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39章 世子什么时候转性开始修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晚辰垂眸,从腰间解下一个玉坠给她。


“以后,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拿这个来宁国公府找我,没人敢拦你。”


什,什么?


苏千月抬头,错愕不已的看向那枚弦月坠,又缓缓看向他。


明亮的烛火下,清寒似雪的公子眉眼如画、容颜如玉,眼底似乎带着几分莫名的温柔。


是在做梦吗?


一颗心怦怦乱跳,苏千月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苍炎。”


云晚辰淡淡唤了一声,身后的黑衣少年上前一步,拿走他手中的坠子,递向苏千月。


“苏小姐,这是我家世子的一片好意,你就收下吧。”


虽然不知世子为何会想要庇护这颗瘦弱的豆芽菜,但既是世子的决定,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苏千月接过去捧在掌中,压抑着心中难耐的激动,看向他小心翼翼的说道,“云世子,你的意思是,以后我还可以来找你?”


“嗯。”


得到明确的答案,苏千月偷偷在大腿上掐了一把,嘶,好痛,看来不是在做梦,可,这怎么可能?


他竟然会给她信物,还说以后可以来找他?


“苍炎,送苏小姐回去,记得小心一点,别惊动苏家人。”


“是。”


苍炎伸手,做出请的动作,“苏小姐,请吧。”


苏千月恋恋不舍的看着云晚辰,步履艰难的朝着外面移去。


脚步声越来越远,云晚辰垂着眼皮,转动着手指上的玉扳指,许久后,凉凉笑了一声。


嫡女出了事,便匆匆回去,连个下人都不曾留下,彻底将一并带出来的庶女抛到脑后。


宁国公府在城西,太尉府在城东,两地距离足足四十里,让那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走回去,两条腿都得走断。


再看看那小姑娘的身板和穿着,这苏家,可真是无情!


一个时辰后,苍炎快马加鞭赶了回来。


“怎样,可有惊动苏家之人?”


苍炎摇摇头,“世子放心,苏小姐住在偏院,除了两个看大门的下人外,连个护卫都没,属下来去自如。”


那苏小姐,住得偏也就算,屋子连下人都不如,窗纸破破烂烂,也不知道几年没换了,风一刮便四处漏风,入了冬,可想而知有多难熬。


真是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打死苍炎都想不到,镐京高门庶女,还有过得如此寒酸艰难的。


苍炎将所见所闻详细的跟云晚辰讲了一遍。


“啧,世子啊,那苏简可真不是个东西,苏小姐便是庶女,那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啊,苏家又不是缺银子,怎会如此苛待庶女?”


这些早在今日见到苏千月时,云晚辰就料到了,因此,此时没有丝毫情绪。


“早就听闻苏夫人泼辣善妒、强势霸道,不准苏简纳妾,苏简拿她毫无办法,就连苏千月也是个意外,她没有早早杀掉苏千月,已是难得,只是苛待而已,苏简大概也不好说什么。”


况且,不过是一个庶女罢了,还不值得苏简跟自己的夫人反目。


“你明晚给苏小姐送些食物和银钱过去,记得交代她藏好,勿要被人发现。”


原本云晚辰还想让送些御寒的棉被和衣物的,想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衣物和棉被可不好藏。


那苏夫人,想来是见不得苏千月过好日子的,若是被发现她吃得好穿得好,保不准会诬陷她偷窃,趁机教训敲打一番。


“啧,世子什么时候转性开始修好了?”


苍炎摸着下巴,眸光调侃的看着那清俊绝伦的男子。


他家世子,虽在外人眼中如同清风明月一般、圣洁温雅,但他着实不是什么滥发善心的大好人啊。


若要说他看上那庶女,且不说二人身份云泥之别,就单说那小丫头,完全就是个没长开的豆芽菜,连他都看不上,世子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会看上一颗豆芽菜?


云晚辰淡淡笑了一声,没有回他。


修好么?


还不如说是报恩。


*


太尉府。


将苏千雪安顿好后,苏简忽然神色怔了一下。


“夫人,我们好像将千月忘在宁国公府了。”


听到这个名字,苏夫人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捏着帕子冷哼一声。


“忘就忘了,怕什么,那云家人还能吃了她不成?”


“我早就说过了,别带着那个上不得台面的赔钱货出门,免得被人笑话,是你非要带着的,现在好了,那个赔钱货出了门就到处乱跑,连人都找不到,雪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没见她露过面。”


连这都能怪到苏千月身上,简直就不可理喻,苏简脸色冷了几分,但念着她遇到这种事情心情不佳,便耐着性子解释。


“她毕竟是苏家的女儿,我们就这样将她丢在云家不管,难免会被云铮笑话。”


“有什么可笑话的?雪儿今日在他家出了这种事情,我还没跟他算账呢,他还敢笑话我们?你放心好了,最迟天黑,他肯定让人恭恭敬敬的将那个赔钱货送回来。”


“你有这闲心,还不如多关心关心雪儿,这么冷的天,她掉进湖中肯定吓坏了,到现在都说不出话来,呜呜,我苦命可怜的雪儿呦~”


说着说着,苏夫人便捏着帕子又嘤嘤哭泣起来,哭的苏简头痛欲裂,恨不得立刻逃走才好。


夜间,苏千雪又发起了高热。


整个人被烧的迷迷糊糊、精神不振,一连三天,才渐渐降下去。


苏夫人日以继夜的守在她身边,才三天就瘦了一圈,整个人憔悴了许多,一双眼睛充满血丝,红的吓人,看到苏千雪醒来,她立刻打起了精神。


“雪儿你终于醒来了,还难受不难受?饿不饿?娘这就让人去给你送点吃的来。”


苏千雪盯着她,大脑迟钝的转动起来,许久后,才缓缓想起一些事情。


“娘~”


刚开口,嗓子就如同吞过刀片一般,传来一阵撕裂的刺痛,声音更是哑的不成样子。


好难受,难受的令她忍不住想哭。


苏千雪睫毛颤了颤,眼泪流了出来。


“别哭别哭,娘在呢,雪儿不舒服是不是?娘这就让人去喊大夫~”


“春兰,快去喊大夫来~”


又是喊大夫,又是端水喂饭,满屋子的丫鬟婆子忙碌了大半个时辰,苏千雪终于缓过来,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雪青色的床帐,脑海中全是那日宴会的画面。


剧情中明明说墨昭昭会在女主妹妹的满月宴上,将原主推入湖中。


她捏着剧本,早早等候在那里设局,分明看到墨昭昭朝着她走来,可为何会在经过一个假山时突然消失?


是谁?


是谁带走墨昭昭破坏了剧情?


那人定是知晓墨昭昭的行动,也知晓她的计划,而且,亲近墨昭昭讨厌她,所以才会半途拦截墨昭昭,暗中对她下了黑手。


可那人是怎么知道她的计划的?


莫非,这个世界还有跟她一样的穿书者?


不不不,就算有跟她一样的穿书者,也该只知道墨昭昭的动作,不知道她的计划才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苏千雪眸中划过一抹惊恐,后背爬上一阵绵密的寒意,整个人不寒而栗。


她有种活在别人监控中的感觉,仿佛一举一动都能被人洞悉。


可怕,好可怕!


“雪儿,你是怎么掉进湖中的?快些将实情全部告诉娘,不用怕,不管是什么,娘一定为你做主。”


见她状态好了些,苏夫人便拉住她的手,急不可耐的询问,其实,她就是想知道,苏千雪是自己不小心,还是被人推进去的。


如果是前者也就罢了,算她倒霉,但如果是后者,看她不去把对方祖坟给掀了。


连她女儿也敢动,简直死不足惜。


“呜,娘~”


苏千雪回过神,扑入苏夫人怀中,委屈的哭诉。


“娘,我站在湖边看风景,忽然看着公主朝我走来,我正想着公主该不会是想找我麻烦吧,毕竟我跟她发生过几句争执,结果她路过一座假山时就消失了,没多久,有人用暗器袭击了我的膝盖,我的膝盖仿佛碎掉了一般,一时没站稳便掉进了湖中~”


“你看清楚了,确定是公主?”


苏夫人有些错愕,万万没想到,会把华阳公主给牵扯出来。


“是的,就是她,我看清楚了。”


苏千雪抹着眼泪从她怀里出来,撸起一条裤腿,果然,膝盖上青紫一片,肿的跟个馒头似的。


“娘你看,就是这个膝盖被暗器击中了,不过,我并没有看到是公主出的手,而且,公主应该也没有内力才是,我怀疑将我打进湖中的,是她的暗卫或者熟人。”


看到苏千雪青肿的膝盖,一股怒火冲上苏夫人的天灵盖,她怒不可遏的起身,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好一个华阳公主,竟在背地里对我的雪儿下如此毒手,简直可恨~”


“雪儿,你且休息着,娘这就去找你爹,让他派人去搜集证据,只要找到证据,娘定然会给你讨个公道。”


说完话,苏夫人便怒气冲冲的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苏千雪莫名有些慌乱,她是不是不该说出公主?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但很快,她便摇头压下这股不安。


哼,谁让那公主欺辱她在先的,便是没证据,也可以肯定,她落入湖中之事,绝对跟那公主脱不了关系。


剧情中原主可实实在在就是被那公主推下湖的,她此举也算是给原主出口气。


苏夫人去找过苏简后,苏简便派人潜入宁国公府调查此事,然,属下才刚踏入宁国公府大门,便被陆吾和钟离发现。


一人暗中盯着对方,一人去上报云铮。


“不用理会,让他们查。”


云铮摆摆手,一脸淡定。


距离小四满月宴,已经过去整三日,云晚夜那小子一向做事干净,便是留下蛛丝马迹,也早就被彻底清除,就连回廊阁楼的暗窗,也换成了密封板,能查出个鬼来。


查不到证据,这事过段时间也就不了了之了。


相反,若是现在将人拿下,定会让苏简觉得他们做贼心虚,反而会咬着不放,倒是更加麻烦。


“不过记得盯好,切莫让他们伪造证据。”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怕就怕,苏简找不出证据后,自己制造一些证据出来。


“是。”


最近的国公府,可真是热闹,齐王府的人还没走,太尉府的人便又来了,呵,真是有意思,云铮眸光动了动,眸底极快划过一丝冷意。


*


万安苑。


云夫人跟云晚瑶正在盘点满月宴收到的贺礼。


母女二人一人清点,一人记账,配合的天衣无缝。


窗户边的美人榻上,云晚柠摸着身旁的几件小物什流口水。


【够意思够意思,七叔和大哥真是太够意思了。】


【七叔竟然送了我一个精致小巧的帝王绿翡翠小屏风,雕工和品相简直绝了,前世我就没见过纯净度这么高的帝王绿啊,这个小屏风在海城换一座海景大别墅肯定没问题吧?】


【还有大哥,大哥送了我好多羊脂玉的簪子手镯和玉坠,还用黄金给我打了一个好大好粗的项圈,哇,这个项圈目测有半斤重了吧?还给我打个一对脚环,送了我一个纯金枕头,这个金枕头保守估计得有十几斤,好爱好爱~】


【等我会说话了,我一定要天天枕着金枕头睡,想想就幸福死了。】


【难怪别人说干得好不如投胎投的好,瞧瞧我这胎投的,刚出生就躺赢,直接赢在起跑线啊。】


【唉,要是爹娘七叔哥哥姐姐全部都能顺顺遂遂、长命百岁,那就更完美了。】


【……】


“等等娘,刚才念错了,你先别记,我重新念,噗哈哈哈~”


听着她的心声,云晚瑶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捧腹大笑起来,谁能告诉她,小妹的心声为何如此有趣?


害得她一时分神,就连手中的东西都给念错了,也幸好发现的及时。


云夫人早已经习惯了云晚柠每天乱七八糟的心声,摇摇头,换了支朱砂笔,叉掉先前记得一栏字。


【嗯?姐姐怎么啦?】


【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可不可以给我也分享一下,我好无聊呀。】(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