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28章 你当真要退了这门婚事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夜之间,满城百姓全都知晓了她女扮男装逛花楼中了药的事迹。


“唉,苏太尉克己为公、品节高尚,怎么就生出了这种女儿呢?真是家门不幸啊!”


“可不是嘛,要我说啊,那宁国公府也是倒霉,竟给世子早早定下这样的亲事,这苏家女前段时间到处说宁国公长女坏话不说,还不知廉耻的勾引齐王,如今更是跑去了那等寻欢作乐之地,把这种女人娶回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听人说那苏家女昨日中了药,是被一个男人给送进医馆的,也不知道被送到医馆前,有没有被占便宜,嘿嘿嘿~”


“世上哪有那么多坐怀不乱的好男人?那苏家女长得又不丑,反倒颇有几分姿色,在药性驱使下,她如果发S主动勾引,我才不相信有男人会忍得住,你能忍得住吗?”


“我肯定不能啊哈哈哈哈……”


“……”


之后,便是一阵不堪入耳的淫言秽语。


市井茶坊之中,多的是嚼舌根、看笑话之人。


二楼一个角落,面相儒雅的白袍男人眸光从楼下收回来,微笑看向对面风流俊美的男人。


“吾儿,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干什么?”


他们几个里面,也就这货那张脸长得最出挑,又最会哄女人,真是搞不懂,主公为什么会派他去干那事?


就不怕这家伙使坏勾引人家小姑娘吗?


陆吾对于好兄弟口头上占他便宜的事情,早已无奈习惯。


他端起茶盏缓缓抿了一口,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是那种人吗?”


去医馆的路上,那苏家小姐的确是对他动手动脚,亲了他的脸和脖子不说,手也伸进他衣服内摸起来了,他忍无可忍之下将人打晕。


那可是世子的未婚妻子,即便主母有意解除这门婚约,他也不会随便去动。


区区一个女人而已,还不值得他冒险去惹世子不快。


“呵,若不是知道倚翠楼的翠凝姑娘被谁包下,我真要信了你这话。”


明战摇摇头,垂头吹着茶盏的热气。


听到这个名字,陆吾唇角勾了起来,心头一阵发热。


他伸手轻轻摩擦着唇,一脸怀念的模样。


“说起来,最近太忙,我已经好久没去找翠凝姑娘了,不行,今晚我要去找她,这么久见不到我,她想我想坏了可怎么办?”


明战:“……”


*


太尉府。


云铮不请自来。


看着那不怒自威的男人,苏夫人跟苏简下意识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二人顿时心虚不已,心头齐齐闪过一丝不安。


“国公爷突然登门,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因为心虚,苏简难得的没给云铮脸色看,当然了,脸色也不是很好就是。


做为朝中清流,他一贯看不起云铮这等舞权弄势、讨好先帝、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奸佞小人。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太尉大人,这满京闲话,可有听到?”


云铮眯着双眸,一张刚硬俊美的面容阴沉沉的,看得出来,他心情非常不好。


苏家夫妇脸色瞬变,果然,这匹夫是冲着这件事情来的。


苏简羞愧难当,抿着唇沉默不言,苏夫人却怒了。


她瞪着云铮,道,“什么闲话不闲话的?你也说了是闲话,难道你堂堂国公大人,就因为区区几句闲话,就登我苏家的门,给我们摆脸色来了?”


“区区几句闲话?”


云铮冷笑一声,道,“外界都在传你家女儿失身,苏大人一世清名毁于一旦不说,连着我云家上下都被人指指点点,这在苏夫人眼中,竟是区区几句闲话?”


“那你到底想怎样?”


苏夫人抬着下巴,愤怒的看着他。


“那些贱民整日吃饱了便胡乱造谣,雪儿名节被污,你身为雪儿未来公爹,听到那些恶毒可恶的谣言,不站出来教训那些贱民为她主持公道,反倒登我苏家的门来甩脸色,敢问这是何道理啊?”


想到外界那些谣言,苏夫人就快要气死了。


她家雪儿分明完璧无瑕,可却都在传她已经失身,各种脏水一桶接着一桶的泼过来,令雪儿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简直可恨。


昨夜之事,也不知道是哪个黑心肝的坏东西给散播出去的,若是让她知晓,定不会轻易放过。


“简直不可理喻!”


云铮真是开了眼了,瞧瞧这妇人胡搅蛮缠的功夫,真是令他甘拜下风。


“是本国公让苏小姐去的那种地方吗?为何要本国公替她主持公道?”


“身为名门闺秀、太尉府嫡长女,却出入那等地方,苏家可真是好教养啊。”


“不知情的人,恐怕还以为苏小姐很向往楼里女子的境遇呢。”


真可笑,本就是他故意让人散播的谣言,意在毁掉苏千雪和苏家的名声,为‘剧情’中的辰儿出气,他还会站出来辟谣吗?


“你,你你你……”


苏夫人瞪大眼睛又惊又怒的看向他,一张脸憋的通红,气的忍不住想要抓花他那张可恨的脸。


什么叫做‘很向往楼里女子的境遇’?


这个狗东西竟然在明晃晃的嘲讽雪儿去那种地方,是想做烟花女子,他怎么敢的?


“雪儿年纪小不懂事,犯错在所难免,但你身为长辈,不谅解她也就算了?怎能说出这种话来?”


“请国公大人注意言辞!”


苏简怒不可遏,双拳紧紧捏起,眸光冷冽冰寒。


“呵!”


云铮浑然不惧,冷嗤一声将一份朱红色的帖子和一个香囊拍在檀木桌上,声音凉薄阴沉。


“本国公没工夫跟你们纠缠,这是令爱的庚帖和信物,麻烦二位将辰儿的庚帖和信物取来,这门亲事,便就此作罢吧。”


“从今往后,你苏家不论再被人说什么闲话,皆与我云家无关,本国公也不会因为区区几句闲话,便登门给二位脸色看。”


轰!!!


犹如晴天霹雳,苏家夫妇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苏夫人用力一拍桌子,起身怒瞪着他。


“云铮,你想退婚?”


虽然她早就不满云晚辰不良于行,不满这门婚事,成天盘算着该怎么退婚,但却万万没想到,国公府那边会先一步提出退婚。


雪儿如今流言缠身,若是国公府能向外界力证雪儿清白,那么,过段时间这件事情便会不了了之。


可国公府却在这个紧要关头选择了退婚,此举岂不是更会助力那些谣言坐实?


到那时,雪儿真的就百口莫辩,即便拿出清白的证据,也无法堵住悠悠众口。


未婚先失身,以后这大武国还有哪家敢娶她这样声名狼藉、臭名昭著的女子,变成被世人耻笑的笑话?


不行,这个婚不能退,至少没证明雪儿清白前不能退。


“现在这个关头,你怎么可以退婚?再等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了行吗?”


有求于人,苏夫人态度和语气软了下来。


他能主动提退婚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只是时机不对而已,先稳住他再说。


“没错,这个婚现在不能退!”


苏简脸色很不好看,一张脸黑沉沉的,跟锅底有的一拼。


“云铮,虽你我二人向来不和,但你也不必如此落井下石吧?”


“呵!”


云铮满是讥讽的冷嗤一声,毫不留情的说道,“说本国公落井下石也好、其他的也罢,这个婚,今日必须退,不管你们说什么都没用。”


“如果你们坚决不同意的话,那本国公也无所谓,稍后回府,本国公便让府中下人放话出去,就说这门婚约已经单方面解除。”


“你们若是打算不要脸到底的话,那本国公也奉陪,我倒是想看看,闹到最后谁家会更丢脸。”


话落,云铮只觉得狠狠出了口恶气,起身便准备离开。


这苏家恶妇,真以为他不知道平日里她是怎么嫌弃辰儿的吗?


若非她家女儿昨日惹出那等烂事,恐怕他今日上门退婚,她会高兴的就地升天。


她可以嫌弃辰儿,他国公府,为何不能嫌弃一个行事荒唐、名节被毁的女子?


“云伯伯~”


忽然,门口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云铮扭头看去,就见到一个纤细清丽的少女缓缓走来。


少女穿着一袭浅色青衣,脸色苍白脆弱,却又隐隐带着几分坚韧和倔强。


“怎么?你有话要说?”


云铮眉眼凌厉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女,神色威严凛然。


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弱女子罢了,若非小四心声中的事情一一验证,他怎么都不会相信,这样的女子,会有能力将他云家害至灭门。


“你不好好休息,怎么跑这里来了??”


苏夫人连忙朝着少女迎去,满脸心疼的看着她。


苏千雪却不理她,怔怔的看着面前高大威严的男人。


这就是女主的生父宁国公吗?


好帅!


文中虽然提到过云家一家都是高颜值,但她怎么都没想到,云铮会这么帅。


在这之前,她一直觉得这个人物是个半老头子,岂料,现实跟想象的反差简直云泥之别,狠狠出乎她的意料。


眼前的男人,身材魁梧雄壮,脸庞棱角分明、刚硬俊美,三十六七的年纪,看上去却风华正茂、风采动人,就像成熟的大哥哥。


这相貌和气场简直没得说。


“无话可说就让开,别挡着本国公的路。”


云铮眼眸微眯,全身寒气毕现,压迫感满满。


他还以为这女子能说出什么令他颜面扫地、后悔退婚的话来呢,看来,是他高估她了。


“你凶什么凶,吓到我的雪儿了。”


苏夫人护犊子的将苏千雪挡在身后,怒瞪着云铮,然,苏千雪却非常不领情的从她身后出来。


“娘你别打岔,我有话跟云伯伯说。”


苏夫人恨铁不成钢,却还是默默闭上嘴巴。


“云伯伯,你当真要退了这门婚事吗?当真想好了?”


云铮眉眼凉薄,丝毫没有犹豫,“不错,本国公要退了这门婚事。”


“……”


苏千雪袖中的双拳悄然捏起,心头划过一丝不甘和耻辱。


她从未想过,云家会主动登门退婚,毕竟,抛开云晚辰的情况不谈,剧情中也没有发生过这点。


原主不停作死,不停勾引齐王,哪怕身败名裂,云家还是没有放弃想娶她过门的想法。


是原主死活不愿嫁给云晚辰,于是在成婚前夕,煽动娘亲将庶妹替嫁了过去。


因此,婢女跟她说这事时,她还不信,可现在事实摆在她眼前,云家真的主动登门来退婚了。


是因为她昨日的行为,引发了蝴蝶效应,导致剧情崩掉了吗?


“好,那就退婚吧,我愿意成全国公大人。”


苏千雪这话一出,苏家夫妇瞬间急了。


“雪儿,你在胡说什么?”


这个关头,怎么能退婚呢?


以后苏家还怎么见人?


苏千雪苍白的笑了笑,“娘,人家都来退婚了,你们还想一直赖下去不成?强扭的瓜不甜,我跟云世子终是有缘无分。”


“况且,我也并不在意,不就是一门婚事吗?我苏千雪又不是非要嫁入云家不可?便是不嫁人,又如何?”


“也希望云伯伯以后,莫要后悔!”


“春兰,去我房中将云世子的庚帖和信物取来,归还于国公大人。”


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苏家夫妇无奈和心疼之余,便是骄傲,二人纷纷默许了她的选择。


“也罢,我苏简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女儿。”


就连云铮,都为之震动。


此女不愧是方外之魂,言行举止,果然跟大武国的女子大为不同,或许也正是因为她那独特的思想,才能以这弱不禁风之躯,灭他云家满门。


也幸好小四来了,云铮忽然觉得,肯定是上天看他云家太冤,才会派小四这个救星来解救他们。


云晚辰的庚帖和信物很快就被取来,云铮拿到信物后,便大步离开。


苏家夫妇对他心中有怨,谁都不去送他,连样子都懒得做。


苏千雪抓起桌子上的朱红烫金贴,眯着眼眸冷笑了一声。


她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岂会如同这古人一般,被退婚就只会觉得无颜见人而哭哭啼啼、寻死觅活。


她不但不会寻死难过,反而会活的很好。


外界的流言蜚语,根本伤不到她。


不过,云家今日强加在她身上的耻辱,总有一天,她会亲自讨回来。


她一定要云家后悔今日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