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223章 试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开始的时候,陶瑞良还一直在思考着账目的事情,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然而,刘瑢玹的目光在他这边多逗留了好几次,这让陶瑞良回过神来,也都注意到了。


当陶瑞良抬起头看过去的时候,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在酒楼里喝酒吃菜的刘瑢玹。


陡然看到了刘瑢玹,认出了刘瑢玹的身份了,陶瑞良被吓了一跳,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他不知道,刘瑢玹这样尊贵的王府世子,怎么又出现在余林县这里了,还来到了他们陶福酒楼这里消费?


因为留意到刘瑢玹了,陶瑞良也注意到了刘瑢玹那边几人都有在暗中观察他这一边,这让陶瑞良清楚地意识到,刘瑢玹这大概率是已经认出他来了!


想到了这一些,陶瑞良更加的心慌。


可他们当时都做了伪装的,这刘瑢玹是如何认出他的?


陶瑞良自己心里很清楚,他们陶福酒楼能够跟章志鑫周旋着,还能够占据到上风,让章志鑫不敢轻举妄动,就是靠着齐瀚韬的那一块私印玉佩,还有章家的那一本另账。


但凡少一个,章志鑫都不会如此的顾忌,恐怕早就对他们陶福酒楼出手了。


现如今,刘瑢玹出现在陶福酒楼这里,要是刘瑢玹介入这一件事情,那样的话,他们仗着齐瀚韬的名头来对付章志鑫的这一件事情,岂不是就药当场穿帮?


真要是那样的话,他们陶家,可能会有极大的危险。


刘瑢玹的身份非常的特殊,比起章家更不好招惹。


刘瑢玹真的要对他们陶家出手,他们陶家将很难招架得住。


这件事情,或许还是需要请三妹陶筱芫出面来处理才行!


陶瑞良自己,面对着这样的大事,且可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到底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心思变得有些烦乱了,陶瑞良在柜台那里继续坚持站了一会儿,依然无法静下心来。


尤其是刘瑢玹看向他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多,陶瑞良已经要绷不住了。


正好,看到小弟陶瑞信从外边回来了,陶瑞良也从柜台那里走了出来,跟着小弟陶瑞信一起,有说有笑的,直接去了后院。


虽然陶瑞良之前一直都觉得,他还算是比较淡定的人了,已经见过了一些大世面,也能够撑得住一些场面了,可这一次碰到真的大事情了,陶瑞良这才不得不承认,他这胆量跟见识,还是需要进一步地去锻炼才行啊。


这一次,刘瑢玹不过是来陶福酒楼这里喝酒吃菜,多看了他几眼而已,他自己倒是先乱了心神,以为自己过去做的事情已经被刘瑢玹给发现了,迟迟无法冷静下来。


就他这样的表现,着实是没有什么值得自夸的,还是难以撑得住这一些大场面啊。


没办法,陶瑞良知道自己这次是顶不住了,暴露出不少的破绽,还是得赶紧去找三妹陶筱芫来善后才可以。


要不然的话,事情真的闹开了,对他们更是不利。


这刘瑢玹,脾气可都不太好。


而眼见陶瑞良跟陶瑞信去了后院,刘瑢玹也察觉出了陶瑞良的紧张,不由得轻轻弯起了唇角。


看起来,他这一次应该是没有找错人了,这个陶瑞良,还真的是当初跟在大师身边的那个仆从!


而且,陶瑞良已经在这里顶不住了,下意识地就要往后院那里去,是要去找陶筱芫?


真要是这样,倒是有些意思了。


他就是故意这样做的,就是要试一试这陶瑞良的底气。


没想到,陶瑞良还是太嫩了,被他这么一试探,直接就给试探出来了。


不过,陶瑞良真的是去找陶筱芫求助的话,那这陶筱芫,看来就更加的不简单了。


陶筱芫,应该就是这陶福酒楼跟陶福货栈的真正幕后东家了,也是跟大师之间,关系最直接的那一个人,他表哥齐瀚韬的私印玉佩,也是陶筱芫给陶全忠的。


亦或者,陶筱芫就是大师本人了!


虽然这样的猜测,确实是非常的不可思议,但刘瑢玹已经见识过各样的天才神童了,对此还是能够接受的,也更倾向于这样的可能。


当然了,具体的情况怎么样,这还需要刘瑢玹自己当面见过了陶筱芫,才能够进一步地确定。


目前,这些都只是刘瑢玹自己的猜测而已。


这个时候,既然陶瑞良他们都已经去了后院了,刘瑢玹也在想着,该怎么去见一见陶筱芫,也好解开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疑惑,争取找到大师。


想着这一些,刘瑢玹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喝下了一小盅的米酒,又看向了陶福酒楼的后院方向。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店伙计从里边走了出来,四处观望了一下。


看到了刘瑢玹,这个店伙计先确定了一下,知道是自己要找的那位贵客了,这才直接朝着刘瑢玹这里走了过来。


等来到了刘瑢玹的跟前,店伙计朝着刘瑢玹恭敬地行了一礼,手心往上一翻,露出了一块玉佩,正是刘瑢玹的身份玉佩。


看到了自己的这一块身份玉佩,刘瑢玹已经是对此有所预料了,并不至于太过惊奇,能够进一步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连他当初一并给了大师的身份玉佩,都在陶福酒楼这里出现,那么,大师应该也是在陶福酒楼这里了。


没想到,他这一次能够顺利地找到大师!


这,让刘瑢玹都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而这个店伙计,留意到刘瑢玹并没有介意,这才低声说道:“世子殿下,我家三姑娘请世子殿下到后院一叙。”


听到了这话,刘瑢玹的眼珠子动了动,这才点了点头,说道:“行,前头带路吧。”


他刚刚还在这里想着,该怎么找机会去见一见陶筱芫的,没想到,陶筱芫倒是先注意到他,并想要请他过去见面了。


这样的状况,确实是出乎了刘瑢玹一开始的猜测,但却是刘瑢玹想要的结果。


过去见一下陶筱芫,他也能够确定,陶筱芫到底是不是当初的那位大师。


只要找到了大师,那么,他们当初答应的谢礼,也该是时候交给大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