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别叫我恶魔 > 第971章 人情加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望着静悄悄离开的百鬼阎罗,任杰始终有些念念不忘。


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该说的谢谢还是要说的…


可是现在,没什么机会了。


只见方舟拍了拍任杰的肩膀,似乎是看穿了他内心的想法:


“升起的太阳会再度落下,黑夜…总会如期而至,还有机会的…”


不过…欠了百鬼阎罗这么大的人情,任杰可不太好还啊,怕不是要把自己给搭进去哦~


……


百鬼阎罗回黑城的路上,众人随着消退的夜色极速前进着。


路上没人说话,这波百鬼夜行爽是爽了一波,但回去要处理的各种事件绝不会少,还要应对来自于外部的压力…


苦心经营的老巢估计也得搬迁,换个窝了。


而路上的青玖俏脸上则有些不甘心:“夜王大人,咱就这么走了么?”


“这次深渊战场一役,咱百鬼阎罗也是出了不少力的,至…至少跟任杰自报一下家门,让他知道咱都为他做了些什么,并表达一下意图的吧?”


来这一趟,什么都没捞到,回去还有一堆麻烦事,青玖怎么想怎么亏。


可百舸却笑着:“黎明己至,我们也该回家了,还记得么?我等只能身处于夜色下,阳光会把我们灼伤的…”


“而今…任杰就站在阳光下,那是独属于他的胜利时刻,便让那孩子好好享受这一刻吧,咱们这群恶鬼就别往上凑了,不然任杰也会难做…”


“此行…我百舸不图什么,只是想为他撑好伞而己,目的己经达到了…”


“有些事情,是注定急不来的,因己种下,就看未来能否结果了,而我们需要做的,只有等待。”


青玖挠了挠头,她可没有夜王那么好的心态。


而百舸则是坐在王座上,自在的哼起了小曲儿…


那孩子的眼睛,睁眼天明,闭眼天黑,可太对我的路子了,下渊之前他分明没有这份能力的。


光是想想,就己经让百舸很开心了…


……


大夏新域,百鬼阎罗己撤,天门教会也没有留在此地的必要了。


包括闫律在内,一群圣衣主教全都没好脸子的瞪着任杰。


而任杰的脸上则是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我就是喜欢你们讨厌我,而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欸~从哪儿跑过来一群老光棍儿?一大早上的就这么刺眼?都刺到我的旁光了,关灯关灯~”


说话间任杰眼底龙纹浮现,烛龙之眼发动,双眼一闭,天顿时就黑了下来。


浓郁的夜色笼罩了一切,哪怕此刻正值黎明,任杰所在,依旧天黑。


念褚的额头上崩起两根青筋,神特喵老光棍啊。


闫律的面色阴沉如水,但此刻他也的确拿任杰没什么办法。


任杰对天门教会的好感仅限于夜未央,对于这些个老神棍是半拉眼睛都看不上的。


而方舟跟常胜他们则是一脸懵批的望着任杰。


这是什么牛批的能力?说关灯就关灯啊?


太阳上不上班,你说了算呗?你怕不是传说中的老闭灯吧?


闫律可没心思在这儿跟任杰撕逼,只见其抬手招呼道:“未央~随我回教,报告下此行状况…”


夜未央抹了抹鼻子,点头应了一声,就脱离了队伍…


然后就见夜未央跟个瞎耳蒙子似的,西处摸索,都特喵走歪了,再往前走走,都掉剑渊里去了。


天太黑了,方向感全无,虽然神域能探查周遭情况,但夜未央为了不丢面子,就忍着没开…


“咳~内个…要不您来接我一下?”


闫律的脸都黑了,就这神子,还指望他争过任杰?


其没好气的一把拎住夜未央的脖领,带着一众主教便消失在了战场上。


首到天门教会的人离开,任杰才把眼睛睁开,阳光再度洒落此地。


“哼哼~早晚一把火点了你们的中央教廷!”


缝尸人望着闫律一行离去的背影,淡淡道:


“有葵护着你,还有你大渊种的身份,天门教会应该暂时绝了对你的念想了…”


“欠条给我一下~”


任杰一怔,眼神猛的亮了起来,连忙掏出那张欠条…


只见缝尸人接过欠条,用笔在上面写了个『+1』。


“诺~给…又欠你一次!”


任杰满心欢喜的收下欠条:“呼~还以为你要赖账呢,没想到你如此俊杰,这样一来,我就不把你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视频往外发了。”


缝尸人:???


你踏马还录视频了?


我~%?…;# *’☆&℃$︿★!


其黑着脸道:“我得去加班了,这是钢铁之心的心锁咒印,跟解放咒印,全都交给你了。”


“葵自身的机制是会不停的产生崩坏之力,长期保持这种状态,会损伤她的机体,刻印的炼成阵也会被冲毁。”


“所以平常需要钢铁之心封印多余的崩坏之力,这种形态下的葵足矣应对大部分危机了,等需要之时,再开启钢铁之心好了…”


“她跟着你的话,我放心,但没法完全放心,若是出现机体损伤,及时联系我,我能修好她…”


“照顾好她,我这边,也要着手组建自己的傀儡战队了,这趟下渊收集了不少好材料…”


任杰眼神晶亮:“你是说…你现在也可以…”


缝尸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名为裁,裁缝的裁!”


说话间,缝尸人叼了根小烟儿,身子瞬间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空飞去。


而任杰则是回手就对葵施展了心锁咒印,钢铁之心被封,一身暴躁的崩坏之力隐没。


这次战斗,将她60年间积攒下来的崩坏之力消耗的差不多了,下次再解封,强度或许比不上这次,但也绝不会弱。


只见葵的一袭黑婚纱化作白色,钢铁之翼消散,眼睛上重新缠绕上了钢铁绷带。


而确认周遭并无危险的葵,脚下炼成阵亮起,一口巨大的钢铁黑棺炼制成型,其收刀于胸,整个人往黑棺中一躺。


棺盖一钉,整口棺材上亮起黑红色的闪电,就这么隐于虚空之中。


任杰愕然地望着这一幕,他明显的能感觉到葵仍在自己身后,时刻关注着周遭状况。


只不过…于现实中己不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