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蛇骨阴香 > 第285章 邪性又危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剑呢?你的剑呢?”


柳璟琛默默凝起真气,右手手心里瞬间出现了一道透明泛蓝的冰剑,送到我面前。


冰剑阴寒,冷光凛凛。


我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整个人随之也清醒了过来。


柳璟琛收起冰剑,大拇指擦去我眼角的泪珠,轻声说道:“蓁蓁,你太紧绷了,你……”


没等他说完,我猛然想到了什么,翻身下床,赤着脚就跑到衣柜前面,伸手往暗格里摸,之后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拿了出来。


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只乌金龙首,一块乌金龙石碎片。


乌金龙首是在阴阳交界处,我在唐老的帮助下,用那支鹧鸪斑香拍卖来的,而另一块乌金龙石碎片,是二月二那天,柳君乾给我的。


这只乌金龙首与其他几块乌金龙石碎片不一样,它是一个完整的立体龙头,而其他的乌金龙石碎片都分阴阳两块,合起来才是一个整体。


我掐着手指算了算,如今我手里拿着两块乌金龙石碎片;在五塘镇的祠堂里,我吞噬了两只乌金龙环碎片,一只是唐老送的,一只是柳君乾的;鹿湘生吞了三块;江枫给的那一块,我打开了九塘镇的界碑;还有最后一块,当初是被石家拍卖走了。


到此,九块乌金龙石碎片全部浮出水面。


如果能将它们全部集齐到一个人的手里,对抗游龙之祸便又有了一成胜算。


可现在又冒出了更多的问题。


石家拍卖到的那块乌金龙石碎片,大概率是柳洛渊的,想要从他手里弄出来,除非他死了。


江枫给我的那一块,在我打开九塘镇界碑,吸纳石棺里的阴香之后就不见了……


我正烦躁地挠头,下一刻就被柳璟琛抱了起来,他将我放在床沿上,然后蹲下身子给我穿鞋袜:“才刚进入四月天,湿气大,别总赤脚。”


等他帮我穿完鞋袜站起来,对上我探究的眼神,不禁好笑道:“蓁蓁,怎么这样看我……嘶……”


柳璟琛倒吸一口凉气,看向自己的右手食指,那儿多了一道小小的伤口,正往外沁着血珠。


我一手捏着他的手指,一手拿过那只乌金龙首,将柳璟琛的血滴在了乌金龙首上。


刚才这个梦让我更加怀疑,柳璟琛或许就是当年那个救世救难的蛇族大巫师转世。


既然大巫师与乌金龙石之间有血契,那么,如果柳璟琛真的是大巫师转世的话,血祭之时,他们之间应该会有一定感应的吧?


想到这一点,我便毫不犹豫地出手验证了。


柳璟琛的血滴到乌金龙首上之后,瞬间被吸收,乌金龙首上腾腾地冒出黑气,我只感觉他的手指忽然变得冰凉冰凉的。


我下意识地松开柳璟琛的手,他却伸手拿起了乌金龙首,紧缩的竖瞳直勾勾盯着手中的东西,像是被吸住了一般,完全沉浸其中。


很快我便发现柳璟琛不对劲,他的眸色在变,时不时地闪烁过冰蓝色的光,他的皮肤表面像是要结冰一般,细密的汗毛上挂着白霜。


就在我看着他的时候,他忽然昂了一下脖子,本就修长的脖颈一下子绷紧,暴起的青筋微微跳动着。


那种感觉,邪性又危险。


像是血月之夜要变身的狼人一般。


但柳璟琛不是狼人,他与冰魔兽相融合,这样的状况,大抵预示着冰魔兽觉醒了!


我一下子警惕了起来,拉住他的手叫他名字:“柳璟琛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柳璟琛甩了甩脑袋,叫了我一声:“蓁蓁。”


可是随后,他忽然低下头来,朝我嘶吼一声。


他有一米九,本就比我高很多,那样居高临下地一声嘶吼,惊得我后退了两步。


但随即我就冷静下来,我不能退,就算是冰魔兽苏醒,我也能祭出血符暂时控制住它,我不能让它反制柳璟琛!


还没等我掐诀,柳璟琛自己却后退了两步,与我拉开一个安全距离,之后他席地而坐,双腿盘起,一手手心往上托着乌金龙首,一手捏剑指,在胸前做着我从未看他做过的术法。


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仿佛他曾做过千百次一般,随着他的动作,他的眸色渐渐恢复正常,浑身的冷寒之气退去。


更让我惊讶的是,那只乌金龙首在它的手中不断地冒着黑气,一点一点融化,最后竟全部被他吸收掉了。


紧接着,我放在盒子里的另一块乌金龙石碎片一下子飞了起来,落在柳璟琛手中,也同样被他吸收掉了。


等一切重归平静,我试探着再叫他:“柳璟琛?”


他抬起眼眸看向我的那一刻,满眼的血色与戾气,仿若来自地狱。


同一时间,周围的飞鸟走兽像是疯了一般地往门窗上撞,有些甚至钻进了房间,围在柳璟琛身边直转悠。


即使我这几个月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见识过太多的诡异场景,但这一刻还是震惊了。


那些东西闯进来,并没有伤害柳璟琛,反而以一种近乎狂热的状态围着他,像是在欢迎他似的。


动静闹得太大,柳穆之白封阳他们全都赶了过来,在院子里帮忙驱赶那些擅闯者。


我心头扑通乱跳,既期待着什么,又有些担心,小心翼翼地唤他:“柳璟琛,你……你醒了吗?”


柳璟琛像是被我的声音刺激到了似的,肩头微微一抖,做法捏诀的手放下,那些飞鸟走兽便都散了。


它们来的突然,走的更突然。


我靠近过去,翻开柳璟琛的手掌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又扯开他的后领子,往他后背看去。


柳璟琛宽厚的后背上,此刻多了一片纹身似的纹路,龙首高昂,半片龙身与龙首不相连,跟我后背上的乌金龙环纹路一脉相承。


刚才那两块乌金龙石碎片,真的全都被柳璟琛吸收掉了。


鹿湘生吞乌金龙石,是借助了阴香的力量,虽然融合了乌金龙石,却深受虫啃蚁咬般的折磨。


我吞噬乌金龙石,是受柳君乾的点化,没有任何副作用。


可柳璟琛融合乌金龙石,却是通过血祭,得到的效果与我吞噬无异。


能血祭这一点,至少说明柳璟琛与这两块乌金龙石碎片之间的确是有血契关系。


他才是它们真正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