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220章 理清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筱芫?


听到了这个名字,刘瑢玹只觉得非常的熟悉。


想了好一会儿,刘瑢玹猛地意识到,似乎,当初大师说的事情,以及他后续派人去调查核对的,全都指向了陶筱芫!


意识到了这一点了,刘瑢玹不禁心中一跳,看向了唐础,眉头微微地皱着,问道:“唐础,那个陶筱芫,是不是之前跟汪家退亲的那一个?”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子,那么,刘瑢玹倒是能够捋清楚其中一部分的思路了。


当初,好像就是因为陶筱芫跟汪振骐退亲的那一件事情,被大师给看到了,让大师都气不过,这才会以此来跟他们提条件的,也导致了后续的那一些事情发生,并且都是他和表哥答应下来的。


也是因为这般,刘瑢玹对于陶姓的印象非常深刻。


没想到,这一次听到的消息,又是跟陶姓有关!


那位大师,跟陶家肯定是有着莫大的关系!


要不然,那位大师不可能为陶家那样来出头,更是把他表哥的私印玉佩直接给了陶家,让陶家在余林县能够仗着齐勇将军的名头大胆地行事,开了陶福酒楼,还能够靠着陶福酒楼,直接压了章家一头,让章家为此事而不知道如何做。


如果,大师跟余林县的陶家关系那么深,他这一次过去余林县,可以直接从陶福酒楼入手,看能不能够查出大师的身份。


感觉这一些事情已经是有了些思路了,刘瑢玹都不禁暗暗地激动了起来。


而听到了刘瑢玹的问话,唐础恭敬地回道:“世子,正是那个陶家!那个陶筱芫,不久前被汪家的汪振骐退亲。”


“汪振骐想要跟温家的温清蘅成亲,嫌弃陶家是农户,才会解决了那一份定好的娃娃亲,没想到,汪家跟温家很快就出事了,陶家人却是因此逃过了一劫,不用受到汪家的连累,不用跟着一起去流放。”


“这件事情,当初是将军直接出面,跟谌王交锋,才最终办到的。”


因为这是齐瀚韬第一次出头,跟谌王正面交锋,所以,唐础的印象也非常的深刻,专门去调查过那个陶家,以及汪家温家的相关事情,了解的比较清楚了。


听到了这一些,刘瑢玹心中有了些底,也是越发的好奇了。


此时,刘瑢玹隐隐的有了一种预感,只要他过去余林县那一边,直接从陶福酒楼着手,应该就能够找到关于大师的相关消息。


实在不行的话,他对陶家多照顾一些,这也能够讨得大师的欢心吧?


因为当初的事情,刘瑢玹这心里头一直都不太踏实。


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了,刘瑢玹想要趁机好好地表现一下,能够以此来缓解缓解跟大师之间的关系。


只不过,唐础又想到了一件事情,继续跟刘瑢玹说道:“还有一件事情,世子,陶福酒楼那一边拿到了章家的另账,但章志鑫怀疑,这件事情是齐将军出手办成,并做了誊抄,将一个抄写本给了陶全忠,让陶全忠以此来制衡章志鑫的。”


“章志鑫似乎还以为,陶福酒楼是齐将军的产业,是齐将军故意要报复章家,才会这样去做的。”


“但是,章志鑫还抱着些侥幸的心思,所以才会让桃花过来这边询问情况,希望陶福酒楼的那一块私印玉佩是假的,好方便章家直接对陶福酒楼下死手。”


嗯?


另账是他表哥拿到的?陶福酒楼是他表哥的产业,是表哥专门搞起来,去针对章家,报复章家的?


听到了这一些,刘瑢玹都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好吧,他表哥的本事确实是很厉害,但也没到这样的程度吧?


要是能够拿到章家的另账,他们早就直接对章家出手了,何至于要让章家继续在襄云郡这里碍眼的?


那个陶福酒楼,看来是真的跟大师关系匪浅了!


要不然的话,陶福酒楼没有胆子这样来借着他表哥的名头这样做!


能够拿到他表哥的私印玉佩,还敢这样来用,借用了他表哥的名头来做事,陶福酒楼那些人,这胆子是真的不小!、


可要是大师让陶家这么做的,他还真的不好说什么。


尤其是陶福酒楼靠着更好的生意,让章家的兴隆酒楼不好过,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好事一桩。


知道了这一切,刘瑢玹是越发急切地想要到余林县那边去看看了,很想要去见识一下那个陶福酒楼。


点了点头,刘瑢玹直接对唐础说道:“唐础,我先前往余林县去看看情况,你给唐济飞鸽传书,让他将府中为大师所准备好的那一些谢礼,都带到余林县那里去。”


“不管这一次能不能够找到大师,我们先把谢礼带上,有备无患。”


“你让唐济多带一些人手,确保沿途安全。”


“最近的这一段时间,这一带的山贼很是猖狂,让唐济务必注意安全!”


难得的有了大师的线索,刘瑢玹希望能够尽快地搞清楚这一些。


当然了,陶福酒楼那么高调地动用了齐瀚韬的私印玉佩了,这件事情让刘瑢玹很在意。


不管对方到底跟大师有没有直接的关系,他都需要尽快地去了解清楚才可以。


他有一种预感,这一次前往余林县,他将能够见到大师,或许还会有更大的收获。


……


而在余林县这一边,陶筱芫最近比较的清闲。


陶福酒楼,陶福货栈,以及庄子招收训练护卫的事情,已经全部都交代出去了,有其他人分工合作去负责,陶筱芫自己并不需要直接去参与,不用操心那么多。


不得不说,丁元盛跟谢文娘都非常的得力,让陶筱芫省了许多的精力。


同时,大哥陶瑞良他们,只要是学院那边放假,他们也都会过来酒楼货栈这里帮忙,也能够学一些实践本事。


这一些,都给了陶筱芫非常大的助力,让陶筱芫能够清闲下来。


陶筱芫做这一些生意,本来就是为了陶家整个家族着想的,如今只是开端而已。


让大伯和父亲他们适应了目前的生意跟事情操作之后,陶筱芫还有更多的事情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