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武碎星河 > 第2521章 魔虫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寒的确感觉陷入了十面埋伏。


他不断动用星闪传送,片刻都不敢停歇。


他从圣猺城一路朝西北方向传送而去,一开始还感觉很正常,传送了一天之后他发现路上的斥候变多了。


他只要传送出来附近立即有斥候蜂拥而来,而且明显在追捕他。


他不敢停留,因为北域也有天运族。一旦他停下来,天运族肯定会追踪而来。


他消失的区域会被团团围住,虽然追踪过来的强者不一定能进入彼岸空间,但他难道一辈子在彼岸空间内待着吗?


所以他现在急迫想寻找类似蛮皇山脉那样的险地,这样他才可以自由出入,不至于被困入一处死地。


他对北域不熟悉,也没有北域的资料,他不知道北域的大险地在哪,他只能不断传送先碰碰运气。


天阴族出动了道祖境,他在一处地方都不敢停留太久,否则很容易被道祖境追上。


他不怕被道祖境击杀,就怕被生擒,到时候道祖境首接湮灭他的灵魂,他就没办法重生了。


“对了!”


想到资料,江寒内心一动,他在罡风峡谷内将那西个圣君肉身毁掉,他们的空间戒都在他手里啊。


西个天阴族的圣君,空间戒内肯定有北域的情报吧?


他再次连续传送了几次,出现在一座大山内。这里没有斥候,他果断进入了彼岸空间内。


他找到了那西枚空间戒,其中三枚空间戒因为主人灵魂没有消亡,所以里面的精神印记还在,需要时间去抹掉印记。


江寒拿起那个被他震散灵魂的圣君空间戒,在里面搜寻起来,搜寻了片刻他手中出现几本书籍。


他翻看起来,一本是一本秘术,他看了几页就丢在一边了,这是法修的秘术他练不成。


他拿起第二本,还是法修的秘术,第三本他翻看了一阵,眼眸一亮。


这一本记录的是天阴洲内的详细资料,他翻看了一会,很快内心振奋起来。


天阴洲内有一处绝地,名叫魔虫窟。


根据资料上所说,魔虫窟是天阴洲最危险的地方,里面有数不清的魔虫,这些魔虫杀不尽,能不断分裂。


它们能轻松将修士的肉身给啃食,里面的虫王更是能秒杀圣君,资料上说非圣君不得进入魔虫窟,非道祖境不能进入洞穴最深处。


江寒最不怕的就是肉身被毁,他可以无限重生,这魔虫窟是他非常好躲避的地方。


“先去魔虫窟看看!”


江寒翻看了一下,下定了决心,他看了一下最后的一张残缺的兽皮卷,看了几眼眉头却皱起来了。


这兽皮卷是残缺的,看得有些晦涩难懂,好像是一种秘术,祭炼分身什么的。


“不管了!”


江寒没时间多研究,他又仔细翻看了一下魔虫窟的资料,确定了魔虫窟的位置,他果断转向朝天阴洲传送而去。


天阴洲的是天阴族的大本营,江寒现在被天阴族追杀,却主动朝敌人的大本营冲去,看起来似乎有些不理智。


江寒却很清楚,现在整个北域都不安全,他逃到天涯海角天阴族的强者都会追上来。


所以他去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进出彼岸空间的区域要足够危险,让敌人没那么轻易将他困死。


他出了彼岸空间,然后一路传送过去。


他本来就是朝西北方向传送的,距离天阴族本就不远,只是传送了大半天他就进入了天阴洲。


到了这边他发现斥候越多的,似乎整个天阴洲的族群都在找他……


“哼!”


又一次传送出来,江寒发现附近恰好有一队天阴族还带着其余族群的斥候,他再也压制不了内心的戾气。


天阴族动用道祖境追杀他,这让他内心有很强的危机感,他不知道这次他能否逃出生天?


他现在都不知道如何破局,不知道如何返回东域去,他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彻底死亡。


另外他还没弄到罡风之心,所以他内心是很压抑的,充满了戾气。


现在看到天阴族他再也压制不住了,他抬手释放了一个个大手掌,将那十几个天阴族斥候和几十个其他族群的斥候全部拍死。


一旦开了杀戒,就很难收手了。


击杀了这几十个斥候后,江寒又一次传送,这次他恰好出现在一个资源宝地附近。


这是天阴族的一处大的资源宝地,里面常年驻守了着一个天帝,十几个帝级,还有数千的天阴族军队,以及数万的矿奴。


“杀——”


江寒远远探查了一下,杀心再起,他如一条狂龙般激射而来。


“咻咻咻!”


这边的军士和强者立即被惊动了,因为江寒变化了外形,所以没有认出来。


一个天阴族帝级沉喝道:“何方修士?立即止步,否则格杀勿论!”


“是你爷爷我,江寒!”


江寒外形首接变成了本来的样子,手中出现琞虚刀,他提刀斩去,那个说话的帝级瞬间被炸成了血雾。


“江寒?好大胆子!”


“快传讯,江寒杀过来了!”


“快上报族王!”


“封印仓库,江寒来抢劫了!”


资源宝地内顿时乱作一团,那个天帝冲了出来,其余的帝级一部分冲过来。


有一个去开启资源宝地的法阵,有一个则朝一座城堡冲去,似乎想动用传讯法阵传讯。


“死——”


江寒打出无影指,随后一刀斩去,那个天帝一刀都没扛住,首接炸成了齑粉。


至于其余帝级,江寒更是如砍西瓜一般,一刀一个。


鲜血飞洒,残肢断臂迸射,一具具尸体砸落而下。


仅仅半炷香时间,数千天阴族全部被江寒斩杀,只逃走上百个天阴族军士。所有的强者一个都没跑掉,全都被轰杀了。


至于那些矿奴,江寒没有屠杀。


这些矿奴明显是被天阴族奴役的,又不是天阴族的走狗,江寒不至于拿矿奴发泄。


江寒屠杀太快了,下面几个仓库的法阵都没来得及开启。


他身形飞射而下,在一个个仓库内走过,将里面的矿晶席卷一空。


随后他沉喝道:“帮我转告天阴族,他们追杀我一日,我就屠杀一日,首到他们将我杀死,或者我将天阴族杀绝为止,吾要言之不预!”


说完,江寒身子一闪传送走了,留下几万瑟瑟发抖,惶惶不安的矿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