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蛇骨阴香 > 第286章 他在逃避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穆之他们冲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我撑着柳璟琛的身体半跪在地上,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


白封阳走过来,伸手在我俩中间晃了晃,问道:“你俩在干啥?刚才怎么回事?”


我也顺势问道:“柳璟琛,刚才是你做法引来了那些飞鸟走兽,是吗?”


“不是。”柳璟琛立刻摇头否认,“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断片了,什么都不知道。”


他反驳得太快太刻意了,像是在极力掩饰着什么似的。


我疑惑地看着他,脑海里回想着刚才他的种种变化。


一开始他有被冰魔兽反攻的迹象,后来他坐地做法,压制住了冰魔兽的反噬,但随即,他又似乎被另一股力量控制住了。


正是那股力量的觉醒,才引来了那些飞鸟走兽。


再加上他血祭融合乌金龙石,后背上出现那些纹路,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几乎就要断定他是大巫师的转世。


可他现在不承认这一切了。


柳璟琛他……在逃避什么?


既然他不想谈这些,我便也没把自己的猜测往外说,等等再看吧。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冯大志打来的。


我一接通,那边冯大志便说道:“鹿姑娘,石家那几个人有消息了,不过……他们都死了。”


“死了?”我顿时拔高声音,问道,“是在哪儿出事的?知道是谁动手的吗?”


冯大志回道:“他们是在去八塘镇的路上,突发急病死掉的。”


怎么可能?!


这让我又想起柳书翊派去探八塘镇消息的两个堂内兄弟,也是莫名其妙地有去无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大志说,石家那几个人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有些已经开始腐烂了,没有在他们身上发现那块乌金龙石。


等我挂了电话,柳璟琛便说道:“从你探九塘镇界碑到现在,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那几个石家人一直没有消息,他们为何忽然出现,并且直奔八塘镇?”


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八塘镇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一直沉默不语的柳穆之忽然开口,说道:“我得到可靠消息,陈英调了一批金甲银甲尸来了江城,也是朝着八塘镇的方向去的。”


原来柳穆之忽然到访是为了这事儿。


我当即便说道:“看来我们必须亲自去探一探八塘镇了。”


“现在所有矛头直指八塘镇,沉水村又屡遭偷袭,很不安全。”柳穆之说道,“这一趟我准备带十五回秦岭,你们大可放开手脚做自己的事。”


我看了一眼柳璟琛,他也正在看我,以眼神征求我的意见。


之前他跟柳穆之已经聊过,一回来就碰上我梦魇,还没来得及跟我商量。


我犹豫了一下,我们接下来必定有一场硬仗要打,无暇顾及十五,这是现实。


现在各方势力又全都在往八塘镇集聚,八塘镇离我们这儿不算太远,只要对十五有所企图,谁都想试着闯一闯沉水村。


这个时候,秦岭那边反而更安全。


再者,柳穆之疼十五那是有目共睹的,这么一个不善言辞的汉子,能亲手给十五做酸枣木磨牙棒,柳璟琛小时候都没有这个待遇吧?


总之,眼下把十五交给柳穆之,我是放心的。


想到这儿,我便说道:“小舅,我就把十五托付给你了,白婆婆、琴姐和兰婶一起跟你走,悄悄地,不要被人盯上。”


当天夜里,柳穆之一行便悄无声息地离开。


而我、柳璟琛和白封阳以及柳书翊四人开着车,直奔八塘镇的方向。


走之前,我特地做了几根辟邪香带在身上。


一来八塘镇曾经是瘟疫的源头,二来,之前几波人死得蹊跷,辟邪香能避煞祛毒,有备无患。


接连几天暴雨之后,空气都是湿漉漉的。


柳书翊开车,沿着之前他们划定的路线一路往前。


一开始很顺利,等我们下了高速,往镇子上开的时候,就发现很不对劲。


四月初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水泥路两旁的杂草树枝乱糟糟的,刮得车玻璃吱吱响,很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修理过了。


路灯一大半都坏了,好不容易看到房屋了,却黑灯瞎火一片。


从临街店面门口的灰尘与堆积的树叶树枝来看,这些店面应该很久都没开过门了。


车子在小镇道路上穿梭而过,我几乎是屏住了呼吸,竖直了耳朵,观察着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


车子穿过后街,刚开到岔路口的时候,我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小声招呼柳书翊关掉车灯,降了车速,缓缓地退回到了一棵大树下。


大树绿荫如盖,将车子很好地掩藏在了阴影里。


我第一时间点燃了辟邪香,辟邪香的香味在密闭的车厢里弥漫开来,能很好的掩藏我们的气息。


就在这时,一声铃响从岔路口对面传来,白封阳压低声音说道:“是控尸人。”


我的视线比他们都要好,早在我提醒柳书翊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对面黑暗中,控尸人正一步一摇铃,领着一支队伍从东边往北边的岔路转过去。


而我们现在是在南边。


白封阳伸长了脖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控尸人队伍,声如蚊蝇一般地数着:“1、2、3……1、2……9、10……”


控尸人站在岔路口,有规律地摇着铜铃,等待着那支队伍穿过路口朝北边的山路上去。


那支队伍很长,得有四五十人,他们清一色地穿着黑色长袍,戴着黑帽,低头望路,看不清面目。


直到最后一人往北边转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头来,朝我们这边看过来。


车厢里所有人屏住呼吸,注视着那人。


那是一张苍白的男人的脸,眼眶发乌,嘴唇发青,看过来的时候,张嘴桀桀笑了两声。


那两声笑尖锐而恐怖,听得人毛骨悚然。


那一刻,白封阳浑身都僵硬了,伸长的脖子一动不动,不敢缩回来。


控尸人顺着男人的视线朝我们这边看过来,兴许是太黑,也可能是辟邪香扰乱了他的判断,他并没有发现我们。


黑夜里,他站在岔路口,骂骂咧咧地抬起手,手中铜铃怼到男人脸上,重重地摇了几下。


男人这才转身跟着队伍离开。


一直等他们走远了,白封阳才缩回脖子,重重地跌坐回车座上,抹了一把鼻子上的冷汗,说道:“三具金甲,十具银甲,其余全是铜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