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17章 女主就是在这时候穿越过来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说他跟苏简那个老东西势同水火、向来不和,但那苏家女到底是他家辰儿未来的妻子,不去看的话,似乎不太合适。


【什么???苏家女?对,女主要来了,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姐姐被爹送到女院后,原苏千雪便四处说姐姐坏话、败坏姐姐名声,又暗戳戳的勾搭墨元昊。】


【墨元昊忍无可忍,让属下将她教训了一顿,原苏千雪因此受了惊吓一病不起,女主就是在这时候穿越过来的。】


【等明日早上苏千雪醒来,就不再是原来的苏千雪了,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异世之魂。】


这两天除了记挂姐姐的事情,就是记挂二哥的事情,以至于,云晚柠彻底把女主穿越的节点给抛到了脑后。


现在听到爹提起,她才忽然想起。


什么?


夫妇二人跟云晚夜俱是大惊,心中犹如掀起滔天骇浪。


小四心中念叨了那么久的女主,将瑶儿和他们家害的那么惨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苏家女?辰儿的未婚妻子?


怎么会这样啊?


想到夫君那凄惨至极的下场,云夫人更是如坠冰窖,控制不住的全身发冷。


她惨白着一张脸,唇瓣不停颤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扯开唇角强颜欢笑。


“当,当然要去看,那苏家女毕竟是辰儿的未婚妻子,现在病的这么严重,我们家没有表示的话,难免会落人话柄。”


“这样吧,我身子不便,夫君便备好厚礼,亲自去苏府走一趟。”


【哎呀,让爹人去就行了,厚礼能不能就算了?女主可是我们家的敌人,娘你让爹带着厚礼去送给敌人,这不是妥妥的资敌行为吗?】


听到娘让爹带着厚礼去看女主,云晚柠立刻不乐意了,焦急的在心里呐喊。


有那资敌的厚礼,还不如赏赐给府里的下人呢,至少好多下人都对国公府忠心耿耿。


就女主对云家做的那些事情,不丢她臭鸡蛋就不错了。


得,又惹小财迷不快了,云夫人无奈轻笑,可是哪有两手空空上门去看人的道理?


这要是传出去,也太不像话啊,国公府的脸面都会被丢尽。


倒是云铮和云晚夜觉得云晚柠那些心声很有道理,他们家以后要被女主害的那么惨,为何还要给她送厚礼?


小四说了,这种行为叫做资敌。


资敌资敌,资助敌人,这不是傻子才干的事吗?


“嗯,为夫知道了,此事夫人就勿要挂念,放心交由为夫去办吧。”


云铮眸光一动心中便有了主意,他将云晚柠塞到夫人怀中,从榻上起身。


“那夫人带着小四好好休息,为夫就去处理此事了。”


说完话后,拔腿匆匆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云晚夜双眸一阵乱转。


“娘啊,孩儿忽然想起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一步了啊。”


丢下一句话后,不等云夫人回应,他便也连忙跟了上去。


‘铛铛铛~’


【二哥送的这个老虎不错哎,我都没发现,这铃铛竟是纯金的,眼睛是黑玉,项链是羊脂玉,爱了爱了。】


听到动静,云夫人扭头,就看到云晚柠两只小手牢牢抓着云晚夜带来的那只小老虎,流着口水两眼发光。


小老虎带着项链,竟然真的是羊脂玉精心打磨的玉珠,云夫人莞尔一笑,她家小四还挺有见识的嘛,看来前世家世也不差。


不过,是谁说不喜欢哥哥送的小老虎的?


转头发现金子和玉后,就立刻喜欢的不得了,真的个小财迷啊。


*


前院。


云晚夜一边跑一边放声大喊,“爹,爹,等等我。”


听到声音,云铮特意放慢了脚步,很快,精致绝色的少年追了上来。


云铮淡淡看着他,道,“说吧,你小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小子眼珠乱转,满脸的不怀好意,知子莫若父,只需一眼他就知道,这小子准没想好事。


闻言,云晚夜翻了个白眼,风度都维持不下去。


“唉,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孩儿我只是想为爹分忧而已,有你这样说自己儿子的吗?孩儿真的很难过啊。”


“说正事。”


云铮嘴角狠狠抽了抽,强忍着一脚将这贫嘴的小子踹到墙缝里的冲动。


而云晚夜则洋洋自得的轻笑,丝毫没有差点挨踹的觉悟。


“爹你不是跟苏简那个老东西不和吗?如果你亲自去登他家的门,那个老东西肯定不会给你好脸色,你说你堂堂八公之首的宁国公,何必去看他的脸色?”


“所以孩儿决定替爹走这一趟,孩儿做为爹的儿子,替爹去看别人脸色那是义不容辞,爹意下如何?”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云铮脸色黑的跟锅底有的一拼。


“那老子可真是谢谢你。”


“爹不用这么见外,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云晚夜笑得贼兮兮的,丝毫没注意到云铮眸中闪过的算计。


一盏茶后。


云晚夜捧着一小盆长青树嘴角直抽。


“爹,真的要送这个去苏府吗?孩儿会被人打出来吧?”


很确定了,爹肯定也能听到小妹的心声,不然他绝对不是那种送礼抠搜的人。


原本他还打算把爹备的厚礼给克扣下来,随意送点什么到苏府呢。


现在爹就准备的这,他还克扣个毛?


如此一来,岂不是要白跑这趟腿,替爹去看那太尉大人的脸色?


唉,亏了啊,草率了啊,姜还是老的辣啊,云晚夜内心痛苦的哀嚎。


云铮单手负后,微抬着下巴,神色淡淡的说道,“礼轻人意重,咱们大武国,这长青树象征着万古常新、福寿康宁。”


“本国公希望苏小姐,能够如同长青树一般坚毅不屈、茁壮顽强,早日扫除所有病魔万福安康,有何不对?”


“那苏简自诩品行高雅,清高得很呢,觉得除了他自己外,全天下之人皆市侩贪婪,我真要送去贵重之物,才会被他看不起,如今此举,也不过是迎合他高风亮节的喜好罢了,他怎会不满?”


“你去了后,记得把我的话原原本本跟他说一遍,一个字都不能少,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