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37章 他要把我摔死该怎么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算了,还是先带小妹去接近皇上吧。


先前小妹说皇上也死了,他要看看见到皇上后,小妹心声会说些什么,皇上年轻体壮,好端端的怎么会死呢?


更重要的是,皇上六宫无妃,一个皇子皇女都没有,他若是忽然间死了,这大武国岂不是要乱成一锅粥?


到那时,天下黎民百姓又该如何?


*


前院厅堂。


皇家两兄弟跟云湛依次而坐,三人谈笑风生、兴致极好。


即便先前外面发生了大事,所有高官都跑去凑热闹,他们三人依旧巍峨不动、稳坐于此。


皇上对云湛跟云晚辰的靖州之行很感兴趣,一直问东问西,甚至打问当地官员的治理和作风及民风等种种问题。


云湛不敢欺瞒,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一倾述,皇上听得很认真。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三人齐齐抬头,就见到云晚夜抱着个小奶娃走了过来,走到门口,他神色微微一愣,做出一副非常意外的模样。


“呦,皇上和齐王也在呢,请问臣能进去吗?”


【什么什么?】


【怎么皇上和男主也在?二哥你到底要抱我去哪里啊?】


【带我见男主前,能不能提前给我说一声?】


只要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传说中的男主,云晚柠就不由的一阵瑟瑟发抖,她连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啊,怎么就要见男主了?


不等她继续想下去,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缓慢的声音,明明很随和,却在无形中充满上位者的压迫,令人不由自主想要臣服。


“这是你家,当然想去哪里都可以,何须问朕。”


墨元临挑眉说了一句,眸光落在云晚夜怀里的襁褓上,俊美的面容上浮现起几分淡淡的兴趣。


“那臣就进去了哦。”


云晚夜抬腿,嬉皮笑脸走了进去,将云晚柠朝着云湛怀里丢去。


“七叔帮忙抱抱,我都抱了大半天了,让我歇会儿。”


【我很重吗?才抱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累坏了,你怕不是虚哦。】


【这么虚,强烈建议你每天多吃虫草、肉桂、牡蛎、鹿茸、杜仲……等补补。】


【哦,差点忘记了,蠢二哥还没成年,不能吃大补之物。】


【……】


云湛:“……”


云晚夜:“……”


云湛默默将小奶包接了过去,云晚夜则臊得俊脸通红,难以自容,他才不虚,一点都不虚好吗?


那话只是为了掩盖他突兀跑进来的行为,是借口,不是事实。


好想拉着小妹澄清一下,可是他不能,好憋屈啊。


“这就是宁国公的小千金吗?来给朕抱抱。”


墨元临放下手中的茶盏,一脸兴趣的看着云晚柠,云晚柠有些懵逼,反应不过来了。


【怎么谁都想抱抱我,人类幼崽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吗?】


【不懂不懂啊。】


云湛默默看了眼怀里眼睛乱转的小奶包,迟疑片刻,道,“皇上,要不还是算了,小四尚小,若是冲撞惊扰到您,可如何是好?”


【对对对,七叔说得对,还是算了,万一我不小心冲撞了他,他要把我摔死该怎么办?】


【别抱我,千万别抱我,我又不是人参果,抱一下也不给续命的。】


云湛:“……”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皇上才没有那么狠心。


“无妨,小奶娃娃而已,能怎么冲撞到朕,便是冲撞到,朕也绝不计较。”


墨元临的话正中云晚夜下怀,他把云晚柠塞到七叔怀里时,目标原本就是墨元临,只是碍于他的身份,不能明说。


此时听到这话,云晚夜恨不得立刻将云晚柠从云湛怀里抢过去,塞到皇上怀里才好,但他最终还是按捺着性子忍住了。


“那,好吧,”云湛垂眸看向怀里的小奶包,轻轻拍了拍她安抚,“小四,让皇上抱抱,别怕啊~”


【行,行吧。】


【不过七叔你可要看好了啊,万一皇上要摔我的话,记得反应快点救我。】


云湛:“……”


小四怎么一直念叨着皇上要摔她的事情?


云晚夜则不满的撇嘴,小妹怎么只跟七叔说救她,半点不提他,难道他这个二哥就丝毫不值得被信任吗?


很快便换了一个怀抱,云晚柠小心翼翼的抓着墨元临的袖边,对于云家之外的男人,她没有安全感。


“别怕,朕会很小心的,绝对不会摔到你。”


看着紧紧抓着自己袖口的小手手,墨元临便觉得好笑不已,心中浮现起一丝异样的感觉,总觉得这个小奶娃聪颖早慧。


才刚满月,就知道要手里要抓东西了,真是神奇,以至于,令他有种小奶包能够听懂话的错觉。


【咦,想不到这个英年早逝、一夜暴毙的皇帝还挺温柔的嘛。】


云晚柠放松了几分,仰着头静静注视着那自带天威、神圣不可侵犯的年轻男子,眸光忽然一阵紧缩。


咔嚓一声~


一阵细微的响声传开,云湛手中的茶杯裂开,眸底极快划过一丝错愕,心中浮现起滔天巨浪。


皇上他,英年早逝?


一夜暴毙?


察觉到动静,皇家两兄弟齐齐看了过去,云湛连忙回过神,淡淡笑了一下,将手中碎成两半的茶杯放在桌子上。


“这茶杯做的太差。”


【不对啊~】


云晚柠狐疑的嘀咕一声,眉头皱了起来,注意力一直没有离开墨元临。


【他这面相看上去可不像是暴毙的样子啊,到更像是久病无医、毒发身亡。】


【瞳色发紫、唇线发乌,面色灰白中透着浅浅的青色,怎么看都像是带毒多年的症状。】


【普通人看不出有异也正常,可行家总能看出不对吧,难道御医们就没有人替他医治吗?】


【……】


中毒?


云湛和云晚夜齐齐错愕不已的看向墨元临,认真观察他的面相。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云晚柠心声的原因,二人竟然真的觉得他的瞳色、唇线和肤色颜色有些不正常。


“你们为何如此看着朕?”


墨元临皱眉,总觉得这叔侄二人的眼神多少有些奇怪。


因着君臣之礼,所有人都不会用这种眼神看他,更不会盯着他看那么久?


云湛眸光微微一动,不慌不乱道,“没什么,就是觉得皇上抱小奶娃有些稀奇,既然皇上挺喜欢小娃娃,为何不纳妃生几个小皇子小公主?”


墨云临:“……”


放眼整个大武国,也就这人敢跟他说这种话。


“那明澈兄又为何不娶妻生子,是因为不喜欢小娃娃吗?”


云湛:“……”


没法聊,没法聊了啊。


他现在若是说不喜欢,小侄女以后会不会不理他了?


“打住,皇上啊,我们还是换个话题罢。”


“唉,本王都快跟要跟瑶儿完婚了,皇兄却依旧还是跟云大人兄弟相称,这以后可要乱辈分了。”


默默旁观的墨元昊微微摇头,叹息了一声。


他已经可以预见,等他跟瑶儿成婚以后,皇兄跟云湛各自成婚生子,再加上皇兄如今怀里那个小奶娃,辈分将会乱成什么样子?


【呦,说话的是男主吧?】


【这还没下聘呢,就想着完婚了,想的可真美。】


【快去找你的女主,别来祸害我姐姐,姐姐才不会嫁给你呢。】


【让我瞅瞅男主长什么样子,哎呀,皇帝的胳膊跟桌子角把我视线挡住了,看不到啊。】


原本云晚柠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皇帝身上,压根而没注意到男主,但男主这一开口,立刻就把她的注意力给吸引走。


她转动小脑袋,目光寻找男主,却什么都看不到。


“你的婚期定了吗?朕怎么不知道?”


墨元临扭头,看向身侧的亲生弟弟,闻言,墨元昊还来不及出声,云晚柠便在心中大叫。


【没有没有,他还没下聘呢。】


“婚期目前还不曾定下,不过,臣弟打算等瑶儿及笄后,就来下聘,想来也是很快了。”


【才不是呢,很快你就要爱上女主……】


想到此,云晚柠忽然怔了一下,心声也停顿了瞬息。


【对哦,剧情崩了~】


【剧情中二人产生羁绊的初遇,彻底崩的一塌糊涂。】


【中药的女主被人截胡,送去了医馆,跟男主错开了,这直接导致男主失身后几次派人刺杀女主,被她逃脱,从而对她升起兴趣的重要剧情消失。】


【今日本该是第二次相遇的,女主拿着剧本,将计就计将公主推下湖,还巧舌如簧的为自己开脱,将所有的罪名推到公主头上,踩着公主出尽风头,引的男主另眼相待。】


【可谁知剧情又莫名其妙崩了,掉进湖里的竟变成了女主,那一池冰水直接拿捏了她,冷的她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掉进湖里的不是公主,皇帝跟男主甚至面都没露,看都没去看,男女主第二次相遇也就这样夭折。】


【剧情一崩再崩,男主短期内爱上女主可能不现实了,那这样可咋办啊?】


【没有女主,他势必要娶姐姐的,万一娶了姐姐以后,他又被剧情君绑架,爱上女主可怎么办?】


【姐姐岂不是又要走上恶毒女配的老路?】


【天啦撸,突然间觉得,这就是死局,无解。】


【不管男主爱不爱女主,对姐姐来说,女主永远都是个不定时炸弹,除非姐姐不嫁给男主。】


【可姐姐是恶毒女配啊,人设就是爱男主爱到发疯、爱到不顾一切,爱到成为他感情中的牺牲品,她怎么可能会不嫁给男主呢?】


【头痛哦~】


这些心声,云晚夜已经听很多遍了,一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非常淡定,但云湛却是第一次听到完整版本,因此,心中非常不平静,无数念头纷杂不休。


“哦。”


墨元临淡淡墨元昊回了一声,厅内忽然沉默下来。


然,云家叔侄脑海中,却完全都没有安静过,那个奶呼呼的声音,时刻发挥着话痨的本质。


【算了算了,不想这么麻烦的东西了,还不如看看皇帝中的什么毒。】


【皇帝对爹不薄,更是跟七叔私交甚笃,要是能保他一命,说不定能成为云家的护身符。】


【咦,我怎么总是记不住自己不会说话的事情?】


【就知道皇帝的毒怎么解,我也救不了他呀,自个儿都还坐不起来呢,怎么配药,怎么救人啊?】


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云晚柠的小手手,仿佛有自主意识一般,松开皇帝的袖子,悄悄朝着他手腕上摸去。


察觉到了她的动作,墨元临垂下眼皮,眸光幽深的看着她,越看越觉得有趣,他总觉得,怀里的小奶包很是不凡。


她仿佛已经有了这么大小的小奶娃不应该有的自主意识。


【嗯???】


【怎么会是铅汞重金属毒???这个皇帝还磕丹?还是脉搏不准我诊错了?】


身旁这具肉体内,竟然诊出好几种重金属毒,这显然是古代历史中磕丹过猛才会出现的情况啊。


云晚柠一整个呆住了,但很快,她又察觉到了异样。


【不对不对,这脉象举之无力,按之空虚,迟大而软,又涣散不收,浮而无根,至数不清,尽显弱散,原来,这丹药是为他保命的。】


【皇帝先天体弱,这丹药对他大有裨益,可令他跟常人无异,却偏偏余毒未清,长此以往积累,渐渐毒素加重,一发不可收拾。】


【如此一来就说的通了。】


【但是,御医们既然敢给皇帝吃丹,就不想几个清除余毒的法子吗?】


【用丹药吊命,却不清除毒素,这跟拆东墙补西墙有什么区别?】


【唉,难怪书中说皇帝一夜暴毙,任由毒素发展下去,可不就是随时会挂嘛。】


【这毒素也不是很难清除啊,御医为什么迟迟不出手,是因为这是世界,作者专业度不够,医术就整体拉胯吗?】


【还是作者为了让男主上位,皇帝就必须要死?】


云晚柠百思不得其解。


【拖到现在,皇帝的情况已经很棘手了啊,要是早期的话,一周都用不了就能彻底解决了。】


【唉~】


她千吐槽万吐槽,就是死活不说药方和治疗方法,把云晚夜急得几次忍不住想要开口问她。(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