,当面跟大师道谢,致歉,并且补上当初就答应好的谢礼。


又是想到了当初自己被大师夺走的那一根腰带,刘瑢玹的脸色不由得红了一下,但很快就又恢复了淡定。


抬手示意那个颤颤巍巍的婆子退下,刘瑢玹没有继续去为难她,径直回了自己的院子。


很快,护卫唐础也回来了,禀明了章家那个桃花的事情。


“世子,那个桃花是从章家的庄子出来的,确实是章家的婢女,身份没有问题。”


“这一次,桃花过来将军府这里打探私印玉佩的消息,是太守章志焕亲自吩咐的,要让桃花专门来齐勇将军府,以及齐王府,都了解一下齐将军那一块私印玉佩的消息,确定私印玉佩的真假问题。”


“而这一件事情,最初是从余林县的章志鑫那里传过来的,要让这边加以核实确认,以知道那一块私印玉佩是否是伪造。”


顿了一下,唐础继续说道:“世子,仆人查到,余林县那边新近冒出了一家陶福酒楼,还有一家陶福货栈,采用了新式的烹饪方式,做出来的饭菜都非常的好吃,在余林县一带很快就风靡开,并还在继续不断地扩散影响,深受好评。”


“因为陶福酒楼的缘故,章志鑫的兴隆酒楼都要被压挤得存活不下去了。”


“章志鑫本想要直接对陶福酒楼出手的,想要仗着章家的势力,将那个陶福酒楼给碾压下去,抢夺陶福酒楼的各样配方和技艺,却又一直对此非常犹豫,迟迟没有动手。”


这一件事情,唐础都觉得非常的意外。


除了对那一些所谓的新式烹饪方式非常的好奇之外,唐础也是对这其中所涉及到的各样错综复杂的关系看不透。


可既然事情已经牵扯到了齐勇将军这边,还是齐勇将军的那一块私印玉佩,这事情可就不简单了,让唐础完全没有料到。


事关重大,唐础这一次出去跟踪调查,可是把各方面相关的信息都给整理了一遍,发现了更多的疑惑之处,让他更越发的重视。


整理了一下思绪,唐础这才继续对刘瑢玹说道:“世子,那个陶福酒楼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地冒头,除了靠着那非同寻常的做饭手段,做出各样美味佳肴之外,还因为齐将军的那一块私印玉佩。”


“陶福酒楼没有被章志鑫他们给直接压制并且废掉,正是因为陶福酒楼的掌柜陶全忠,手上有着齐将军的那一块私印玉佩,直接跟章志鑫展示了,这才让想要用强硬手段的章志鑫投鼠忌器。”


“除此之外,那个陶全忠,据说还拿到了章家的那一本秘密另账,这才让章家不敢轻举妄动,不敢轻易地对陶福酒楼出手,给了陶福酒楼快速发展起来的机会。”


听到唐础说了这么多,刘瑢玹是越发的震惊了。


除了他表哥的私印玉佩之外,那个陶福酒楼,居然还能够拿到章家的那一本另账?


要知道,他们一直猜测着,章家应该是有另账存在的,很想要拿到这样的账本,以便彻底地掀翻章家,让章志焕章志森他们无法在襄云郡这里碍眼了。


可惜,他们试了不少的办法,却一直无法找到章家的账本等重要物件所在,无法直接对章家下死手。


但刘瑢玹没想到的是,他们迟迟无法办到的事情,如今却是被那个陶福酒楼直接办成了!


这样子不可思议的手段,跟当初大师的做法,还真的是非常的相似了!


越是听唐础说了这些,刘瑢玹就越发惊奇,越是疑惑。


而唐础,则是继续说道:“世子,仆人继续调查过,陶福酒楼的掌柜是陶全忠,但其中有一个人,应该才是整个陶福酒楼的关键人物,是陶全忠的侄女陶筱芫!”


“按照章志鑫所带过来的那一些消息,章志鑫更加怀疑的,是陶筱芫!”


“章志鑫以为,在陶福酒楼暗中搞事情,针对章家的,正是那个陶筱芫,这才会让章志鑫他们在这一次的事情中吃了大亏。”


“章志鑫跟陶筱芫接触过,看不透陶筱芫,以致于对陶筱芫更加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