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222章 确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陶福酒楼的这一些做法,刘瑢玹有些想不通。


毕竟,如果大师真的在陶福酒楼这里,那事情还好说一些,也容易善后。


靠着那样神奇的手段,大师应该能够应付各样的危机,根本就不怵一个章家。


除此之外,大师还可能会有其他的目的,在让温家被流放之后,还要搞垮章家?


要真的是这样子,那大师所图不小!


可要是没有大师许可的,那么,这陶福酒楼选择了这样高调的做法,这将会非常的危险。


一旦他表哥齐瀚韬发现了了这一些问题了,并且是直接撇清跟陶福酒楼的关系,那样,陶福酒楼将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境。


甚至于,整个陶家,都要跟着受到影响。


明知道会有这样的危险,但陶福酒楼却依然将事情给做到了这样的地步,这个陶福酒楼,到底是怎么来的底气?就他表哥那一块私印玉佩给的?


对于这样的一些猜测,刘瑢玹依然是觉得不太可能。


可就在刘瑢玹对此还想不通的时候,突然之间,刘瑢玹的身体猛地紧绷了起来。


他,闻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他一直都记得,一直在等机会找到,没想到,这一些来到了陶福酒楼,倒真的让他又遇到了!


这样一种突然的状况,让刘瑢玹瞬间就暗暗地激动了起来。


猛地抬起头,刘瑢玹看向了对面那里,正好就看到了拿着算盘,从陶福酒楼后院走出来的那一个人,陶瑞良!


刚刚,陶瑞良学着结好了这个月的总账,按照陶筱芫所设定的那一种表格给归纳好,看着确实是简单明了得多。让陶瑞良都觉得非常的新奇,不知道他这三妹,怎么突然就能够有这么多的好点子了?


因为对这样的表格,还有陶福酒楼这个月的总账都很好奇,陶瑞良拿去后院那边,跟陶筱芫商量一下,也请教一下,想要学到更多这一方面的知识。


在账务的问题上,陶瑞良觉得,妹妹陶筱芫的能耐,可比他们陶福酒楼的账房先生要更加的厉害,能够给他更多的启发。


陶福酒楼跟陶福货栈这里的账目,都是由陶筱芫雇下的账房来负责的。


记账算数的问题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需要做得非常精细,过程会更加的复杂,如果是靠着陶全忠陶全勇他们来负责的话,这显然难以胜任。


专业的事情,那还是聘请专业的人士来处理。


两位账房都是跟陶筱芫签了死契的,陶筱芫有一些额外的手段,能够确保这些人手的忠诚度问题,并不用担心会出问题。


账房洛有财跟孟源盛,做账的时候一直都非常的仔细,最终还会按照陶筱芫的要求进行汇总,再交给陶筱芫审核一遍。


对于陶福酒楼跟陶福货栈的账目,陶筱芫自己心里有数,并不会被糊弄到。


如果是有什么问题,陶筱芫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就看出问题所在。


好在,洛有财跟孟源盛做事都是勤勤勉勉的,账目没有出过什么问题,陶筱芫也能够省心不少。


陶瑞良他们从翰辰书院放假回来的时候,也都会跟着洛有财和孟源盛学习做账的一些手段跟技巧,跟丁元盛多学一些拳脚功夫,跟谢文娘他们学一些经营管理的方法,同样都是忙得很。


有这么好的学习实践机会,陶瑞良他们都非常的珍惜。


而洛有财,孟源盛,丁元盛,以及谢文娘他们,都是跟陶家签署了死契,又都对陶筱芫非常的感激,这让他们在教导陶瑞良几人的时候,都非常的上心,并不会藏私,让陶瑞良几人能够学到更多的技艺。


这,让陶瑞良他们都非常的激动,学习起来更加的用心。


这一次,陶瑞良就是自己学到之后,开始自己学着将账目汇总。


在跟洛有财学过讨论过之后,陶瑞良又去跟陶筱芫请教一些相关的问题,受益匪浅。


这个时候,陶瑞良从后院那里回来了,在走路之时,也进入了刘瑢玹的嗅觉范围之内,被刘瑢玹能够精准地捕捉到了陶瑞良身上这一种非常熟悉的气息。


毕竟是刘瑢玹惦记了这么长时间的气息,如今能够找到,自然引起了刘瑢玹最大的关注。


不着痕迹地看向了陶瑞良,刘瑢玹已经想到了陶瑞良的相关信息了,这让刘瑢玹越发的诧异。


从陶瑞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刘瑢玹能够确定,这陶瑞良就是当初做了些伪装之后,跟着大师去为他们父子解毒治疗的那一个仆从!


这样的发现,让刘瑢玹不禁越发的激动起来了。


仔细地再次确认了一遍,确定自己并没有闻错味道,确定陶瑞良就是那一个有一面之缘的仆从,刘瑢玹赶紧按捺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


如果陶瑞良就是当初的那一个仆从,这不少的事情就能够对得上了。


而那一位神秘的大师,会是同样神神秘秘的陶筱芫吗?


这样的猜测,虽然显得非常的不可思议,但刘瑢玹还是有着这样一种强烈的预感,觉得正是如此。


可想到了陶筱芫的年龄,以及平时的种种表现,刘瑢玹却是越发的疑惑了。


这陶筱芫,难道真的是一直都在做伪装的?平时都没有表露出真本事,只是在暗中不以真面目示人的时候,才会展露真实本事?


比如说,大师当初救下了他,又为他们父子解毒治疗,也都是没有用真面目示人,所以才会那样直接出手的?


这样的猜测,让刘瑢玹觉得事情越发的复杂了。


大师真要是陶筱芫的话,这陶筱芫如今年纪轻轻的,就能够拥有这样神奇的手段本事,确实是非常的不可思议!


只不过,陶福酒楼这里人来人往的,生意非常的火爆,刘瑢玹想要过去,当面跟陶瑞良确认一下,却没有得到合适的机会。


事关重大,刘瑢玹还是希望能够小心谨慎地来处理,没必要将事情给闹得人尽皆知,免得让大师不高兴,让他这一次过来余林县这里的最主要目的落了空。


暗中留意着陶瑞良,刘瑢玹一直在等待着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