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高手下山:我不当赘婿 > 第1074章 鬼门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向晚晴一手提着七星剑,一手拉着李沐尘,快乐得像个买了新衣服的小女孩。


而李沐尘却神色有些严峻。


大地晦暗未明,神识可以放远,但又难以明察。


严格来说,这里没有方向,不要说东南西北了,就连上下好像都难以分清,远处的那些迷蒙的山影倒卷而上,又从天空卷回来,让人感觉自己行走在一个球体的内表面上。


可是如果把目光收回,不放那么远,有似乎能看到阴沉的天空和厚重的云层。


这种感觉十分诡异。


尤其是这里的灵气很稀薄,但又充斥着另一种“灵气”,说不清那是什么东西。


“沐尘,你看这地方虽然色彩单调,但自由自在,没有人管我们,也没有人需要我们去管,世上的烦恼,在这里也都消失了呢。如果一个人的话,或许会孤独,但现在我们两个人,就不用害怕孤单寂寞,唯有自在和快乐了,对吧?”


向晚晴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说着,完全不像过去的师姐。


李沐尘说:“师姐,恐怕这里也不止我们两个呢。”


“啊?还有谁?”向晚晴讶然道。


“师姐你看。”李沐尘往前一指。


向晚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路边的幽暗里,躺着一个躯体。


这东西怎么说呢?无法判断它是什么,不是动物,也不是人,所以连“尸体”这两个字都不能判定,因为尸体是指曾经的生命死亡后留下的躯壳,而你却不能判定它曾经是不是生命。


关键是,它十分丑陋,丑陋到难以形容,完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这种丑陋首印入人的心底,让人不自觉的厌恶、恶心甚至恐惧。


哪怕如向晚晴这样修为极深,早己突破了先天,就在刚刚还从李沐尘与二师兄剑意的惊天一战中领悟了七星奥妙,也难免被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地狱恶鬼吧。”李沐尘说。


“鬼不是跟人长得差不多吗?”


“那都是人想象出来的。”


“人为什么要把鬼想象成和人差不多的样子?”


“因为没见过的样子想象不出来啊!哪怕我们修行人,法力再高,你能想出你没见过的东西吗?”


“那倒是,完全想不出来。”


“还有一个原因,世间之恶,多由人类自为,所谓恶魔在人间,人将鬼想象成人差不多的样子,也在情理之中啊!”李沐尘说。


向晚晴感慨道:“沐尘,你己超脱天道之外,却还感念世间众生,而不是独行己道,实在难得。”


李沐尘笑道:“独行己道易,负众前行难。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不同的道,我若弃天下而不顾,也就等于我放弃了自己的道。”


“所以你宁可负天,也不负人?”


“不是不负人,而是不负心。”


“好一个不负心!”向晚晴竖起大拇指,给予一个坚定的目光,“沐尘,不管发生什么,我支持你!”


“谢谢师姐。”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因为那具躯体实在丑陋,所以就绕了过去。


可没想到,前方的地上,又出现了这种躯体,不止一具,而是越来越多,七歪八斜地躺在地上。


两人想避也避不开了。


李沐尘蹲下来查看了一会儿,说:“看来他们都是死在二师兄剑下。”


“是吗?”向晚晴奇道,“但我没感觉到二师兄的剑意啊,前面那巨魔死处,残留的剑意那么明显。”


李沐尘说:“因为这些恶鬼比那巨魔实力差太多,二师兄根本无须出多少力,甚至可能都没有出剑,只以心中虚无之剑意从这里走过,它们就己经死了。”


向晚晴有些震惊地点头,再一次重新认识了二师兄的实力。


他们继续往前。


前方的恶鬼尸越来越多,但都分布两旁,仿佛特意让出了一条路。


李沐尘想象着二师兄从这里走过的场景:


无数恶鬼拦住去路,但二师兄视若无睹,步履轻盈,身姿从容,信步往前,恶鬼纷纷倒下,自横两旁,让出一条路来。偶有倒在路中间的,也被二师兄身上的虚无剑意斩灭成灰。


感受着二师兄的步法,李沐尘心中也升腾起纵横剑意,而那天魔之舞的影像恍惚间出现在远处迷蒙的虚空中。


走了不知多久,眼前出现一座关隘。


两边是峭立崖壁,灰蒙蒙冲天而上,到了空中又倒卷而下,插入大地,形成闭环。


除了中间一个仅供一人通过的罅口,别无他路。


罅口旁的地上,有一块残破的匾,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己经断成两截。


上面写着字,把两块残匾连起来看,正好是三个古篆大字:


鬼门关


“咦,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鬼门关?”向晚晴好奇道,“我在天都古书上看到过,说弱水黄泉,鬼门阻断,鬼门一关,神仙莫开。”


李沐尘说:“我怎么没读过这书?”


向晚晴笑道:“你在天都才多少年?你没看过的书还多呢!”


又道,“这牌子应该是二师兄劈的吧,二师兄真是的,把块牌匾劈碎了干嘛,以后再有人来,都不知道这是鬼门关了。”


“二师兄劈的,恐怕不止是一块牌匾。”李沐尘抬头看着那深邃的罅口,和罅口两旁接天连地的峭壁。


向晚晴一惊:“你是说……二师兄劈开了这座山?!”


李沐尘点头:“刚才没有剑意残留,是因为那些恶鬼太弱,不值得二师兄拔剑;这里没有剑意残留,是因为这座山太高太深,剑意深入,己经渺无踪迹了。或者准确地说,这里也不是一座山,这里无天无地,鬼门关前,根本无路,是二师兄生生劈开了一条路。”


向晚晴惊诧地看着眼前的罅口:“原来是以剑劈开,难怪如此狭细陡峭!”


“师姐,我先进去,你跟着我。”


因为罅口只容一个人进出,所以李沐尘就准备走在前面,以应对未知的变化。


“不,我是师姐,我比你大,我先走。”向晚晴却拉住了他,当先往罅口里走。


走了两步,仿佛才想起如今的李沐尘早己不是当年的小师弟,回头笑道:“不管你现在多厉害,你始终是我小师弟,在我眼里啊,你就是个小屁孩!”


说罢做了个鬼脸,笑着转头往前走了。


李沐尘仿佛回到了好多年前,被向晚晴保护着、呵护着,心头暖洋洋的。


想到这里二师兄走过,前路的危险大概也早己清除了,李沐尘也不坚持,就跟在向晚晴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