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臣妻多娇 > 第172章 入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窗棂萧璟正襟端坐在床榻边沿,一个哭唧唧的小女娘伏在榻上,身上软肉红痕道道,哭得身子打战个不止。


萧璟瞧得眼热,指腹上沾着药膏,掌上用力几分力道,借那药膏,给她身上红痕揉开。


到底还是有几分疼的,他动一下,掌下的人儿,身子就跟着抖一样。


萧璟气息浓急,目光流连在她身上一次又一次。


几次险些彻底失了理智,到底还是记着了郎中的话,未曾冲动,强忍着守住了最后的雷池半步。


总算将药膏上完,也把那红痕揉开大半。


他才停了动作。


那方才哄着云乔颤着手撩起的寝衣衣摆,还堆叠在腰间。


云乔意识到他停了动作,忙就要将衣摆放下。


却被萧璟握住了手腕。


“药膏还没干,晾上一会儿,等它彻底了干了再盖上衣裳,免得这药脏了寝衣。”


他说得冠冕堂皇,还不是要云乔寸缕未着地伏在床榻,抱着枕头,露出被他打出的红痕。


云乔从方才打了他唯恐要丢命的恐惧中回神,也意识到了他今日这般行径,究竟是想做什么。


什么罚她动手之过,说到底,不过是他想一逞兽欲,才借此机会,这样过分地羞辱她。


越想越觉委屈,眼泪都要流干,气得手一个劲儿打战,


眼瞧着榻上的人哭湿了枕头和寝被的一片,如今身子还没缓过劲儿的可怜模样,萧璟喉间溢出轻叹,抬起指腹给她擦泪,低声哄道。


“好了,别哭了,都怪孤孟浪,往后再不会了,莫要掉眼泪了,如今初冬天寒,再哭下去,仔细泪水伤了脸上皮肉,可就不漂亮了。”


他说话间的姿态,跟哄小孩儿似的。


肯低头,也肯道歉,只是到底,带了几分居高临下的俯视。


云乔没应话,抽噎地停了眼泪。


倒不是被他哄得不哭了,只是眼睛酸痛,疼得厉害,再掉泪,也是折磨自己,这才忍着委屈,把眼泪憋了回去。


外头天色不早,萧璟侧眸看了眼天色,估摸着时辰,捏了下她脸颊道:“你今日乖些,好好呆着寝殿里养着,不许出去乱跑,再被孤逮到前头钻狗洞的事,仔细孤打断你的腿!今日孤有些事要办,会回得晚些。晚间你守夜,孤回来之前,可不许先睡了。”


他一番话连威胁带恐吓,云乔不能得罪他,只能点头应下。


萧璟哼了声,强逼着自己从云乔身上移开视线,这才抬步出了内殿。


到了殿外,吩咐婢女,约莫一刻钟后,进去伺候姑娘沐浴梳洗。


听着萧璟步音走远,云乔伏在榻边枕头上,忙就将寝衣拉了下来,遮着身上红痕。


只是这样一来,遮着身子,那药膏却被沾在寝衣上,失了药效。


待到一刻钟后,白色寝衣下,还依稀可见掌印红痕在,未曾彻底消去。


云乔人还伏在榻上抽噎,伺候她梳洗的婢女叩门入内。


她听到门口的声响止了抽噎抬眼看去,两个满脸是笑婢女走来。


一左一右扶起她,就要伺候着云乔去浴室洗漱。


云乔挣开了两人的手,微有不适,抿唇道:“我自己来就是。”


只是走了两三步,身子就摇晃。


两个婢女对视了眼,忙又近前扶住了云乔。


“姑娘不必和奴婢们客气,殿下走前特意交代奴婢伺候姑娘沐浴的。”


话落,就扶着云乔进了净室。


云乔自己身子不争气,便是再不想,也只能由着两人搀扶着自己进了浴室。


婢女伺候着褪去寝衣,扶着云乔踏进浴桶。


目光在瞧见云乔身上软肉处的红痕时,面色微变,只一瞬后,就又不动声色地舀起一瓢水来,给云乔净身。


浴桶里水温舒适,热气缭绕在云乔脖颈面颊处,将人都衬得迷蒙。


云乔迷迷糊糊阖眼,意识有些昏沉,人陷入半梦半醒。


伺候的婢女见云乔好一会儿没有动静,交头接耳道:“这是睡着了?”


浴桶里的云乔不曾睁眼,两人见她没有动静,也以为她是睡沉了,对了眼视线,默默从净室退了出来。


到了外间后,低声附耳谈起云乔身上那软肉处的红痕。


“这位姑娘真是受宠呢,瞧瞧那身上殿下的掌印,下榻时路都走不稳呢,今日我在殿外,可听了她好久的哭叫声呢,过去从没见过,殿下这般孟浪,这位姑娘如此得宠,往后太子妃进门,说不准,都得避她风头呢。若是再生个一儿半女,那是何等富贵,你说咱们都是做宫女的,怎么就同人不同命呢?唉。”说话的姑娘眼里都是艳羡,恨不能立时让自己替了云乔。


同她一道的另一个婢女,闻言摇头,却道:


“这姑娘再受宠,哪里能同日后进门的太子妃比啊?妻是妻,妾是妾,日后的太子妃定是名门贵女出身,殿下哪里忍心同太子妃娘娘做这样浪荡的事,也就是这二嫁的妇人,能拿来解欲泄火。


你瞧哪个京中的公子会对着自己的正妻这般随便,大都是府里出身不干净的妾室,或是那楼里的花娘,能这样让人恣肆地玩弄。


依我看啊,也就是这一年半载的事,殿下就得厌了她。


以色侍人,说到底,还不就是个玩意,倒不如咱们老老实实的做宫女,年岁到了,出宫嫁个相匹配的郎君,过自己的小日子来得快活。”


婢女议论着,那往日伺候的嬷嬷手中捧着从云乔寝殿带来的妆盒,进了殿门。


“在那嘀嘀咕咕什么呢?主子人呢?”嬷嬷斥责道。


见嬷嬷进门,两人赶忙就住了话头。


解释说云乔在净室里睡了过去。


嬷嬷将妆盒,搁在那梳妆台上。


就撩开浴室的帘子,进门去寻云乔。


帘子撩起的那瞬,浴桶里的人,方才阖上眼帘。


嬷嬷走到浴桶边沿,动作轻柔地拍了拍云乔肩处:“姑娘……云姑娘……醒醒……”


云乔缓缓掀开眼帘,看向嬷嬷,目光平静。


嬷嬷给云乔换了沐浴后的干净衣裳,也瞧见了云乔身上的痕迹,暗骂殿下真是没个节制。


脸上挂着笑,扶着人出了浴室坐到了妆台前,示意婢女,来给云乔梳妆。


“殿下这样宠爱姑娘,真是姑娘的好福气呢。”


虽则萧璟嘴上说要云乔做伺候他寝居的丫鬟宫婢,可哪家的侍寝宫女通房丫鬟,似云乔这般,同主子同居一殿,还安排了两个贴身的婢女,并一个嬷嬷近身伺候着。


那些个寻常的侍寝宫女通房丫鬟,还不都是住在下人房里,何时主子需要了,何时唤了人过来泻火,折腾的人不成样子,连个床都睡不得,只能自个儿睡在地上,或是半夜回去下人房里歇息。


可云乔顶着那通房丫鬟的名头,人却宿在了主子的正殿。


因而,即便萧璟说了是要云乔做婢女,嬷嬷却也觉得这事对云乔而言并非坏事。


本就宠爱,朝夕相处之下,怕是恩宠更甚,来日再生个一儿半女,还愁没有名分吗。


可云乔听着嬷嬷的话,面色却没什么喜悦。


嬷嬷打量云乔脸色,便知这姑娘还是没有想开。


心下轻叹了声,待婢女给云乔梳洗完了,瞧着梳洗上妆后,明艳动人的云乔,才道:


“这女人家啊,生得绝色,是福也是祸,用得好了是福气,用不好可就是祸事了。姑娘啊,得学着识时务。


普天之下,再没有比皇家,更富贵的地方了。


咱们殿下,又生得一副好相貌。


东宫如今只留了姑娘你一个在跟前伺候,可见,殿下着实喜爱姑娘呢。


姑娘安心伺候殿下,趁着年岁轻恩宠盛,再给殿下生个小主子,您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嬷嬷话里话外劝着云乔,也是希望,今日的话,便是云乔来日恢复记忆,也能听进去几分。


她是想着,即便殿下如今因着云乔这张脸宠爱云乔,即便云乔只是以色侍人的姬妾,可只要抓住时机,生下个孩子来,便是往后色衰爱弛,也一辈子享不尽荣华富贵。


更何况,如今殿下尚未娶妻,若真能先一步生下殿下长子,来日,说不准,真有滔天富贵呢。


嬷嬷想的倒是长远。


云乔听着嬷嬷的话,却微微发愣,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呢喃了句:“喜爱?是吗?”


喜爱,这样的字眼。


多指物,而非人。


喜爱身边的瓷瓶玉器,喜爱园里盛开的花枝。


亦或者,喜爱一个,在大人面前,毫无自主能力的稚龄幼童。


可是,若真是夫妻,或是彼此平等的情人之间,哪里能用喜爱一词呢。


不是钟情,不是倾心,只是喜爱,只是喜爱而已。


情欲的放纵,美色的沉沦,说到底,有几分是真心的钟情呢?


这事,嬷嬷明白,旁人,也明白。


可除了云乔自个儿,怕是这东宫里所有人,都觉得,能得太子殿下的喜爱,能借美色得宠,做一个东宫里,供萧璟取乐的姬妾亦或婢女,就已是云乔,泼天的福分。


云乔听着嬷嬷的话,抿了抿唇,心里说不清的不舒服。


自己也不明白缘由


她晃了晃脑袋,抚过心口,强对着嬷嬷笑了笑。


柔声道:“嬷嬷说什么呢,我不过暂居此地罢了,日后总要离开此地,回我该去的地方去的,哪里能在此久待。”


她话音轻柔,并未有半点急躁动怒的意思,也没有因为嬷嬷的话,表露什么不满,好似只是在陈述再寻常不过的事实。


嬷嬷闻言心下轻叹,同云乔道:“姑娘生得这样美,合该是养在深宫里的,如何能在外头漂泊?”


云乔抿唇未语,自己也瞧着铜镜中的人儿。


镜子里的人,穿着件寻常寝衣,发髻梳得也简单极了,头上半点珠翠也无,却仍是一副艳丽灼灼的模样。


她知道自己生的美,一直都知道。


云乔瞧着镜子里的自己,莫名想起出嫁前,母亲的话。


修成玉颜色,卖得好价钱。


若是依着母亲的话,卖进皇家,卖给太子爷,怕是最好的价钱了吧,今时今日,或许,也是她这具身子,这副容貌,最值钱的时候。


她知道自己生得美,却更知道,正是因为这份美色,才让她一直以来被当做货物般贩卖。


嫁进沈家是这样被父母卖了,如果萧璟所言属实,她结发的夫君沈砚,便也是这样卖了她。


嬷嬷口口声声说萧璟喜爱她,可是,那是什么样的喜爱呢?


或许正如方才在净室里,听到的婢女所言。


以色侍人的……玩意儿。


仅此而已。


若是他真心喜欢她,怎么……怎么会那样羞辱她,无非就是将她当做玩物,才会这样对她。


傻姑娘啊,男人和女人对情爱与欲念的看法从不一样。


那些事,


之于你而言,是羞辱和玩弄,是被他逼着迫着,做不情愿的事,是一次次快要流干的眼泪和委屈。


之于他而言,却是放纵是沉沦,是借着你失忆的机会,求一段你此前,从不肯迎合他的荒唐。


如果当真只是玩意儿,


何必事后哄你,何必一次次逗哭你还要给你抹泪。


何必屈膝折腰,卑躬屈膝的讨好,盼你在情欲上同样畅快。


只是这些道理,如今的云乔,还不明白。


云乔低垂眼帘,手指扣弄着妆台上的妆盒匣子。


好久也未曾言语。


殿门外,却突地响起了一阵动静。


紧跟着,是个神情端肃,瞧着就很是严苛的老嬷嬷,踏了进来。


那一直伺候云乔的嬷嬷,一见来人,当即变了脸色。


忙就迎了上去。


“哎呦,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您不在皇后娘娘宫里歇着,怎么突然来了东宫,是来见太子的吗?太子如今人不在东宫里呢。”


这老嬷嬷年岁不小,是皇后娘娘的奶嬷嬷,地位极高。


伺候云乔的嬷嬷虽也是从皇后宫里出来的,见了这老嬷嬷还是恭恭敬敬点头哈腰地前去迎人。


那老嬷嬷进了寝殿,打量了一遭,目光落在妆台前的云乔身上。


伺候云乔的嬷嬷头皮一紧,意识到这老嬷嬷是来寻云乔的。


便听得了那老嬷嬷沉着嗓音开口。


“这位就是云姑娘吧?我家娘娘有请。劳您同老奴,去一趟中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