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34章 公主你千万忍住不要上当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女主的光环,可不是你的公主身份能敌得过的。】


【……】


听到这里,云夫人瞥向云晚瑶,再次用眼神提醒,云晚瑶重重点头,袖中拳头紧了紧。


今日,她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公主,绝对不让公主做傻事。


“多谢公主关心,不过,公主误会了,臣妇只是因着变了天,不慎着了凉。”


苏夫人咬咬牙,忍着心中的不快回话,心中快要恨死华阳公主。


最近这段时间,苏千雪惹出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在座的这些个夫人,哪个私底下没有笑话过她??


今日云家小女满月宴,这些个夫人们,肯定都等着笑话她。


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忍着丢脸和羞耻出门参加这个宴会,却不想,别人还没笑话她呢,这公主就为了给云家出头率先用雪儿来奚落她。


这可是个硬茬子,即便心中再恼恨,苏夫人也不敢发作,只能压着脾气忍下来。


“原来如此,本宫还当是被苏小姐接二连三的糊涂事给气的呢。”


尊贵高傲的公主微微一笑,一副气死苏夫人不偿命的模样。


在场的众位夫人纷纷捂嘴偷笑,各个一脸看好戏的模样,苏夫人绷着下颌线,脸色无比难看,若不是害怕更加丢脸,恨不得当场甩袖走人才好。


她生性泼辣火爆,又因太尉大人位高权重,平日里在夫人群中都是横着走的,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臣女曾经是不懂事,一时犯了错,可事情都已经过去许久,臣女也早已洗心革面,公主何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三奚落羞辱于臣女?”


苏千雪微微抬着头,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眼睛发红的看着墨昭昭。


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墨昭昭怎么欺负她了。


【哇,强者示之以弱,女主开始飙演技了,公主你千万忍住不要上当呀。】


【你要是忍不住的话,就女主这演技,用不了明天,整个镐京都知道你欺负她了。】


【到时候你就该背上以权压人,欺负高门贵女的恶名。】


云晚柠焦急的在心中呐喊起来,嘴里咿咿呀呀不停,小小的手指冲着墨昭昭比划,企图提醒到她。


然,墨昭昭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她身上,就算在恐怕也看不懂,好在有云夫人和云晚瑶,二人立刻神经紧绷起来,前所未有的警惕。


跟女主过招,容不得大意。


“你这是在指责本宫吗?”


墨昭昭抬着下巴,皱眉看着眼前那明明委屈,可神情却倔强不服气的女子。


这是苏千雪?


怎么好像跟她记忆中那个蠢货有些不大一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千雪怎么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臣女不敢!”


苏千雪垂下头,嘲讽的笑了一声,明明说着敬语,可语气却听不出半分恭敬。


“臣女只是想求公主,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将臣女年幼无知时犯的错一直挂在嘴边,如此会显得公主过于狭隘。”


这是什么东西,敢说她狭隘?


一股怒火从墨昭昭脑胸腔涌现出来,她眯着眼睛便准备发作,袖子却被人用力拽了拽。


扭头就见到云晚瑶若有深意的看着她,对她摇了摇头,墨昭昭呼吸一滞,满脸不敢置信。


阿瑶魔怔了吗?竟想让她忍?


没看到这个可恶的女人把屎盆子都扣她头上?


云晚瑶心知她误会了,但此时不是解释的时候。


她扭头看向苏千雪,怒道,“放肆,你竟敢污蔑公主?”


“公主不过就事论事而已,苏小姐竟连得饶人处且饶人和狭隘都用上了。”


“莫非在苏小姐眼中,别人说句实话就是狭隘?那敢问整个大武国,还有谁不狭隘?”


“还有,你让公主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么多夫人小姐都在看着呢,我倒是想问问苏小姐,公主将你如何了竟会令你这么说?”


公主是为了替她家出头,才会被卷入这场风波,那么,这一次她一定要保护公主,绝不让她的名誉受到半分损害。


不管会发生什么,就都冲着她来吧。


“就是,自苏小姐跟苏夫人来了后,公主一共也就说了两句话,还全部都是关心苏夫人的,怎么到了苏小姐嘴里,公主就成狭隘的坏人了呢?本夫人着实不解。”


云夫人冷笑一声,沉下脸给云晚瑶帮腔。


场面顿时变得微妙起来,墨昭昭这才明白,原来云晚瑶不是让她忍,而是怕她当场发怒站不住理,落人口舌。


想到这里,墨昭昭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有阿瑶,否则,按照她的脾气,才不屑多费口舌,直接让人动手教训这个女人就是,如此一来,肯定会落下个以权欺人的恶名,败坏皇兄苦心经营的美名。


看着替她出头的云家母女,墨昭昭心中一暖,随后神情得意起来,高傲的看着苏千雪,阴恻恻的威胁。


“本宫到底怎么狭隘了?今日你若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被怪本宫真的狭隘!”


局势瞬间逆转,云晚柠在心中开心的大叫。


【哇,娘和姐姐好给力,三言两语就替公主占了理,将一切的不是全推到女主头上,漂亮漂亮,激怒公主的计划失败,这下女主该绷不住了吧?】


被小四夸了呢~


听着她的心声,云夫人跟云晚瑶心中偷笑,有些微微得意。


苏千雪则脸色微微一变,抿唇看向面前的三人,袖中的拳头微微捏了起来,她没想到,云晚瑶竟然那么快就发现了她话中故意为那个公主留下的陷阱。


不愧是女主,这洞察力,可真够敏锐的。


“小女那番话是有不妥之处,但她也是无心之言,并非刻意跟公主作对,还望公主大人有大量,莫要跟她一般见识。”


眼见众人咄咄逼人,苏夫人一时想不到反驳的办法,只好向墨昭昭服软认错。


至于云家母女二人,她看都没看一眼,完全不放在眼里。


“哼,苏夫人倒是说的轻巧,污蔑公主,是你一句莫要一般见识就能完的吗?若真如此轻松,以后人人效仿又当如何?本宫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墨昭昭沉着脸,并不打算息事宁人,好不容易才抓到收拾苏千雪的机会,就这样放过她,怎么对得起阿瑶?


“那,公主想如何?一切都是臣妇教女无方,公主若想惩罚,便惩罚臣妇好了。”


苏夫人将苏千雪挡在身后,准备替苏千雪承担下来,她可是有诰命在身的,就算对方是公主,也不能随意将她如何。


可偏偏苏千雪不领情,她从苏夫人身后出来,不服输的看着墨昭昭。


“公主问臣女怎么狭隘,臣女是犯过错,可人生在世,皆非圣贤,谁能不犯错?公主就没犯过错吗?那为何偏偏要将臣女犯过的错一直挂在嘴边?”


“圣人有云,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省也,公主知道臣女犯的错,理当引以为戒,避免自己犯同样的错误,而不是一直以此奚落羞辱臣女。”


“况且,公主只能看到臣女犯过的错,却看不到臣女的长处,这不是狭隘又是什么?”


墨昭昭惊呆了!


所有人惊呆了!


都说苏家女草包蠢笨,今日一见,却观她口若悬河、满口道理,怎么看都不像是草包蠢笨之人啊。


云夫人跟云晚瑶则暗暗吃惊,难怪小四心声中说女主有三寸不烂之舌,果然不假。


瞧瞧她三言两语的圣人云,便将公主的狭隘给坐实。


这要不是知道她的来历,恐怕当真会问嘲笑她有什么长处,然后……恐怕就是她表演长处技惊四座之时。


毕竟小四可说过,这个女主什么都懂,一身技能,又怎会没有长处?


莫非,注定了她今日要大出风头、一战成名,即便剧情崩掉也无法更改?


【看吧看吧,女主的嘴巴就是厉害,又要逆风翻盘了。】


【剧情君也相当牛B,就算偏的这么离谱了,也还是要往重点事件去发展。】


【现在也只有这样才能继续拉偏剧情……】


云晚柠边看戏边在心中吐槽,恨不得能张嘴替公主出战这一局才好。


而被她挂念的公主此时回过神来,张嘴便准备取笑苏千雪有什么长处,云晚瑶见势不对,连忙捂住她的嘴巴,不停的给她眨眼睛使眼色。


好公主啊,可莫要上当,做了她出风头的工具。


墨昭昭到了嘴边的话被捂了回去,又急又不解,阿瑶今日到底怎么回事?


她怎么总是看不懂阿瑶?


苏千雪也眼神沉沉的看着云晚瑶,她总觉得,云晚瑶今日的表现有些奇怪,就好像能够洞察她的一切想法似的。


难道,女主真的有这么厉害?


“呵,谁说一定要看到苏小姐的长处才是不狭隘?公主可是一国公主,苏小姐是什么身份?配让公主去发现你的长处吗?再者,按照苏小姐以往的种种事迹,恐怕确实很难令人看出长处。”


云晚瑶一番话彻底毁了苏千雪的计划。


口口声声的身份差,令苏千雪感到受了很大的侮辱。


人人生而平等,什么身份不身份的,这女主自己骨头软习惯了低人一等,还要拉着她,真是可笑。


一番唇枪舌战最终和平结束。


怕墨昭昭这个工具人惹出事情,落得垫脚石的下场,云晚瑶一直压着她,不让她继续招惹惩罚苏千雪。


这令墨昭昭非常不痛快。


她可是大武国最尊贵的女子,何时如此憋屈过?


因此,当看到苏千雪一个人朝着花园后边的小湖走去时,双眸乱转起来,心中很快有了计较。


“阿瑶,我肚子不舒服,想去方便一下。”


她一只手捂着肚子揉动,脸上做出难受的表情。


“我陪你一起去。”


云晚瑶立刻起身,却被她快速拉住胳膊按在座位上。


“你在这里陪着叶姨,那苏夫人一看模样就知她心中记恨叶姨,万一我们都不在,她趁机欺负叶姨怎么办?我很快就回来,你别担心。”


“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


云晚瑶牢记着云晚柠提到过的‘剧情’,她有看到那苏千雪的确是朝着湖那边去了,剧情如此诡异,她怎敢让公主一人离开视线。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我们还是留下陪叶姨吧。”


墨昭昭撇撇嘴,越发觉得云晚瑶今天古怪,就仿佛打定主意要死死看着她一样。


云晚瑶:“……”


忽然,云家一个丫鬟走了过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云晚瑶脸色变了变,为难的看向墨昭昭。


“公主,我有点事情先离开一下,你千万不要乱跑,听到了吗?”


闻言,墨昭昭眼睛瞬间亮了,她连连点头,郑重的保证。


“你放心,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顿了顿,她嘿嘿一笑,补充了一句,“顶多去方便一下。”


云晚瑶很急,胡乱的点头嗯了一声,顾不得多说什么,便提着裙摆匆匆离开。


见她走远,墨昭昭眸光动了动,看向人群中被众多夫人缠住的云夫人,又看向一旁沉沉盯着云夫人的苏夫人。


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墨昭昭起身,悄无声息的朝着湖那边走去。


石青色的围墙将小院和花园隔开。


远远的,墨昭昭便看到苏千雪站在没有围栏的湖边,她顿时一喜,踩上长长的回廊,朝着那边走去。


湖边,余光扫到鬼鬼祟祟的红裙少女,苏千雪眸中极快的划过一抹冷笑。


这个蠢货,果然是对她贼心不死,竟真的如同剧情中一般,妄想将她推入湖中,给她一个教训。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了。


她倒是想看看,今日是谁给谁教训。


公主又如何?


不过就是个嚣张娇纵、只会以权欺人的蛮横女子罢了。


苏千雪微微抬着下巴,静静等待着墨昭昭的靠近。


忽然,一座巨大的假山挡住了她的视线,那红裙少女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久久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


苏千雪眉头皱了起来,却没有轻举妄动,依旧在耐心等待。


回廊处。


墨昭昭才刚走到一座假山旁,忽然,一道人影从后捂住她的嘴巴,不顾她的挣扎,将她带到回廊顶部的一个秘密阁楼中。(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