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惨死重生,全皇朝跪下叫祖宗 > 第339章 端王名场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德妃那毫不遮掩的鄙夷的目光,钱婕妤即便是垂着头不与之对视,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


她知道,这宫里没人看得起她。


只有淑妃娘娘是个好人。


过了大半个时辰,很快萧沐宸便来坤德宫给皇后请安。


皇后见到端王一脸笑容,十分亲切关怀备至,比淑妃这个生母都要和善,细细问他在玉象城的事情,又赞他英武不凡,为国争光。


萧沐宸自幼便是个黑面郎,说话做事一板一眼,规矩严谨,十分自律。


便是此刻皇后如此盛赞,故意将他捧起来,他依旧面不改色,只道:“幸得父皇母后敦敦教诲,儿臣此行方能大胜。”


贵妃扫了一眼端王,心里轻笑不已。


皇后想要对端王捧杀,故意抬高他,不就是想要其他嫔妃对端王不满。


偏偏端王这话将首功给皇帝与皇后,难道皇后还能说个不字?


真是好笑。


淑妃此时终于说话了,对着皇后慢慢开口,“皇后娘娘莫要如此夸赞他,免得他心生骄傲。太子殿下文武双全,又跟着陛下关政,做事沉稳仔细,这才是他应该学习的地方。”


淑妃这话一语双关,是跟着太子学关政,还是学品行举止?


皇后看着淑妃笑道:“这有什么好学的,太子不过是封陛下之命罢了,端王此次立了大功,陛下必然会有赏赐,你只管等着便是。”


“端王为陛下分忧,为大楚尽忠都是应该的,若是为了赏赐,倒是辜负了陛下对他们的教养之恩。”淑妃叹口气道。


皇后与淑妃言语交锋,贤妃白着一张脸毫不掺和,德妃眼睛在二人身上转来转去。


贵妃只看着端王,心里直感叹。


小时候因为端王这性子,比起嘴甜活泼的齐王,稳重大方的太子,还有自己儿子的晋王与做事乖巧的豫王,在陛下心里端王的位置只怕只比康王好些。


但是随着皇子们一天天长大,端王这性子的优势越来越明显。


如今又是头一个立战功的皇子,贵妃再看看淑妃,此时也隐隐想明白了些。


萧沐宸来给皇后请了安问好,崇政殿的内侍又来把人请走了。


皇上要给端王摆接风宴,皇后这里也不能丢了面子,在坤德宫也摆了几桌,把后宫的嫔妃都叫了来热闹热闹。


这是做给皇帝看的。


吃罢酒席,淑妃听了一肚子后宫其他小嫔妃的奉承之语,在皇后越来越深沉的目光下,这才离席告退。


“崇政殿那边宴席散了吗?”淑妃走在回翠微宫的路上询问。


胡嬷嬷立刻回道:“陈福去看过了,那边也快散了,陛下不胜酒力,已经退了席。不过几位王爷与朝臣一直给王爷敬酒,怕是还得耽搁一会儿。”


淑妃微微蹙眉,“没有替端王挡酒的?”


“娘娘,国公爷是世子爷一直在王爷身边,您放心吧。”胡嬷嬷笑道。


淑妃听着微微松口气,有大哥跟侄子在,想来儿子还能周旋下来。


徐韫辉抓着萧沐宸从侧门偷偷溜了,再喝下去,他非得当场吐了不可。


魏国公这个做舅舅的,还在殿里与其他人周旋。


徐韫辉扶着宫墙喘口气,看着端王没好气的说道:“我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那酒都换成了烈酒,你怎么也不吭声?”


端王瞧着自己表哥,淡淡的说道:“玉象城的酒比这还烈。”


徐韫辉一梗,“王爷这几个月受苦了。”


“也不是没好处。”


他就把晋王他们几个都喝趴了窝。


一路顺着宫墙出了宫,徐韫辉要把端王送回王府,结果出了皇城后,他就让马车改道去定远伯府。


徐韫辉酒都要被吓醒了。


“你这个样子去定远伯府?”徐韫辉惊道。


“不行?”萧沐宸看向徐韫辉问道。


徐韫辉对上端王的眼神,愣是没敢说一个不字。


这是醉了还是没醉?


去定远伯府做什么,自然是去见段大姑娘。


但是,人又跑不了,明天再去不成吗?


看端王这架势,明天肯定是不行的。


徐韫辉扶额,“你就这么想见她?”


跟鬼迷心窍一样。


“嗯。”


短短的一声,端王再无回音。


徐韫辉服气。


去就去吧,他还就要跟着去看看。


端王酒气上涌一时也没顾上徐韫辉,只想着见到人要说什么。


几个月不见,那个心心念念十年后就要跟他和离的女人,见到他也不知道高不高兴。


马车停在定远伯府门前,门房一看到端王府的徽记,撒丫子就往里送信。


明曦得了消息也愣了一下,萧沐宸来了?


他今日刚回京,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怎么还有时间来见她?


段明曦这么想着,人却已经站了起来往外走,出了门才想起来,也没换身衣裳,低头打量一下,虽是穿的常服,但是也不是不能见人。


她往府外走去,踏出伯府的大门,就见远处马车旁萧沐宸一身蟒袍立在那里,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眉眼间跟徐南熙有几分像,她就明白此人的身份了。


“小女见过王爷,徐世子。”


徐韫辉忙道:“段大姑娘有礼。”


这可是自家表弟的心头宝,万不能得罪。


萧沐宸凝视着明曦,一言不发。


明曦与他的目光撞在一起,一瞬间竟无法移开,她正想要说些什么,就听着萧沐宸问道:“今日你没去迎我。”


明曦:?


这是来问罪了。


徐韫辉听着端王这委委屈屈的语气惊呆了,他一定是幻听了。


这种场合是他能看的吗?


徐韫辉犹豫着自己该不该拔腿就走时,听着段明曦说话了。


“我去了又能如何,别人只会嘲笑你。”


徐韫辉:……


万万没想到,段大姑娘跟端王相处居然如此直接,这话能想但是你能说吗?


但是她就是说了。


徐韫辉不敢听了,等端王酒醒了,怕不是得要把他灭口。


他招呼也不敢打,顺着墙根就溜了。


早知道……早知道……冒着生命危险也得来看看这终身难忘的名场面。


徐韫辉做贼一样溜走的身影,看得明曦一阵无语。


徐南熙那么端庄大方的姑娘,怎么有这样猥琐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