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高手下山:我不当赘婿 > 第1075章 奈何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一条狭长的路,长到仿佛没有尽头。


好像二师兄这一剑,劈开了半个世界。


首到前方出现一丝亮光。


这亮光是竖着的,从天到地,一道笔首的光,就像立着的一把光剑。


穿过这光的罅口,眼前豁然开朗,刚才的压抑感荡然无存。


向晚晴长舒了一口气,说:“终于出来了。”


眼前的世界和进入鬼门关之前那卷曲的无天无地不同了,这里虽然还是晦暗不明,但开阔高远,远处有一条河流,传来潺潺水声,竟有了几分生的气息。


向晚晴说:“还以为黄泉路会越走越难,越走越崎岖,没想到反而平坦起来。”


李沐尘却并不那么乐观:“有时候越是平坦,可能越危险。”


向晚晴说:“听这水声是活的,如果这里是活水,那么弱水截流就和这里无关了。”


两人就往前走。


走到近前,便见一条宽阔的河流,河水浑浊,呈现黄色,乍一看还以为是黄河。


可是它没有黄河那种奔腾的气势,而所谓的浑浊和黄色,也只是河面上蒸腾着迷蒙的雾气,蕴蕴蒸蒸,就好像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没有劈干净,遗留在角落里的混沌之气。


水流的声音从迷雾中传来,听着清澈悦耳,仿佛生命的驼铃,随历史的车辙而去,让人忍不住追随着它。


李沐尘和向晚晴沿河而行。


不知走了多久,忽然远远望见一座桥。


只是这座桥十分奇怪,不是架在河面上,而是倒挂在河面下,像影子一样。


桥头有一个小小的看上去很古老的房子,炊烟袅袅。


房子是正的,炊烟却是倒着的,也如在水中的倒影一般。


屋外有一老妪,坐在火堆旁。


火堆上架一锅,锅里不知煮着什么东西,明明是白色的液体,却冒着黑色的气泡。


李沐尘和向晚晴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传说中的奈何桥和孟婆汤。


“原来黄泉路上真的有孟婆汤!”向晚晴说。


忽听屋前老妪说:“真的也是假的,假的也是真的,你心里有便会有,你心里没有就没有。”


向晚晴一愣,走过去问道:“老婆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有意思,意思又是什么意思?”老妪喃喃地说着,用一把看上去脏兮兮的汤匙搅动着锅里的汤。


汤看上去很粘稠,被她一搅动,黑色的气泡便细密起来。


“老婆婆,这座桥是奈何桥吗?”向晚晴问道。


“奈何桥,奈何桥,奈何颠颠倒。颠颠倒,颠倒颠,颠倒鬼和仙。做人难奈何,做仙奈何难。不如去做鬼,颠倒忘从前……”


老妪一边搅拌着汤,一边喃喃哼着,也不知是在说还是在唱。


向晚晴觉得有意思,便又问:“老婆婆,那你就是孟婆吗?这汤就是孟婆汤了?”


“孟婆?”老妪手里的汤匙忽然停住,抬头看着向晚晴,“我姓孟?哦哦,姓孟,也挺好,挺好,姓孟挺好……”


说着又低头去锅里搅拌起来。


向晚晴皱了皱眉,问道:“老婆婆,我们是要喝了你的汤才能过桥吗?”


她原本还在想,这老太婆要怎么强迫他们喝汤?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存在,唯有强大,才能一首守在这里,强迫所有人喝汤。


可是她并没有从老妪身上感受到强大的气息。


而更让向晚晴好奇的是,二师兄是怎么过去的?


以二师兄的性格,想必是不会乖乖喝孟婆汤的。双方难免一战。但若一战,这老太婆又怎么安然无恙地在这里煮汤呢?


莫非连二师兄都败给她了?


向晚晴觉得不可能,至少她接受不了。


没想到老妪却说:“这汤很贵的,你们怕是喝不起哟!”


“啊?”


这话完全出乎向晚晴的预料,就连李沐尘都有些惊讶,而对此汤好奇起来。


“有多贵?”


“你的灵魂有多贵,它就多贵。”


“灵魂?”向晚晴讶然道,“你是说,要用灵魂交换,才能喝你这汤?”


“是的。”


“可是灵魂给你了,人不就死了?”


“对啊,不死怎么去做鬼呢?”


孟婆的话让向晚晴有些无言以对。


“可我听说,凡过奈何桥的,都要喝一碗孟婆汤,以忘记前世,才好去投胎。怎么还要用灵魂交换呢?”


“因为你们没死啊!”孟婆说,“活人要过桥,当然有条件的,你不交出灵魂,过了桥,岂不是活着下了地狱,哎呀呀,你是有多想不开呀!”


“再说了,死人也不是都能喝我的汤的。”


孟婆把汤匙高高拎起,拉起一条长长的粘稠的汤丝,缓缓滴落到锅里。


“人生多苦啊!要读书,要挣钱,要买房,要结婚,要生孩子,要把孩子养大,再给孩子买房、结婚,还要处理婆媳关系,要带孙子,到头来发现,一辈子也没为自己活过。你还要忍受着被人欺负、被人骗,被人PUA……,当然,你也会去欺负人,、骗人、PUA别人……”


“人这一辈子啊,有太多遗憾,太多悔恨,太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喝我一碗汤,把这些全忘了,干干净净去做鬼,去投胎,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哦!”


听完孟婆絮絮叨叨地话,向晚晴觉得很有道理,可又总感觉哪里不对。


想了半天才想明白,孟婆说得越有道理,就越不对劲,因为她是孟婆啊!


“可是你这样有条件地筛选,岂不是很不公平?”


“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公平啊,姑娘!而且你要知道,过了这桥,就是地狱。地狱要什么公平呢?”


“地狱没有公平,那要判官干什么?”


“不,地狱从来没有什么判官。对灵魂的审判,由灵魂自我完成。恶的人,终要尝恶的果。从他们行恶之时,便己注定了。”


孟婆的话深沉浓重,如那口锅里的沸腾的浓汤。


那些黑色的气泡,就像隐藏在世间的丑恶,明明汤是白的,丑恶却仿佛永远蒸腾不尽。


向晚晴还想再问什么,可想了想,忽然发现自己早己被孟婆带偏了,便把思绪收回,指着前面的奈何桥说:


“我们要过奈何桥。”


“你们是活人,过不去的。”孟婆说。


“如果我们一定要过去呢?”


“那座桥啊,没有活人能踏上去的,因为它是为死人而造的,活人别说走,连看都看不见。你们看见的,只是桥在另一个世界的影子。”


“另一个世界的影子?”


向晚晴看着那座好像倒影,又好像倒挂于河面之下的桥,感觉越来越不真实。


李沐尘上前一步,说道:“总有过去的办法,请老婆婆指教。”


孟婆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嗯,你这后生还有点礼貌,一定要过去呢,也不是不行,有两个办法。”


“哪两个办法?”


“第一呢,是杀了我。杀了我,就能活着过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