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蛇骨阴香 > 第287章 你俩玩的真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具金甲,十具银甲,其余全是铜甲尸……”


白封阳这一句话让我和柳书翊同时倒抽一口冷气。


陈英这是把他们南疆一大半金甲尸和银甲尸运过来了吧?


八塘镇到底有什么,值得他千里迢迢,如此兴师动众?


更何况,除了金甲尸和银甲尸以外,还有将近四十个铜甲尸!


铜甲尸已经有了一定的灵智,铜皮铁骨,一般的兵器很难戳破他的皮;而银甲尸善用尸气大面积攻击敌人。


关于金甲尸的传说有很多,据我所知,金甲尸也是分等级的,低级金甲尸表皮化为金色,坚硬无比,修炼到一定境界,可以短暂地在阳光下行走;而高级金甲尸至少得吸收日月之精华五百年而成,表皮长出金毛,觉醒很多技能。


至于顶级金甲尸,不仅表皮是金色的,皮肤上有金毛,它的眼睛也是金色的,具有审判功能,不惧鬼怪与神灵,传言历史上仅仅出现过一头这样的金甲尸,最终被地藏王收于麾下,化作坐骑。


所以,金甲尸难得,高级金甲尸更是凤毛麟角,顶级金甲尸或许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之中。


南疆炼尸门区区几百年历史,炼不出高级金甲尸来的,所以今夜那支僵尸队伍中的三只金甲尸,应该都是低等级的。


但即使是那几十具铜甲尸,如果刚才我们退得不够快,迎面遭遇,打起来,我们四个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这支僵尸队伍应该刚到八塘镇不久,控尸人正领着他们往八塘镇界碑那边去,陈英并未出现。


看来陈英还没从城隍殿离开。


我们正沉浸在这支僵尸队伍带来的震惊之中,柳璟琛忽然开口说道:“只有九具银甲,队伍最后面那一只……不是。”


“是的,那只不是。”柳书翊应和道,“那只应该只是普通行尸,因为……他刚死不久。”


听他们这一说,我猛然想起来,最后那只朝我们看过来的尸体,好像是我们堂口里的兄弟。


第一个被柳书翊派过来探路的,就是他!


可我还是有疑问,这位兄弟刚死没多久,堪堪化为行尸,怎么可能混进这支僵尸队伍里呢?


控尸人又不是傻子。


下一刻,柳璟琛的话解开了我的疑惑:“最后那只不是行尸,而是被什么东西借尸还魂了,它的修为相当之高,不仅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还蒙蔽了控尸人的双眼。”


此言一出,所有人哗然。


白封阳半信半疑:“小三儿,你确定没看错?依我来看,那就是一具银甲尸啊?”


柳璟琛没有过多解释,却毫不迟疑地点了一下头。


当时他眉头紧锁,竖瞳缩成一条线,浑身散发着凝重又威严的气势,这是他以前从未展示出来过的。


这一刻的他……有些不一样。


柳书翊迟疑着问道:“那我们还往前开吗?”


“撤吧。”柳璟琛说道,“书翊你开车送蓁蓁和小二舅回去。”


我立即问道:“那你呢?”


柳璟琛已经推门下车,站在车门边弯腰对我说道:“你们先退,我去探一探虚实,不出一刻钟就能赶上你们。”


说完他关上车门,柳书翊已经启动车子,掉头沿着来时的路返回。


只是开到通往高速的那条水泥道上的时候,我们三个默契地开口。


“就在这儿等吧。”


我们心里都明白,如今八塘镇那边聚集的各方势力,绝对不容小觑,我们今夜贸然闯入,必定很难全身而退。


所以选择撤退是明智之举。


但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丢下柳璟琛,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在这儿等他便是。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车厢里辟邪香的味道越来越淡。


一刻钟已过,柳璟琛仍然没有回来。


我心里有点慌,嘴上却叮嘱道:“我去迎一迎柳璟琛,你们在这儿等,如果再有一刻钟我们还没回,你们立即回沉水村去。”


一场没有胜算的仗不能盲目地打,有人在前方冲锋陷阵,就必须有人镇守后方,提供后援。


我下车便往后街岔路口的方向奔去。


黑夜荒镇,到处都是静悄悄的。


远远地,我就看到柳璟琛仍然站在原来的地方,都没挪动半步。


只是他的脚下踩着一道八卦形的符阵,他的双手大开大合地做着某种术法手势,不多时,一只黑色的鸟儿从远处飞来,乖巧地落在他的手上,不停地煽动翅膀,跳着舞。


等鸟儿跳完,他五根手指猛地往中间一握,那只鸟竟化作一股黑气,消失了。


那只鸟儿显然不是活物,而是柳璟琛操控某种术法化形而成,帮助它去查探消息的。


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白封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追上来了,他压低的声音里也带着一股不可思议:“巫法?”“小三儿什么时候修得巫术?我怎么不知道?”


是啊,无论是蛇骨状态,还是与冰魔兽相融合,柳璟琛从未修习过巫术之法。


但今夜他不仅用了,还那样的炉火纯青。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柳璟琛不知道什么时候,意外觉醒了巫术之法。


我忽然苦笑了一声,喃喃道:“男人啊,装傻充愣真是无师自通。”


白封阳眼神复杂地看着我,问道:“蓁蓁,你和璟琛……”


“没什么。”我打断他说道,“小二舅我们往后退一退,刚才发生的一切,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白封阳看看我,又看看正在收势的柳璟琛,闷笑一声:“你俩玩的挺花。”


他也不恼,配合我退回到半路,然后转头又去迎柳璟琛。


没走几步,便与柳璟琛碰头。


我还没张口,白封阳戏精上身:“怎么样,璟琛,探到什么消息没有?”


柳璟琛皱眉:“不是让你们先走吗?”


“蓁蓁放心不下,非得停车等你。”他说着,还煞有介事地冲我挑挑眉,“我说璟琛有分寸你还不信,你看,这不是全须全尾地回来了?”


柳璟琛不疑有他,随着我们一起回到车里。


柳书翊再次启动车子,等上了高速,柳璟琛才说道:“从我掌握的信息来看,八塘镇界碑那边应该设有祭台,各方势力齐聚,是冲着祭台下面镇压的东西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