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15章 夜儿竟然有喜欢的人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晚夜摸了摸鼻子,看了眼不远处的马,又看向中年男人的脸,嘿嘿笑了一声。


“这就走,小弟这就走,绝对不跟大哥抢人,大哥莫要生气。”


说完话,他便大笑着离去。


唔,以前是真没发现,娘也有这么缜密的心思啊。


瞧瞧今天这安排,打发了钟离叔叔来替他破局也就算了,还担心他也能听到小妹心声而怀疑她,就让钟离叔叔戴了人皮面具,变了声音,还穿了增高垫和肩垫改变了身形。


若非他天赋神通,识人和观察能力堪称变态,还真要被骗过了,以为事情突发了变化。


罢了罢了,这样最好,有娘出手他就能够心安理得的‘崩剧情。’


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直至彻底消失,钟离狠狠松了口气。


幸好这汗血宝马不负众望,让他刚好赶上,若是迟来一步,二公子救了人,他就只能靠演戏来抢夺这个女子,一口咬定这个女子是他的相好,让二公子将人交给他。


虽不知主母为何不想让二公子救人,但是,主母这样安排,肯定有她的道理。


钟离眸光落在手中因呛水而昏迷不醒的女子身上,将人放在隐蔽的草丛旁,便大步离开。


人他已经救了,至于是生是死,就要看那女子自己的造化。


*


国公府。


吃了睡,睡了吃,很快便一天过去。


次日阳光大好,云晚柠又被抱到窗户边晒太阳。


她懒洋洋的躺在云夫人怀中,心里还在记挂着云晚夜的事情。


【哎呀,昨天我没能阻止二哥不出门,他肯定救人了,用不了几天,那女子家人就会带着一大帮子人来国公府闹事,这可怎么办呀?】


见她还惦记着这事,云夫人心中暖烘烘的,唇角勾了起来。


小四还这么小,就已经为她们家操碎了心,操完她跟夫君的心,又操心瑶儿和夜儿,真是难为她了。


【虽然二哥为了去跟狐朋狗友玩不哄我有点混蛋,但是我也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他娶了那个女子啊,二哥自小就有非常喜欢的人,不能娶到喜欢的人,好像有点点惨啊。】


【最重要的是,娘这么好,二哥因为被迫娶妻之事而跟她反目,娘会伤心死的,唉。】


云夫人:“???”


当听到云晚夜有非常喜欢的人时,云夫人眸中划过一抹讶然,顿时来了兴趣。


夜儿竟然有喜欢的人吗?


她竟不知道呢,也不知道夜儿喜欢谁家的女儿。


云夫人轻轻摸着她的小手手,喊来丫鬟。


“你去看看二公子回来了没有,回来的话让他来见我。”


丫鬟很快离开。


云晚柠眨巴的眼睛,心思难得的空了一会儿,小手指勾着自家娘的手指玩。


“娘,你叫我?”


不大功夫,云晚夜便跟着丫鬟来了,他的手中,还拿着个做工非常漂亮的布老虎。


一进来,便朝着云晚柠走去,抓着布老虎在她眼前晃了晃。


布老虎上缝着好多个小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响起一阵非常悦耳的叮叮当当声。


“小妹,这是哥哥给你带的礼物,喜欢吗?”


【不喜欢不喜欢,快拿走,我只是身体小,不是年纪小,我一个成年人怎么会喜欢这种小孩儿玩的东西。】


对于云晚夜昨日丢下大哭的她不管,坚决跑去喝酒这事,云晚柠到现在都耿耿于怀。


此刻才来哄她,她才不稀罕。


“呵呵呵,看小妹这模样,这是喜欢的不得了啊。”


亲手选的礼物被嫌弃,云晚夜尴尬的厉害,无奈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干笑几声后,他随意把手中的布老虎丢在一边,弯腰将云晚柠抱了起来。


“来让哥哥抱抱,昨天真是对不起啊,哥哥向你道歉。


【混蛋二哥不许抱我,事情都发生了,现在还抱我有什么用?】


云晚柠使劲挥舞着小胳膊,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云晚夜:“……”


万万没想到啊,小奶包竟然这么记仇,昨天的事情,今天还无法释怀。


他脸上笑容深了几分,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模样,将云晚柠抱在怀里逗弄。


【啊啊啊,一身酒气臭死了,混蛋二哥莫挨我。】


不论前世还是这世,云晚柠的嗅觉都异常惊人,这也是作为一个合格的药王必备的先天条件之一。


因此,尽管云晚夜已经洗过澡了,身上只残留这淡淡的酒味,云晚柠还是被熏得头痛,在他怀里不停挣扎。


有那么臭吗?


他不但洗过澡,还换过衣服了呢,从里到外全都换了,云晚夜抽了抽鼻子,悄悄闻了闻自己。


好吧,他什么都闻不到。


“小四不想要你抱,把她给我。”


云夫人黑着脸瞪了云晚夜一眼,连忙将小奶包接了过去,嗅到娘身上淡淡的奶香味,云晚柠瞬间开心了。


【还是娘的怀里舒服啊,香香软软的,我太爱了。】


“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云晚夜摸着鼻子弱弱问,他努力回忆着,除了跟好友们喝酒外,他应该没干什么挨收拾的坏事吧?


所以娘喊他来肯定不是为了收拾他对吧?


“听下人说,你昨天回来的很晚,昨天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没有啊,除了跟朋友们在聚丰楼喝酒,孩儿哪里都没去,也没惹事。”


云晚夜心中翻了个白眼,昨天娘除了派钟离叔叔易容后来替他救那个女子外,还派了申屠叔叔暗中盯着他。


他干了些什么恐怕娘比他还要清楚,现在还来问他这个,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吗?


“是吗,你要不好好想想再回答。”


云夫人勾唇微笑,双眸微眯,眸中浮现着危险的光芒,云晚夜浑身一激灵,全身的汗毛倒竖起来。


娘啊,你到底是几个意思?


要不你还是直说吧。


“呃,孩儿想起来了,昨日路过白虎大道明翠湖时,孩儿遇到了一个女子投湖自尽。”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件事情了,云晚夜干笑两声,试探着出声。


他一开口,云晚柠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小模样简直认真极了,看的云夫人好笑不已。


“继续。”


果然是这个事情啊,云晚夜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脸上重新挂上玩世不恭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