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全员读我心后,反派一家逆天改命 > 第41章 七叔,希望你不要让我磕的cpBE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两也都不小了,到了适婚的年纪。”


“前几日,我托媒人送来一些待字闺中的官家小姐小像和介绍,你们两个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若是有,我就托人去说亲。”


“若是没有,那你们就准备一下,去参加一个月后的冬日宴、两个月后冬庙会,以及明年开春的花灯节。”


“总之,最迟明年开春,你两的婚约必须要定下来,特别是老七你,都二十了还不成亲,你都不知道别人在背地里怎么说我跟你大哥……”


那些人都在说,他们夫妇为了独占云家的家资,便故意耽误云家老七的终身大事,故意不给说亲不让成家,良心都黑透了。


说的比这更难听的也有。


长嫂如母,云夫人跟云铮时,云湛才不到两岁,婆母早逝,云湛几乎是她一手拉扯大的,名份上虽是小叔,但她却当儿子一样来疼爱,好不容易才拉扯大,却不想,竟落了这样一个名声。


每每想到这件事情,云夫人便难受的厉害。


“让大嫂受委屈了,此事是我考虑不周,最迟年后,我定然会将婚事定下来。”


云湛点点头,妥协了下来。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嫂娘待他的赤诚真心,他不该让她和兄长背负上这样的恶名才是。


“好好好~”


云夫人顿时喜极而泣,转念想到什么,叹息一声道,“老七啊,我也不是故意要勉强你,只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也的确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


“我跟你大哥,是真心希望你能找到疼惜你爱你、想跟你厮守一生的女子。”


“这次呢,你就先看看,万一有合眼缘的更好,若是实在没有,那我们就继续托人介绍,天下女子千千万,相信总会有令你心仪的佳人。”


“只要是你看上的,不管对方是什么出身,大嫂都保准恭恭敬敬、风风光光的将人迎进门来~”


“……”


【咦,娘竟然开始催婚七叔和大哥了呢,七叔竟然也同意了。】


【剧情中,这个时间段二哥已经被迫娶了那个被他救起、却反倒赖上他的女子,跟娘闹的不可开交。】


【杨欣儿假冒娘跟林唯安书信来往的事情也被捅了出来,外面谣言四起,娘整日焦头烂额,根本就顾不上别的,因此也没发生今日的这场催婚。】


【七叔一直到死都没娶,不过,七叔明显跟银霜姐姐互相生情了,只是七叔背负血海深仇,一心想要为爹和大哥报仇,怕害了银霜姐姐,便一直没跟她表白。】


【他不知道的是,银霜姐姐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大昱国的皇太女,惨遭敌人毒害,才会逃亡到大武国,并被七叔救下。】


【七叔死后,银霜姐姐便彻底断情绝爱。】


【她改头换面,重新换了一个身份,回到大昱国去复仇,最终用了三年时间才将敌人斩于剑下,将属于她的一切夺回来,成为大昱国的女帝。】


【之后,银霜姐姐稳健发展了一段时间国力,便开始带兵攻打大武国。】


【世人都以为她野心勃勃,想吞并大武国,可其实,她只是想给七叔报仇罢了,可惜,在男女主面前,就是个送经验包的,难逃兵败的下场。】


【银霜姐姐自刎于宫门前,大昱被彻底吞并。】


【……】


什么?


银霜姑娘竟是大昱国的皇太女?


以后还会跟云湛生情?


会为他复仇而覆灭了自己的国家?


所有视线齐刷刷的看向云湛,纷纷错愕不已。


云湛眸光动了动,意外却又不那么意外,尽管银霜极力伪装自己,但她偶然间展露出来的才学和能力,绝非一般家族能培养的出来。


他早就猜测过,她的来历怕是不凡,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不凡。


“咳,我再多问一句,老七你可有心上人?若是有的话,也别藏着掖着了,尽管说出来,也省的你大嫂白白为你操心浪费时间。”


云铮眸光瞥向云湛,看似在为云夫人先前那番话补充,实则是在给他选择的机会,或者也可以说是试探。


试探他现在会不会选择银霜。


云夫人立刻意识到这点,笑着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或许老七自己有心上人了也说不定。”


若是云湛听从小四的心声,真要选择银霜的话,云夫人也是乐见其成的。


银霜姑娘现在虽只是老七的贴身婢女,容貌也……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容貌不过就是皮囊罢了,重要的是他二人彼此的感觉和心意。


她看那银霜姑娘也挺好的,性子文静,但做事情却干净漂亮,更重要的是在小四心声中对老七一心一意。


如此深情,辜负了真是可惜。


“多谢大哥大嫂关心,今日这画像,我就先不看了。”


云湛站起身,唇角勾了一下,道,“不过我向大嫂保证,明年开春前,婚事一定订下来。”


“行,有你这保证我就放心了,那这小像不看就不看吧。”


云夫人声音刚落地,云晚柠的心声便立刻响了起来。


【咦,画风变得这也太快了啊。】


【娘明明说好要让七叔看姑娘们的画像的,怎么突然又不看了?七叔满口保证明年要订婚,可他连画像都不看,跟谁订去?宝宝我一脸懵啊。】


【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银霜姐姐还有戏吗?除了磕爹娘外,我还磕七叔跟银霜姐姐啊喂。】


【七叔,希望你不要让我磕的cpBE掉,不然我会很难过的。】


众人:“……”


最有一句那个CP/BE是什么意思?


这都什么跟什么?


云夫人跟云铮隐约知道那个CP是一对或者组合的意思,可BE又是什么意思?是分开的意思吗?


至于其余人,四个字母没一个是能搞懂的,就像听天书一般,不过并不妨碍他们词汇量又+1。


云湛很快离开了,云铮跟龙凤胎也出去了。


卧房内,只剩下三个主人家。


云夫人抱着像册子看向云晚辰。


“辰儿,该你了,你来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等年后开春你七叔的婚约定下后,就把你的也订下来。”


云晚辰:“……”


连他一个断腿都不放过,请问如何才能避免被催婚啊?


“是。”


他苦笑一声,接过云夫人递来的一个册子打开,册子上出现一个桃羞杏让的柔美女子。


云夫人在一旁认真的为他介绍,他却没有丝毫多余的情绪。


“这是咸宜郡主的女儿,叫做薛锦玉,年方十六,因自小定亲的未婚夫婿意外身亡,婚事被耽搁了下来,听说,咸宜郡主正着急给她找下家呢。”


【哎呦娘啊,这位薛小姐跟大哥不合适。】


【咸宜郡主着急给薛小姐找下家,并不是因为她未婚夫死了,找不到好亲事,而是因为她被一个穷书生哄骗了身子,现在已经到了非君不嫁的地步。】


【咸宜郡主嫌对方人穷志还短,怕薛小姐嫁过去吃苦,才着急想找个出身差不多的贵公子接手。】


【但薛小姐现在正被棒打鸳鸯激发出了逆反心理,心中只有那个穷书生,她会愿意嫁给大哥才有鬼呢。】


【娘若是强行去说亲,怕是会惹上一身麻烦,闹出天大的笑话,到时候,说不得会结亲不成反结怨。】


云夫人:“……”


这,还有这种事情啊?


难怪听人说咸宜郡主为薛小姐的婚事操碎了心,她之前还奇怪有什么可急的,薛小姐好歹也是郡主之女,她爹也是朝廷命官,还能嫁不出去不成。


原来,是有这种内幕。


“娘,这个我看着不合眼缘,下一个吧。”


云晚辰合上册子,递给云夫人,云夫人跟云晚柠同时松了口气。


【耶,大哥竟然没看上薛小姐,潜在麻烦解除。】


“好,那你再看看这个~”


云夫人勾唇笑了笑,将另一个册子递过去。


“这是张大人的女儿张梦,年芳十五,一直未定过亲。”


【这个也不行。】


【娘啊,张梦虽然从未定亲,但她是假千金啊,张夫人生女时,被府中下人算计,对调了孩子,用不了多久,真千金就会被找回来的。】


【娘现在跟张家结亲,到时候闹出真假千金这一出,该让大哥娶哪个啊?】


云夫人:“……”


这个媒人太不靠谱了,这都送来的什么?


不是跟人私定终身,就是真假千金。


“娘,这个我看着也不合眼缘,下一个吧。”


【耶,不愧是大哥,眼光就是高,连续两个都没看上,潜在麻烦解除X2。】


“这个是……”


接下来,云夫人一连给云晚辰看了六七个,云晚柠倒是没怎么吐槽了,但云晚辰这边却出了状况。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面两个被他拒绝的太顺口,接下来几个全部被他否定,用的也全是前面的话术。


不合眼缘,下一个……


云夫人人都要麻了,直到最后一个册子被打开,一个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豆芽菜出现在云晚辰视线中。


他眸光动了动,错愕的看向云夫人。


“这个怎么样?这个合不合眼缘?”


云夫人没好气的问他。


“娘,她怎么会在里面?”


前面的那些,全部都是嫡女,只有她一个庶女混入其中,可见是娘故意的。


虽然后来娘再没提过,但她却将小妹那日的心声全部放在了心上。


“属下跟你爹汇报过,所以那日揽月轩发生的事情,我跟你爹都知道了,你到底怎么想的,给娘一个准话,娘也好替你打算啊。”


【咦,疑是神秘小姐惊现?】


【这个到底是谁啊?好想知道。】


【那日揽月轩到底发生了什么?】


【娘跟大哥为什么突然间就打起了哑谜?是为了故意急我是吧?】


【娘坏坏,大哥坏坏!】


云夫人:“……”


云晚辰:“……”


宝贝疙瘩啊,这件事情还真不能让你知道,你若是知道了,还不得怀疑人生、怀疑我们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啊?


到时候万一怀疑我们能听到你心声怎么办?


“娘,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孩儿自有打算,孩儿也向你保证,等七叔婚事定下来后,孩儿也定,可好?”


云夫人:“……”


所以你陪我看了半天姑娘们的小像,就是在闹呢是吧?


云夫人叹息一声,无奈的收起画册,云晚辰下午没什么事情,便留了下来,逗弄云晚柠。


云晚柠挺喜欢他的,一直用心声叨叨叨跟他聊天。


被他抱起来后,还趁机用小手手摸上他的脉搏,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


【我嘞个去,大哥体内的瘀阻怎么全消了?经脉也被疏通,难道大哥还自带愈合技能,没道理啊。】


【真要有这技能,剧情中会一直没好吗?】


【啊啊啊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整天,云晚柠都在怀疑人生中。


*


清园。


云湛刚踏进月洞门,就见一袭银色衣裙的女子站在长廊下,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独有的宁静恬淡。


听到脚步声,女子转过身来,就见到巴掌大小的脸上,带着半张寒光闪闪的面具,面具将她整个中面部遮了起来,只漏出光洁的额头下巴,和一双宛若清雪的眼眸。


“七爷,你回来了。”


她抬腿迎过来,步子迈的小而快。


“我不是跟你说过,以后不用在外面等我吗?”


云湛挑眉看着她,听完小侄女那些心声后,直到现在他也无法平静,从万安苑到此走了多久,就想了多久。


他知道自己对银霜跟其他的女子不同,除了大嫂和瑶儿外,银霜是他身边唯一的女子,可却从未想过,那会是情。


可若不是的话,那情又是什么?


“奴婢只是恰好出来散心。”


银霜微微垂下头,明明隔着面具,他却能想象到那双眉眼上的桀骜。


这就是驯不服的小狼崽子,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当初才会救下她不是吗?


想到二人初遇时的景象,云湛心情好了几分,脸上浮现起几分笑。


“进来吧,我有话要问你。”


“是。”


卧房内。


云湛坐在朱木桌前,下巴朝着旁边的位子点了一下。


“别站着了,没有外人,坐下说。”


“是。”


没有过多犹豫,身姿纤细的女子在他身旁坐下,坐姿端端正正,腰背挺的笔直。


云湛记忆中,她永远都是这副模样。


眸光落在那不盈一握的细腰上,他眸光微微动了动,也不知道,这腰,什么时候才会弯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