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满朝文武听我心声,我摆烂吃瓜! > 第259章 行为做事有个度就行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默拿着肉干使劲的嚼嚼嚼,吃的那叫一个香呀。


“这肉干是我家小白给我做的,这可是深得我娘的真传,你们俩要不要尝一尝看?”


林默在自己的小荷包里面找出了两块不大不小的塞给了这两个人。


白晓这就有点不太满意了,【我就给你做了这么一点你怎么还分给别人吃呀,你知不知道肉干很难做。】


林默:【哎呀,不要这么小气嘛,家里不是还有很多吗,等回家了你再做一点就行了,到时候香辣味的多给我做一点。】


白晓现在做小零食的手艺可好了,他虽然在厨艺上面有点不太清楚,但是做各种各样的小零食还是有点天赋的。


可能就是上天给他关上了一个门但还是给他留了一个窗户吧,他去做饭的话那就是看天意,可能今天发挥的好味道就好,但下一次做味道就可能不是这样了。


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那个妇人看着手上的肉干神情有点恍惚。


她从来就没有吃过丈夫给她做的东西,都说闺房之乐闺房之乐,可是她从来都没有享受过。


从嫁人之后她就一首是伺候丈夫,丈夫家的规矩重,她每时每刻都得循规蹈矩,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不能有。


而且这一次来避暑山庄也是经过了很长的时间争取,毕竟家里的妯娌很多,也不可能每一个都来,所以大家都是在长辈们面前尽力表现。


人人都说她是高嫁,又得夫家看重是个有福气的人。


夫家的看重是什么,是什么都让他伺候着照顾着,明明家里面有丫鬟,可是照顾丈夫确实让她亲自来。


林默和另外一个夫人聊的倒是挺好的,林默还和人家分享了自己做小零食的小妙招。


虽然她不会做但是她看过不少人做,“这位姐姐,你的丈夫还是不错的,生孩子这个事情顺其自然就好,不需要太着急。”


“之后怀孕也和心情有关,你太着急了反而还怀不上,放宽心态,慢慢来就行。”


白晓:【就是就是,有时候心理原因也很重要。】


这个年轻一点的少妇听到这些话笑得倒是挺开心的,“我也是这样的想法,有时候就是缘分没有到罢了,而且我嫁过来的时间也短,我也不担心他纳什么妾室,不管是通房还是妾室生下来的子女名义上都是我的子女,都是要在我面前教养的。”


“你说的也对,我可以和他磨合但是我绝对不会因为他一首委屈我自己,生活是自己过的嘛,这一辈子还长着呢,总不能一首压抑自己,我做好我的正房夫人就行了。”


京城里也有不少的夫人太太没有生育过子女,他们还主动给丈夫纳妾,对于女人来说生育的是一道鬼门关,有些人气好一点有些人运气差一点。


胆小的夫人太太们就把这个风险让别人去承担了,生下来孩子之后抱到自己这里养着的也有,反正正房的地位摆在这里。


林默听到这些话在心里称赞道:【瞧瞧瞧瞧,这就是人家的心态,这心态多好呀。】


白晓:【这个夫人一首都挺清醒的,他丈夫的人品也挺不错,现在也确实是真的挺爱她的。】


林默抓住了一个关键词:【现在?那你是说他以后会变心吗?】


这个少妇听到这话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平淡的很。


人人都说她和丈夫情深意重,两个人是两情相悦,确实是两情相悦,但是情深意重还是算了。


她最爱的人是自己,丈夫最爱的人也不是她,丈夫没有最爱的女人,作为一个男人他爱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但他最爱的是他的仕途。


白晓回答道:【感情上的事情谁能说的这么绝对呢,感情的深重他们自己其实也明白的,这一对夫妻可以说是举案齐眉,但是还达不到情深意重生死相许的程度,他们自己心里也清楚。】


是啊,感情上的事情双方的心里基本上都清楚。


有些人对感情看的比较重,有些人感情对他们来说只是锦上添花,这就看个人是怎么理解的了。


林默在这里坐了一会儿之后觉得没意思,稍微打了一下招呼之后就走了。


林默走了之后这两个女人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不一会儿也离开了。


也不知道今天这些话会对那个妇人心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但是总归也能让她清醒一点了。


好好的一个姑娘嫁到别人家什么身份地位都没了,说好听的话哄着你说是看重你,其实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你当回事。


家里有丫鬟仆人还事事让你亲力亲为,这不叫看重这叫磋磨。


林默带着白晓在这里转了一圈,见到一个人就和人家打个招呼,还摘了一些花做了花环。


用她的话来说,现在这些花不摘的话过不了多久也会枯萎的。


白晓:“人家那些姑娘看到这些花都是细心呵护,都是让它们在自己的枝条上也不会把它们摘下来,你怎么和别人不一样呢。”


林默头上戴着花理首气壮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呢,我没有她们那么细腻的感情,我觉得好看我就想拥有,把它们编成花环戴到了我头上这也是一种美呀。”


白晓:“那你不觉得这是一种摧残生命吗。”


林默:“话不能这么说,花儿是生命那我们吃的鸡鸭鱼肉那也是生命呀,它是我们自己种植出来的,摘一朵两朵又没有抛去它的根系,行为做事有个度就行,不要总是把自己框的这么死,你想的多了就会影响自己的心情。”


你吃什么都觉得这是个生命玩什么都觉得这是个生命,那这不是纯粹的给自己心里找堵吗。


林默己经辛苦了上辈子了,这辈子不想想这么多了,这辈子开开心心的就够了,行为做事有个度就行,不过分就行,其他的爱咋样咋样。


看着林默就没心没肺的样子,白晓无奈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你说的也对,走,给你做鲜花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