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淞沪:永不陷落 > 第104章 无尽的前哨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田律哈依一声,当即从座位上站起身。


火候已经差不多,现在可以说出他的办法了。


“其实,除了挖地道外,还有一个办法值得尝试。”


“就是这个办法有些笨,而且也需要较长的时间。”


“前田君,你就别卖关子了。”吉田幸太郎皱着眉头说道,“快说出你的办法。”


前田律一正脸色,沉声说道:“前哨战,无尽的前哨战!”


“无尽的前哨战?”吉田幸太郎愕然道,“这是什么战法?”


在场的课长还有参谋也是面面相觑,前哨战也能作为正式战法?


只有长谷川清领会出前田律的意图,恍然说道:“你是说趁着淞沪独立团发起前哨战的机会,我们也跟着发起针锋相对的前哨战,通过无尽的前哨战尽可能的消耗对方兵力?”


“是的。”前田律点头。


那些课长参谋却炸了。


“这绝对不可能!”


“这是自寻死路!”


“别忘了只那军还有一群能像猫一样拥有夜视能力的老兵,没有人能在夜间战胜魔鬼!”


前田律话音刚落,一众课长参谋就提出质疑。


必须说,鬼子的作战会议的氛围还是挺好的,并没有因为前田律是参谋长就不敢质疑。


前田律也没生气,淡定的说道:“既然夜间无法战胜魔鬼,那就改到白天发起前哨战,这不是问题。”


“这还不是问题?”大竹茂夫不无讥讽的道,“只那军白天躲在四行仓库和交行仓库,只在夜间出来发起前哨战,白天的时候我们打谁去?跟空气打仗吗?”


这是真的没把前田律放在眼里。


其实在特别陆战队的军官中间,这并非个例。


前田律虽然世家出身,还有海外留学的背景,但是他的能力并没有得到证明,反而因为年龄遭到底下军官的质疑。


“八嘎,大竹君你太没礼貌了!”前田律大怒,我脾气好,就当我没脾气好说话是吧?真是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哈依!”大竹茂夫赶紧起身顿首并且道歉说,“参谋长,我无意冒犯于你,只是你提出的这个设想真的不切实际,只那军是我们的敌人,他们没有义务配合我们演戏。”


“蠢货,身为帝国海军淞沪特别陆战的作战课长,你难道就只有这点水准吗?你在大放厥词之前就没想过到前线了解一下情况?不要总是呆在办公室里绘图。”前田律冷然道。


大竹茂夫哂然说道:“不过就是只那军的一次前哨战而已,天一亮就会撤回到四行仓库,有什么可了解的?”


“那你给我听好了,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前哨战。”前田律冷哼一声,又道,“只那军在昨天晚上往北推进了五百米,一直推进到南川虹路附近,直到六点都没有撤退,而是仍留在原地!”


“纳尼?”大竹茂夫有些错愕,“只那军没有撤?”


前田律道:“只那军非但没撤,而且在构筑防线。”


“为什么?”吉田幸太郎说道,“只那军疯了吗?”


“只那军并没有疯,是在练兵。”前田律沉声道,“因为这几天不断有只那青年游过苏州河去参军,现在淞沪独立团的士兵中存在大量没有战斗经验的新兵,所以想到通过前哨战来练兵。”


“纳尼?练兵?”大竹茂夫感到难以置信,“参谋长,你是说只那军在拿我们练兵?”


“八嘎,这些狂妄的只那猪!”


“我们必须得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才行!”


小野直人还有其他的课长参谋也一下炸锅,这是挑衅。


前田律没有理会几個课长还有参谋的叫嚣,而是把目光转向长谷川清和吉田幸太郎。


“严峻显然也很清楚,帝国绝对不会无限制容忍下去,淞沪作为远东第一大城市,政治意义先不说,其经济意义就是任何一座城市都没有办法替代的。”


“所以帝国绝对不会任由只那军一直存在。”


“现在不解决只那军,只是时机还不成熟。”


“一旦等到时机成熟,帝国就肯定会从政治层面施加压力,迫使公共租界关停租界煤气厂,到那时帝国海军就能用大口径舰炮对四行仓库毫无顾忌的实施炮击,或者投掷重磅航弹。”


“嗯,分析得有道理。”长谷川清颔首道,“淞沪独立团成军时间并不长,但是从几次交手情况看,他们的指挥官显然是个有眼力的厉害角色,能看到这一点并不意外。”


前田律道:“所以,他必须得加紧练兵。”


“说得对。”吉田幸太郎也深以为然道,“如果决战之日真的到来,而淞沪独立团的新兵又还没有完成训练,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场残酷的屠杀,他们的新兵将毫无还手之力。”


前田律道:“所以,淞沪独立团的意图是夜间发起前哨战,将战线推进到南川虹路附近,然后构筑防御阵地,转入防御,等待我们淞沪特别陆战队前去进攻,陪着他们实战练兵。”


大竹茂夫再次质疑:“只那军舍弃坚固的四行仓库以及交通银行仓库,跑到南川虹路的民房来建立防御阵地,那是找死,这时候我们只需按步兵操典发起大规模的反击,就能轻松消灭他们,又何必搞什么无尽的前哨战?完全没这个必要。”


前田律哂然道:“那如果只那军在南川虹路到国庆路之间建立了十多道防线,每道防线上都有十几处阻击阵地,但是每处阻击阵地只有三个士兵,你还坚持要发起大规模的反击吗?”


“纳尼?”


“这是什么战法?”


“哪有这样构筑防线的?”


“只那军的指挥官不讲规矩啊。”


大竹茂夫、小野直人等课长参谋当场懵掉。


像这样的防御部署,他们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过。


前田律闷哼了一声,又道:“面对这样的防御部署,大规模的反击就是大炮打蚊子,花费极大,效果却未必佳,只有组建同等数量的战斗小组,发起无尽的前哨战,发起针锋相对的点穴战,才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战果!”


不过,大竹茂夫也是头铁,再次提出质疑。


“参谋长,还有一个问题,你刚才也说了,这几天有大量只那青年游过苏州河加入淞沪独立团,具体有多少人?”


“这个不清楚,但是至少也在一百人以上。”


说到这顿了顿,前田律又道:“而且未来会更多。”


“那么问题来了。”大竹茂夫一拍手问道,“淞沪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有多少只那人?又有多少适龄的男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