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臣妻多娇 > 第171章 戒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宫寝殿里房门紧闭,窗帘随风摇动。


萧璟正襟端坐在床榻边沿,一个哭唧唧的小女娘伏跪在榻上,怯怯的回首看他。


“可……可以了吗?”


萧璟手里拿着一把戒尺,轻敲了下她腰肢,面色冷沉,低声道:“腰往下头塌,臀肉往上头抬,这般平着,臀肉不翘,哪里方便人打。”


他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说要罚云乔,原来,是这样罚的。


云乔羞得咬紧了唇,却也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又实在惜命,想活着回扬州见到自己的女儿,只得乖乖听话,将腰肢依着他的话下曲,又颤着身子,将臀肉抬起。


边做着萧璟的吩咐,边在心里骂他浑蛋。


怯生生又问:“现在……现在可以了吗?”


萧璟瞧着榻上人抱着枕头,抬着臀肉,晃着身子的模样,目光早就暗的不成样子。


手中攥紧了戒尺,刻意控制着力道打了下。


从前在扬州时,从沈家带走的那本春宫图上,就画了这样的情形。


夫子,罚不听话的小女娘。


那时萧璟便觉情动,只是云乔惯来娇气又矫情,还最要脸面,怕是绝不会迎他。


这档子心思,也就只能压在心里。


如今云乔损了记忆,乖乖怯怯的,什么都听他的,又这样怕他,可算给了他机会一逞兽欲。


那一戒尺打在软肉上,便是萧璟自觉并未用上多少力道。


落在云乔娇嫩的皮肉上,还是疼得她哭叫。


“啊……疼……”她伏在床榻上,痛吟出声,下意识想躲。


萧璟微垂眼帘,粗声粗气道:“躲什么?不许躲!再敢躲,孤可就去拿剑了。”


他话音威胁,云乔不敢惹他,瞧着他脸上那道红痕,心里悔死了自己鲁莽动手挠伤了他。


“跪好了,”萧璟沉声道。


云乔哭成了个泪人,委屈的要命,憋憋屈屈的重又跪在榻上。


萧璟见云乔乖乖听话,便想要更过分的。


他瞧着她被打了一戒尺后,身子轻颤的样子,眼眸浓暗低沉。


一手握着戒尺,揉着她身子,话音蛊惑道:“戒尺打的疼是不是?换别的不疼的好不好?嗯?娇娇儿,好不好?”


云乔本就不吃痛,听了可以不被戒尺打,哭着点头应下。


“好……换个不疼的……”


女子哭腔入耳,被人欺负得可怜又可爱。


萧璟手隔着寝衣揉她身子,扔了戒尺,俯身贴着她,诱哄道:“那你将寝衣撩起来,撩起来了,孤就给你换个不疼的。”


云乔晨起方下榻,就被萧璟揪着欺负,眼下连衣裳都没换呢,还是穿着萧璟的那件寝衣。


这寝衣里头,可是空无一物。


云乔犹豫,又不想再被戒尺打想要换个不疼的刑具,又不愿意撩起寝衣,露出里头未着寸缕的自己,实在是进退两难。


颤着声音道:“可是……可是……寝衣里头,没穿小衣,也没穿亵裤,是光溜溜的……”


她只是如实陈述事实,可这话,听在萧璟耳朵里,全是勾引他刺激他的淫靡之词。


光溜溜的……


他想瞧的,要瞧的,可不就是这吗。


萧璟身上早已紧绷,强压着,揉着她身子,哄道:“那有什么呀,孤又不是未曾看过,这殿里,也没有旁的人,你若是不放心,孤答应你,闭着眼睛,不看你就是。”


云乔还是不信他,目光怀疑的瞧着他。


萧璟冷哼声,又装出一副凶恶样子道:“你难不成以为,孤罚你,是为着自己不成,你对孤动手这事,若被旁人知晓,可是会要了你的命的,孤是为了保住你的性命,才出此下策,今日罚了你,日后,旁人便是知晓你对孤动手之事,孤也可为你开脱,只说自己早已罚过你了,免得旁人依着规矩要打杀了你,你若是不想挨罚,孤这就吩咐人按规矩动刑了啊。”


云乔眼下早被他羞得没了脸面,脑子也被他吓得一团浆糊。


听了他的话,哭哭啼啼的,撩起了自己寝衣的衣摆。


伏在榻上,塌着腰,由着他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