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臣妻多娇 > 第170章 受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浓沉中,东宫寝殿里,云乔整个身子被萧璟抱在怀中。


身下的不适暂且不说,就连身前,都还有牛乳茶未曾清理干净的痕迹。


萧璟抱她抱得极紧,闭眸阖上眼帘。


云乔试了下仍想挣脱他,


却被他在寝被里又打了下软肉。


“再闹腾真收拾你了……快睡,不许动了。”萧璟哑着嗓子警告她,又顶了下他。


云乔意识到他身子又起了变化,身子骤然僵住,不敢再有动作,安安生生在他怀中停了动静,想等他睡去,再起身去洗漱。


哪成想,身上的疲惫,却让她迷迷糊糊的阖上了眼。


比萧璟还要沉入梦乡的早。


半梦半醒间,那脸上带着扎人胡茬的男人,贴在她身前,胡茬蹭得云乔迷迷糊糊推他。


他压着她手,不许她动作。


嗓音迷离暗哑,咬着她,又拍着她道:“娇娇儿,你身子怎么这般香……怕不是偷偷背着孤,自个儿抹了什么东西……”


云乔身子疲累极了,睡意昏沉,梦呓般否认,却都不曾醒来睁开眼帘片刻。


……


次日一早,天光大亮时分。


寝殿床榻上,早已只剩了云乔一人。


枕边那侧都已冰冷,只云乔,裹着被衾睡着。


至于萧璟,早早的便晨起练剑去了。


晨曦照进屋内,都已有些刺眼,云乔方才迷迷怔怔醒来,她睁开眼帘,见枕边无人,松了口气,揉着眼睛下榻。


只是身子仍旧有些酸软,刚一下榻,足尖便觉微微发麻,手撑着一旁桌案上,才勉强站立。


这一番动作间,有一帕子从腿间滑落,坠在地上。


云乔抬眼看去,想起昨日的种种,想起那萧璟,睡前逼她夹着帕子入睡的无耻行径,脸颊霎时通红,又觉口干舌燥。


慌忙将视线从那帕子上移开,想给自己倒上一盏茶水解渴,却又冷不丁瞧见了那杯盘狼藉的牛乳茶。


身前处还有些微黏腻的触感,昨日,萧璟并未将这牛乳茶擦洗干净。


云乔隐隐约约还有些印象,他睡前,曾贴着那牛乳茶污了她身子的地方,哑着嗓子问她,是不是背着他,偷偷在此处抹了什么东西。


那厮实在无耻,好生不要脸皮。


云乔又羞又气,咬牙骂他。


刚收了长剑的人,一身湿汗踏进内室,人刚跨过门槛,便听得了云乔的骂声。


云乔也听到门口的动静,抬眼看去。


见是萧璟,忙吓得垂手,恨不能似鹌鹑般将自个儿藏起来。


萧璟缓步近前,停步在距云乔一尺处,拿那剑鞘,抵在云乔下颚处,将那恨不能埋起来的小脸儿,硬生生抬起。


剑鞘硬得磨人,云乔下颚皮肉霎时生疼。


蹙眉忍着痛意,不得不昂首看向萧璟。


“方才骂什么呢?怎么不大点声骂,也让孤好生听一听你这嗓子寻常骂人时,和榻上哭叫的样子,有没有不同。”


他说着话,存心逗弄,明明隔了一尺远,却还似在耳边调情那般,说不出的浪荡。


那抵在云乔下颚处的剑鞘,还要来回一下下的磨着。


云乔脸颊红透,又疼得蹙眉,慌张的摇头,不肯承认自己骂他。


只嘤咛的说疼,手搭在剑鞘上要推开。


萧璟冷哼了声,收了动作,将那剑挂在了一旁。


踏过地毯时,瞧见地毯上,一处暗色,和那在云乔身子上呆了整夜,如今皱巴巴掉在地毯上的帕子。


“瞧瞧,孤好端端的寝殿,被你弄成了什么样子。”


云乔咬唇羞窘,不敢和他顶罪,心下却觉,这人好生无赖,明明是他的杰作,却说是自己弄的,实在是倒打一耙。


眼见云乔不敢答话,萧璟目光微暗,变本加厉的逗弄她。


他落坐在床榻上,就紧挨着云乔身侧。


随手拿起一旁盛过牛乳茶的杯盏把玩。


云乔瞧他动作,身子轻颤,恐他又要胡来。


萧璟拿着那杯盏把玩,目光却从杯盏,移到云乔身前。


这寝衣本就宽大,昨夜睡着时,萧璟还扒开她寝衣,贴在了上头,云乔初初醒来,都还没有收拾。


领口大敞着,指痕和牙印,都还在上头。


萧璟近距离瞧着,目光暗得厉害,云乔吓得慌忙将衣领紧紧合上,手指都还攥紧了衣领处的布帛。


“你……你不许看了!”


小娘子虚张声势,张着的爪牙却没有尖刺,连挠伤人都做不到,还妄想发号施令呢。


萧璟可不会听她的,不仅仍旧在一眼不错的瞧着,还哼笑了声道:“怎么?摸都摸过,吃都吃过,现下却不准我看了?”


他话说的过分,云乔哪里受得住,让他气得浑身发抖,怒极动手,冲着他的脸还真挠了一爪子。


女子指尖尖利,萧璟脸上霎时就有了一道血痕。


他脸色还没来得及变,倒是云乔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怕的慌了,急得直掉眼泪。


颤着声音解释道:“你……你……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说话太过分了,我才……才动手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萧璟毕竟是太子,云乔一个寻常商户养大的女娘,此时又不知晓他真正的脾性,哪里敢惹怒他,冲动之下挠了他一把,眼下却要悔死了。


从前云乔没失忆前,可没少对萧璟动手。


莫说是这般挠上一把,连耳光都赏了萧璟不知多少个。


那时云乔可从没怕的,动不动就梗着脖子跟他闹,张口就是怎么不杀了她。


如今损了记忆的云乔,倒是不似从前在他跟前胆大,怯怯懦懦的,对他动个手,倒把自己吓哭了。


萧璟想起从前,心思微重,面色一时有些复杂。


倒是想明白从前为何云乔处处跟他闹腾,总是那样的有底气。


诚然,她的确是不怕死,或许是她在沈家的经历,和他逼她太过的缘由,那段日子里的云乔,也的确是厌世的,若不是有她女儿吊着她,萧璟自个儿都怕,她哪一日真的寻了短见。


可除此之外,她或许,是她心里笃定了,自己舍不得杀她。


一次次的闹腾纠葛,她一点点踩着他的底线,他却一退再退,到后来她也许是吃死了他不舍得,才敢有恃无恐。


他一次次的想给她个教训,最后总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她可不就明白了,他舍不得真的治她,舍不得真的让她吃教训。


只是这点,怕是她自己,当初都没意识到。


萧璟想着这事时,好几瞬未曾言语,面色也奇怪得很。


云乔不知晓他究竟想的什么,唯恐他一张口就是要把自己砍头,吓得面色发白,抖着手去扯他衣袖。


脸上挂着泪求他。


“殿下……我真的知道错了,云乔真的知错了,以后云乔再也不敢对你动手了,求殿下别治云乔的罪,饶了云乔这一回吧,以后云乔真的再也不敢了……”


女子哭音入耳,萧璟这才回神。


他愣了瞬,回味着云乔方才的话语。


攥着人手腕,装出一副凶恶动怒的模样,掐着她脸颊恐吓道:“你知不知道,对孤动手,是该被治死罪的,五马分尸,或是杖责而死,你选一个吧。”


他居然真的要杀她!


云乔吓得面色惨白,连连摇头。


“殿下……您别杀我……呜呜呜,以后我都听您的话……再也不敢对您动手了。”


她越是这样害怕,萧璟越想逗她。


闻言指腹在她脸上软肉处揉捏,嗤了声道:“不过,念在你我的情分上,孤可以给你选个干净利落不受罪的死法。去将孤方才挂着的剑拿来。”


拿剑?


真的要杀她!


云乔拼命摇头,哪里肯去。


萧璟见状,自个儿起身,作势要去拿剑。


云乔吓得慌忙去拉他,跌跪在地上,抱着他小腿,不肯松开。


美人跪地哭求,衣衫不整,抱着他鞋靴,身前白嫩还一个劲的在那靴子上磨蹭,脸上都是被他吓出的泪水,怕的浑身颤抖,全然不知她此刻的模样,有多美艳迷人。


萧璟喘息微重,险些装不下去凶恶。


强撑着吐了口气,才忍下这被她隔靴搔痒弄出的痒意。


俯身,抬起她下颚,瞧着她泪眼,轻拍了下她脸颊。


声音低沉道:“不想死?那也不是没有旁的法子。这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逃,你总得受些罚吧。”


受罚总好过受死,云乔心一横眼一闭,忙就应下。


可她哪里能猜到,萧璟这厮,那般不要脸,竟要那样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