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23章 她嫌杨氏一族跟徐青青的脑袋长太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欣儿被留下来,安置在了外宅。


这事当晚就传在了云铮耳中,次日一早他告诉了云夫人。


“夫君,你说那林侍郎乃是朝廷命官,就这样将人安置在外宅,就不怕传出去后毁了名声、官位不保吗?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云夫人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避嫌都来不及,可这林唯安却反其道而行。


他是官做腻了吗?


自从边关回来,她虽从未去关注过林唯安,但也听说过,林家那位夫人可不是什么善类。


云铮摸着下巴,眯着眼睛慢条斯理的说着自己的见解。


“夫人能看明白的道理,那姓林的自然也清楚,可他还是冒着风险将人留了下来,为夫觉得,要么就是他被拿捏住了把柄,要么就是,杨欣儿对他有用。”


听到这话,云夫人脑海中瞬间浮现起许多想法。


相比起‘有用’,她倒是觉得前者可能性更大,那二人书信来往一年之久,这本身就足以称得上把柄。


堂堂中书侍郎,却与同僚之妻书信联络私情,这事若是走漏了风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夫君,那杨欣儿用的可是我的名义,此事若真传出去……”


云夫人脸色白了几分。


若是杨欣儿死了,那这事就会死无对证,黑锅只能她来背,所以必须要将人送到林唯安面前,这事才能解释清楚,她才能成功脱罪。


可是显然,如今的杨欣儿已经成了后患,随时能给她和国公府带来无尽的麻烦。


云铮抓住她的手,轻轻摸着她的头发安慰。


“别担心,此事为夫已经处理妥当了,若真怕她传出去,为夫又岂会放她出去?”


所有的证据已经被他毁掉,况且,他手中还捏着杨欣儿的亲笔认罪书,他不信那个女人敢污蔑宁国公夫人,除非,她嫌杨氏一族跟徐青青的脑袋长太多。


“这就好。”


听到这话,云夫人终于安心了一些。


自从分娩那日听到小四的心声起,她就让人毁掉了所有带着闺名的贴身私物,杨欣儿母女送出去时,也被仔细搜过身,确定什么东西都没带走,应该不会有纰漏。


“嗯,一切都有为夫在,不论那二人憋着什么坏,都定叫他们使不出来,夫人尽可放宽心~”


云铮在她脸上亲了亲,轻声安慰了几句,忽然问起了云晚柠。


“对了,小四什么时候能抱回来?”


“怎么?夫君要出去吗?”


云夫人神色瞬间变了,满眼不舍的看着他,这眼神取悦到了云铮,他不由勾起唇角,温柔宠溺的出声。


“夫人真是聪慧,一猜就中,军营是有点事情要为夫回去一趟,大概两三天左右,等忙完事情,为夫就会立刻赶回来,这两天,辛苦夫人照顾好自己和小四。”


听到军营有事,云夫人也不好强留,便打发丫鬟去奶妈那儿把四小姐抱过来。


这期间,她依偎在云铮怀中,双臂搂着他的腰,温声细语的话别。


“夫君在外要保重身体,勿念家中,家中一切有我。”


“嗯,好~”


看着怀中明眸皓齿、温婉可人的美人,云铮一阵喉咙发干,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吻住那抹令他着迷的粉唇。


他吻的很用力,又凶又狠,云夫人根本抵挡不住,嘤咛一声软在他的怀中,空气中只剩下粗重杂乱的喘息和吞咽口水的声音。


直到丫鬟的通报声从外面传来,云夫人才猛然惊醒过来,用力推开他,慌乱的整理头发和衣服。


而罪魁祸首,则神色危险的看着她,微微眯起的双眸幽暗火热,令人脸红心跳。


于是,当得到允许,当云晚柠被奶妈抱进来时,就看到自家美人娘神色很不对劲。


【咦,娘怎么两颊泛红、双眸水润,一副被蹂躏过的模样?】


【莫非,在我被抱来时,爹跟娘……】


【嘿嘿嘿,懂了懂了,我懂了,看来是我来的不是时候啊,打扰了爹跟娘恩爱。】


云晚柠笑的贼兮兮,顿时令云夫人脸红到脖子,一颗心也是噗通噗通乱跳,心中将云铮狠狠埋怨了一通。


但更多的,却是难为情。


唉,女儿懂那么多也就算了,可还在心中取笑她,这以后可如何是好啊???


比起她,云铮脸皮那可就厚多了,依旧神色坦然自若,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


他笑着将云晚柠抱在怀中,在她软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亲。


“小四,爹爹要出门一趟,接下来两天就不能来抱你了,等爹爹回来一定第一时间就来看你,这两天你要乖一点,好好喝奶好好睡觉,勿要吵着你娘,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吧爹,我会很乖的,绝对不会吵到娘休息,爹也要注意安全才是~】


虽然知道爹听不到她的心声,但云晚柠还是非常认真的在心中回应着,回应到一半时,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严重的事情,神色立刻大变。


【等等,爹今天要出门?坏了坏了,肯定是要回军营,爹要出事了。】


什么?


夫君要出事?


云夫人神色微变,顿时顾不上害羞,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云晚柠心声上,耳朵更是悄悄竖了起来。


就连云铮也脸色微微一变,但他很快恢复了自然,完全没被人发现。


【书中说过,爹在娘坐月子期间回过一次军营,可却在途径红柳坡时遇到了刺杀。】


【这次刺杀虽然失败了,但是爹却因为未设防备而受了很重的伤,身体久治不愈、大不如前,一直被病痛折磨好些年。】


【也因此,日后再上战场时,爹远不如之前勇猛,在军营渐渐失去了威名,这才被女主跟大奸臣钻了空子。】


【哎,虽然等我长大后,能治好爹这旧伤,但问题是爹等不到我长大啊,等我长大后云家满门都要死完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不行不行,我要想个办法,绝对不能让爹去军营。】


【上次已经跟二哥哭过了,很显然哭太惨并不管用,那这次就下点猛药吧,就闭气好了,啧啧啧,幸好我前世满身技能,否则,遇到这种情况真会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