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22章 跟本官写信之人一直是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事我自有分寸,你就别操心了。”


云晚瑶垂着眸回了一句,心中无奈叹息一声。


齐王登门来见她,她能躲着不见吗?


再者,小妹心声中那些事情都还没发生呢,他现在心里眼里全是她,没有半分对她不住,若是就此疏离,她会良心难安。


“行吧,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别一天到晚傻不拉叽的被人骗瘸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云晚夜翻了个白眼,狠狠鄙视了一句。


她都那么说了,他当然不好继续说教,毕竟他只比她早出生半盏茶,说教只会让她不服气。


*


是夜~


月黑风高。


蹲守两天的陆吾终于找到机会引开贴身护卫,成功将杨欣儿、认罪书、及云铮的亲笔斥骂信一起交给了林唯安。


他将杨欣儿假借云夫人名义之事全盘托出。


林唯安认真看着认罪书,神色全程都冷静的可怕,儒雅谦和的面容上,看不出丝毫情绪。


“我们主公说,既然这杨夫人跟林大人如此情投意合,他就做个好事将人送给你,林大人不必太感谢。”


“不过,不要再打着我们主母的幌子了。”


“我们主公只是区区一介武夫,比不得林大人饱读圣贤书、满腹大道理,此番若是污了主母的名声,主公他暴怒下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令林大人声名狼藉、林家上下鸡犬不宁,可就不好收场了,你说呢林大人?”


说到‘饱读圣贤书、满腹大道理’时,陆吾特意加重了语气,充斥着无法忽视的嘲讽。


这位中书侍郎大人,外界谁人提起他不称赞一声‘君子端方’,可谁又能想到,他竟会私下跟有夫之妇书信往来?


虽说是那杨欣儿以夫人名义勾引在先,可他不避讳却还回信并保持长时间的联系,就是不知廉耻。


也不怪主公骂的那么难听。


若非怕此番闹大累及主母名声,以主公的脾气,绝对不只是气急败坏的骂半天,而是直接将这人打的满地找牙、哭爹喊娘。


林唯安终于将认罪书看完,没什么情绪的折起文书,扭头看向地上脏乱不堪、形容枯蒿的女人。


女人手背和脖子上有着明显的伤痕,一副饱经毒打的模样,察觉到他的眼神,立刻仓惶缩作一团,宛若惊弓之鸟。


“这认罪书可是真的?跟本官写信之人一直是你?”


他的声音很平静,可杨欣儿却莫名感觉到那平静之下藏匿着说不出的危险,她全身狠狠颤了几下,抿着唇不说话。


空气瞬间冷凝,陆吾却非常不厚道的笑了一声。


“话已带到,人也已经给大人送来,在下就不打扰大人跟老情人相处了,告辞。”


说完话,还来不及走,先前被引开的贴身护卫便及时赶回,发现己方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后,四个护卫脸色很不好看,拔刀将陆吾拦住。


陆吾轻笑,眉眼张狂的看向神色阴晴不定的男人。


“林大人,你的手下拦路,是要动手吗?”


“让他走。”


林唯安沉着声音下令,护卫愣了愣,齐刷刷的收剑入鞘。


“多谢林大人。”


陆吾漫不经心的丢下一句话,下一瞬,便消失在夜色中。


“大人?”


心腹不甘心的凑到林唯安身旁,伸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道,“用不用属下?”


“不用!”


林唯安眯着眼睛,神色淡漠道,“你是不是忘记,你们怎么被调离的?那人是云铮的得力心腹,这附近肯定有人接应他,你们杀不了他。”


若无脱身的把握,那人又岂会如此张狂的拦截他这个朝廷命官?


心腹瞬间羞愧耻辱,恨不得当场钻进地缝。


“都怪属下无能,才会置大人于危险之地,还请大人责罚。”


大人乃堂堂中书侍郎,却被人如此轻易近身,这若是传出去了,岂不叫文武百官笑死?


林唯安到底没惩罚他们,只交代了一句引以为戒、下不为例。


他比谁都清楚,不是他的护卫太废物,而是云铮手下那几个心腹太强,他就算换一批人来,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这夜~


林唯安并不曾回林家,而是带着杨欣儿去了别的地方,途中,抽空看了云铮的亲笔信。


虽然早就猜到那人不会写什么好话,但他也万万没想到,竟全部都是骂他的,骂了整整十几页,且每一句都格外难听。


林唯安羞愧难当,气的头顶冒烟,一张脸憋得通红,咬牙狠狠将书信揉成一团。


“果然是个粗鄙莽夫!”


也不知道,微微是怎么看上这种野蛮无理的家伙的。


想到叶惜微,林唯安便是一阵呆怔,心中就仿佛压上重重的石头,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回到别宅,连夜审问了一夜后,得出的结果令他更是难受的想吐血。


他往来一年之久的人的确是杨欣儿,而非他心心念念的叶惜微。


所有的希望在这刻破灭,林唯安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万念俱灰,他咬着牙,满是杀气的看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你怎敢,如此戏弄本官!”


“说,你为何要这样做?是谁指使的你?”


杨欣儿从小跟表姐一起长大,自然知道林唯安对表姐的情谊,当年没能履行婚约迎娶表姐是逼不得已,不代表他不爱表姐。


所以,她可不敢跟他说是为了害叶惜微,保不准他一怒之下就让人将她打死。


眼珠一转,杨欣儿便有了主意。


“大人,没有人指使妾身,是妾身自己爱慕大人,可妾身也深知大人不会理我,因此才假借表姐名义。”


“大人,妾身很早前就心悦您了,情难自禁之下,才会做出这等糊涂事,妾身是有错,可那也是因为太爱你……”


她抱住他的大腿嘤嘤哭泣,哭得情真意切,打定主意要赖上他。


国公府那边是回不去了,云铮那个犟种心里只有叶惜微,任她百般勾引都无用,世道艰难,她一个女人在这镐京无依无靠,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还不如趁机搏一把,也能给青青找个后台。


林唯安脸色逐渐精彩起来,他用力一脚踹开脚边的女人,恼羞成怒道,“简直就是不知羞耻。”


被踹开后,杨欣儿继续扑过去抱住他的腿哭泣诉爱,心中却鄙夷不已。


她是不知羞耻,那他呢?


他又比她好了多少?


明明各有家室,却还是惦记着叶惜微。


满口仁义道德,却做出这种令人鄙夷不齿的行径,虚伪恶心,比云铮那个犟种可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