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1章 她竟然能听到小奶包的心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能想到堂堂药王传人云晚柠竟试药试出了人命!


好在是她自己的。


就因通宵追一本小说,次日稀里糊涂拿错了药,然后就把她自己给药噶了。


到了地府,阎王捋着胡子,满脸好奇的看着她。


“啧,这么多年,本王只见过拿别人试药的,还没见过用自己试药的,更没见过因为追小说把小命搞丢的。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本王成全你。”


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阎王大手一挥,随后云晚柠意识被卷入旋涡,陷入了黑暗。


再次睁眼,她穿越到了自己沉迷的那本《皇后千千岁》中,成了书中炮灰家族宁国公府新添的成员。


*


大武国~


宁国公府。


“恭喜夫人,为国公爷再添一女!”


“抱来给我看看。”


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后,云晚柠被抱到一个香软的怀抱,视线中出现一张苍白憔悴的脸庞。


刚生完孩子,女人头发凌乱,额头挂着细密的汗珠,可,即便如此狼狈都遮不住她那令人惊叹的美,云晚柠瞬间两眼放光。


虽然她已经在这个世界飘荡了好几天,早就知道这世的娘是个大美人,但是从这个死亡角度看去,她还是再一次被美颜暴击。


【哇,我娘竟然完美抗住了这个角度,不愧是帝国双美之一啊,这么能打的颜值,如果能够完美遗传给我就好了。】


“……”


云夫人愣住,是她刚生产完太虚弱,所以出现幻听了吗?


这奶呼呼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唉,就算能够完美遗传给我又有什么用?差点忘了我穿成了个炮灰,七岁时就会跟头号大反派的七叔云湛一起被万箭穿心,死的老惨了,长不大的。】


头号大反派的七叔云湛?


炮灰?


一起被万箭穿心?


云夫人顿时心里一紧,疼的喘不过气来,她垂下头,怔怔的看着怀里的小奶包。


只见小奶包一双乌黑的眼睛,正滴溜溜乱转,灵动极了,那副模样,竟丝毫不像新生的婴儿。


所以,那些声音,是她的心声吗?


她竟然能听到小奶团包心声?


云湛,那是老七啊,夫君的七弟,是她一手带大的,云夫人脑袋乱糟糟的,各种情绪上头,没忍住俯身在她软软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宝贝,娘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就算豁出命,也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呜,娘亲我了,娘真的好温柔啊,可惜又美又温柔的娘,身为炮灰家族一员,最终也难逃一死的命运。】


【她好心收留孤儿寡母的表妹杨欣儿,可那杨欣儿却一心惦记我爹,只想上位做国公夫人。】


【就在生我这天,那个坏女人偷了娘绣着名字的肚兜溜出府,趁着林唯安喝醉,塞到了林唯安怀中,并四处造谣娘跟他通奸,造谣我不是爹的孩子。】


【肚兜很快落到了林夫人手中,林夫人怒气冲冲的跑来国公府,将肚兜丢在大门口,当街痛骂了娘好几天,娘的名声彻底被毁,为了保全爹和将军府仅存的脸面,最终含泪自尽。】


【怎么办,我该怎么提醒娘提防她那个表妹?好烦呐,要是我能说话就好了。】


云晚柠着急的想说话,但一张嘴,就是一阵咿咿呀呀声,她自己都听不明白,更别提别人了。


好心累啊~


带着记忆穿书,想改变自己炮灰的命运,可却说不出话来,请问,还有比这更绝望悲催的吗?


云晚柠欲哭无泪。


她不知道的是,云夫人听到那些后,全身一阵颤抖,抱着她的双臂用力收紧。


林唯安,是她的青梅竹马,他们曾有过婚约……


而表妹杨欣儿,死了丈夫,因为生的女儿,被赶出了夫家,娘家大嫂容不下她,无处可去、可怜的紧,是她好心收留,给了她们母女落脚之地。


可原来表妹心里竟一直惦记着夫君,甚至不惜置她于死地吗?


“小桃,小姐饿了,带小姐去找奶妈。”


片刻后,云夫人稳住心神,神色平淡的喊来婢女。


云晚柠被丫鬟抱了出去,临走前,云夫人还听到她在心中崩溃的大叫。


【啊啊啊,我不要吃奶啊,这也太羞耻了!】


【不对不对,坏女人马上要来害我娘了,娘啊,我可怎么救你?好烦好烦,我为啥不能说话啊。】


云夫人唇角淡淡勾了一下,一颗心软的一塌糊涂。


宝贝,娘已经知道有人要害我了,别担心,娘会处理好的,这辈子,娘一定要活的长长久久,要看着你健康快乐的长大。


下一瞬,她脸色沉了下去。


“来人,立刻将王妈给我喊来。”


虽然不知道女儿为什么会知道她们的命运,但是此事事关重大。


她一定要防范于未然,将所有的风险,扼杀于摇篮之中。


很快,云夫人将一切安排妥善,就在这时,婢女来报,说是四小姐怎么都不肯喝奶,快要把奶妈急坏了。


想到小奶包先前的心声,云夫人无奈的叹息一声。


“抱来给我试试。”


云晚柠又被抱到了云夫人怀中。


云夫人将奶水挤在碗中,让婢女用勺子喂她,并温柔的哄她。


“宝贝乖,你还小,只能喝奶,婴儿都喝奶的。”


云晚柠实在饿得顶不住了,又见到是勺子喂她,便悄咪咪的给自己找台阶下。


【娘在哄我呢,算了算了,给娘一个面子,喝吧。】


女儿给我面子诶。


云夫人勾唇,被哄得心花怒放,看着小奶包的眼神,柔的几乎能滴出水。


【好困,想碎觉觉。】


初生的婴儿觉多,云晚柠还没喝几口奶,就觉得汹涌的睡意上头,任她怎么努力,都抵挡不住。


等云夫人歪头去看她时,她已经吐着奶泡睡着了。


云夫人轻笑一声,用手帕轻柔的擦掉她脸上的奶渍。


“表姐,听下人说你生了,我来看看你。”


午后,一道窈窕的倩影,扭着柳腰走来,坐在床边拉着云夫人的手,对她嘘寒问暖、关切之至。


云夫人神色恹恹的躺在床上,淡淡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红粉衣裙、描眉画眼,打扮的跟个妖精似的,明明寄人篱下,可却比她这个国公夫人还要张扬。


“多谢表妹关心,刚生完孩子,我很累,想睡一会儿,表妹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没聊几句,云夫人便打着哈欠睡了过去。


“表姐,表姐,你先醒醒嘛。”


杨欣儿用力推了好几下,她都没有丝毫反应。


见她睡得这么死,杨欣儿得意的笑了笑,随后蹑手蹑脚打开衣柜,很快便找到绣着云夫人名字的肚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