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2章 坏女人被抓包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表妹这是,在我衣柜翻找什么?”


一道幽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杨欣儿被吓的全身一抖,迅速转过身,条件反射的将双手藏在身后,大惊失色的看向床榻上,不知何时醒来的女人。


“没,没有!”


她讪讪一笑,无比心虚道,“表姐不是睡着了吗,什么时候醒来的?”


云夫人闭了闭眼睛,懒得继续陪她演戏,直接喊了门外候着的丫鬟婆子进来。


“你们去搜,看看她偷了我什么东西。”


她下了套不假,但也是给过这个女人机会的,只要杨欣儿不害她,那么,她就不会动手。


可杨欣儿,贼心不死,非要害她……


果然,白眼狼啊,是养不熟的。


“表,表姐,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偷东西呢?”


杨欣儿错愕不已,不明白一向宽厚仁慈的表姐,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盛气凌人。


然,压根就没人理会她,她藏在袖中的肚兜,很快就被婆子搜出来,呈给云夫人。


云夫人伸手,轻轻摸着肚兜角落的‘叶惜微’三个字,心中一片冰凉。


【坏女人被抓包了,好耶。】


【可是不对啊,剧情明明不是这样的,好端端的,剧情怎么就崩啦?】


早在婆子们进来的时候,嘈杂的动静就将云晚柠给吵醒了,但她毕竟不是真的小孩子,所以没哭也没闹,而是静静的看着。


然后就发现,事情进展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听到奶呼呼的心声,云夫人扭头,就见她乌黑的眼眸中浮现着淡淡的疑惑,一脸懵逼的模样,显然,被那所谓的‘剧情’惊到了。


这副模样,简直可爱到爆炸。


【莫非,是老天听到了我的呐喊声,显灵了?不管了不管了,这垃圾剧情崩的好、崩的好啊!】


云夫人心软的一塌糊涂,没忍住轻轻摸了摸她柔软的小脸。


傻女儿,才不是什么老天显灵呢,是你,你是娘的小福星。


“额,表姐,我,我就是看你这个肚兜好看,喜欢得紧,所以想照着样子做一个,表姐总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吧,连这点小事都要生气。”


眼看事迹败露,杨欣儿慌乱不已的狡辩,为自己开脱。


【这个坏女人,做坏事被抓包,不认错也就罢了,反倒指责我娘小心眼,真是恬不知耻。】


【娘啊,你千万别信她,这个女人坏得很,她是真的想搞死你啊,你都不知道,她惦记我爹好久了,趁着你不注意,几次爬我爹的床想做小,却被我爹给丢了出去,我爹是怕你动胎气,才没敢告诉你。】


【她拿不下我爹,就开始算计你了,用你的名义,多次写信给林唯安倾诉思念之苦,勾的林唯安真的以为,你对他旧情未了,天天在家里想你。】


【林夫人因此而对你恨之入骨,后来受这个女人挑拨,从林唯安身上搜到你的肚兜后,气的当场发了疯,不顾国公府和林府的脸面,跑来痛骂了你好几天。】


云夫人捏着手指,气的全身发抖。


好个杨欣儿,自从把她接入将军府,吃穿用度,全部都跟她这个国公夫人同等规格,她从未亏待过她,念她可怜,对她比亲妹妹还好,可她,竟是这样回报她的。


想抢她的夫君,还以她的名义,写信给林唯安倾诉思念之苦。


她怎么可以这么做?


这让她,如何有脸面对夫君?


“是吗?如果只是喜欢,你为何不能直接跟我说?以你我的情分,还需如此鬼鬼祟祟?”


“我,我还没来得及说,表姐就睡着了啊,我喊表姐了,表姐自己睡得太沉而已。”


杨欣儿撇撇嘴,死鸭子嘴硬。


云夫人沉默,如果没有听到女儿的心声,也许,她真的会以为,这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会被这番说辞给糊弄,但是现在……


【啊,这女人简直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见棺材不掉泪,典型的脸比城墙厚。】


【娘啊,何须跟她废话?直接派人去她房间搜,她房间里,还藏着好几封以你的名义,跟林唯安来往的书信呢。】


【除此之外,她还从你这里顺了很多金软细软,这个白眼狼,不配花我们的钱,娘把她吞进去的钱财全搜刮出来,再把她打个半死丢出去。】


【让她好好看看,没有娘的庇护,她跟她那个女儿,本该是怎样的处境。】


云夫人唇角微勾,女儿竟然跟她想到一块去了,处事如此默契,不愧是她女儿啊,果然母女连心。


“来人,将表小姐拉下去,关进柴房。”


话还没说完,就被杨欣儿急冲冲打断。


“什么?关我?你,你疯了吧?我又不是你家下人,你怎能让人关我?”


理论到一半,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僵硬的笑了笑,语气软了几分。


“表姐,就莫要跟妹妹开玩笑了,你知道的,妹妹胆子小。”


“……”


云夫人静静看完她表演,轻轻一笑,笑意不达眼底。


“未经主人允许,便擅自动人私密之物,此等行径,毫无规矩,你们将她关起来,好好教教她规矩。”


几个婆子立刻朝着杨欣儿扑去,将她用力抓住,朝着外面拖去。


杨欣儿终于意识到,云夫人这是来真的,她疯狂挣扎,惊恐不已的求饶。


可婆子们早就得到云夫人的授命,丝毫不惯着她,见她挣扎,对着她的脸就是狠狠几巴掌,杨欣儿被打懵,失去了反抗力,很快,便被拖了下去。


卧房内,云夫人交代王妈,去杨欣儿房间搜,看她拿了府中多少钱财,全部都收回来。


不想云晚柠胡思乱想,所以,没当着她的面提书信的事,只给王妈使了个眼色。


主仆多年,早有默契,王妈只需一眼,便心领神会的点头离开。


【哇,坏女人被打了,钱钱也要拿回来了,我娘好棒棒。】


【果然啊,只要让我娘发现杨欣儿鬼鬼祟祟的小动作,就不会那么容易被陷害了,如此英明威武,不愧是我娘。】


【不对不对,差点忘记了,还有书信的事情没解决呢,嗯嗯嗯,如果那位婆婆能将书信翻出来给娘就好了,那样娘就会知道,坏女人到底背着她干了些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否则,那个坏女人能言善辩,娘不小心信了她可怎么办?她以后肯定还会继续给娘使坏的。】


见小奶包如此担忧,宁夫人无奈轻笑。


看来,王妈翻出书信后,她还得在小奶包面前演一场戏,否则,小奶包该操心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