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出阳神 > 第482章 赚钱的事情做不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身边的灰气似要凝聚,又无法凝聚起来。


是因为我将银梳子封住了。


寄身之物被符影响,被打散的鬼自难凝聚,时间长了,一样会成游魂。


“没有事情了,把你朋友搀扶起来,去医院看看手。”


“至于这里,可以报警。”我看了一眼李通。


李通惊惶无比的脸色,稍稍镇定了一瞬。


“报……报警?”他显得错愕。


“有问题么?”我反问。


其实,此前我一身下九流的本事,遇到尸体,其实同警察打交道的次数很少,除了非必要不可,基本上不会打交道。


学了道术后,明白了一个点,道士秉承的东西和下九流是不一样的。


下九流是挣扎过活,是保重自身,而道士的传承中,时不时就会提到一句公义。


当然,明镜真人有没有好好学我不知道,我可以肯定,至少在某些层面上,丝焉,张轨,韩鲊子,韩趋,都有公义在心中。


尤其是韩趋更甚。


至于韩鲊子,他这辈子或许都没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甘心韩趋的死,以至于他做出了一些有悖天理伦常的事儿。


这女尸被埋在这水泥中,必然是被人所害。


我不解决则罢了,若是毁尸灭迹,事情是干净了,良心上却会过意不去。


而不解决的话,女尸抛在这里,一样对我有影响,麻烦还是会找上我和李通。


当然,想归想,我没和李通解释这么多。


“没……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多少有点儿晦气,还得被……”


李通还没说完,忽地,那女尸猛地挺直了身体!


“我操!”李通猛地瞪大眼珠子,腿又是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瞳孔紧缩。


哗啦一声碎响,是裹着女尸的布碎了。


淡淡的黑色绒毛,一点点浮现在她的脸皮上,她死不瞑目的眼珠子,同样变成了黢黑。


旁边儿四散的灰气,迅速凝成了一个女人。


破烂的衣裳,伤痕累累的身体,她睁大了眼珠子瞪着我,不过,却显得惊惧万状,并不敢靠近。


再下一秒,她钻进了尸体里头!


尸体往前迈出一步,碎掉的布裹,碎烂更多,她身体僵硬地往前走去。


我呼吸稍显地急促起来,往兜里一摸,本来里边儿应该有个银梳子,却空空荡荡不见了,只是摸出来一张黑漆漆的符。


眼中稍有精芒闪过,本身闹鬼后,尸体就不会诈尸,鬼被我封了寄身之物,尸体还诈尸了,那就说明一点。


她怨气难平,恨意滔天。


冤有头,债有主,让她找出杀她的人,这件事情,反倒是做得更好。


道士替天行道,和下九流敛财不同,会获得无形之中的福缘。


“带你朋友回家。”我沉声和李通说了句,便快速跟上那女尸。


她肢体分外僵硬,活尸更灵动,这种完全僵化的死尸,就像是木偶一样,很迟钝。


等到走出工地大门,走过路灯,她身上灰气不停地萦绕着,浮现着一层淡淡的灰影,那灰影也是她的模样,逐渐形成了实质,她的模样变了。


倒不是说长相有变化,是外表看上去,不再是头发枯燥,不再是衣衫褴褛,而是干净光鲜。


一身连衣裙,两腿纤长,裹着细腻的白袜子,头发微卷,搭在肩头。


白色的肌底,脸颊微红,似是醉了,沾着酒气。


看上去,她年纪不大,至多二十岁出头。


鬼,寻常人不可见,除非鬼让其见。


尸,又过于恐怖。


眼前这女人,这怪异的状态,是少见的尸鬼。


即使尸,又是鬼。


路灯下,她忽地停下脚步,扭头,直愣愣的看着我。


几秒钟后,她再度迈步往前走去,僵硬的肢体,隐约都变得活泛起来。


我继续跟上她往前走!


方向是回镇的,几分钟的车程,走了得有半小时左右。


我余光一直能瞧见,后边儿一辆车跟着,是李通的车,他不敢开的太快。


一直等进了镇上,那女人走进了一条小路,我跟了过去,李通的车才没办法跟上我们。


小巷潮湿阴暗,也没有路灯,女人走的很快。


一直从小巷钻出去了,才到了一排干净的镇路上,两侧都是小二楼,门面房多是关着。


这里应该是镇深处了,这一个月我也没来过这里。


女人停在了一处门面房前头,卷帘门上开了个小门,两侧的墙面,瓷砖都显得发灰。


她再度回过头,怔怔看了我一眼。


嘴巴稍稍微颤一下,耳边是哀怨的话音,她在说,冤有头,债有主。


我默不作声,也没有用什么手段。


她再度回过头,轻轻一推手,门就开了,本来这种铁皮门应该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却丝滑得一点儿响动都没出来。


女人迈着步,缓缓走了进去。


我同样跟着。


她这是回家了?


报仇之前,先回家看看?


一楼是没有开灯的,不过门透进来的光,能瞧见深处还有一道槅门。


那道门闭合着,下边儿门缝透出来了光,里边有人。


划拳的声音很大,似是几个男人在推杯换盏,喝到酣畅淋漓。


“勋哥儿,先前那妹子,不得劲儿啊,你什么时候再骗个回来?”


“对对对!再教教哥几个,怎么搞能空手套白狼?”


另一个悠哉游哉的声音响起:“空手套白狼,想多了吧?甜言蜜语多一点,钱砸得狠一点儿,不一下子就上手了?再给她明说了,有赚钱的事情,问她做不做。”


“只要玩儿得开,那肯定做的。”


“你们那天太狠了,还好她用的是别的手机,没用自己的,又是假期,没人晓得她来了这里,我估计,再过上一段时间,就得有人发现人失踪了,妈的,让你们享福,尽给老子添乱。”


那悠哉游哉的话音,变得愤然许多。


另外几个声音一下子谄媚起来,一人一句恭维的话,那愤然声,又变得得意洋洋起来。


“不过问题不大,干了那些事儿,妹子也要脸的,自己做什么都小心得很,坐车都是野出租,没人晓得她来找我了。”


“你们就消停消停吧,我可是不敢带人回来了,那都是摇钱树,你们把我树根都给晃断了。”


忽然间,空气变得阴冷了下来。


槅门前头那女人,身体不停地战栗着,若有若无的细细哭声响在人脑子里一般,让人身上不停得起鸡皮疙瘩,胸腔闷堵。


她白里透红的脸颊上,浮现出了黑色绒毛,很快,竟成了血色的!


那血色附着在皮肤上,更显一种异样的阴冷。


“嗐,勋哥儿,憋久了,我不行了,我出去找个按摩店。”


槅门忽地一下被打开。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纹着花臂,一副酒气熏天的样子。


他愣住,杵在门前。


下一秒,他还用力揉了揉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