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 > 第280章 狗腿子怂货的自我修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家人穿着统一的丧服,戴着小白花。


个个膀大腰圆,凶悍无比。


他们把林宵宵这群人统统包围了起来。


“呵,胆子怪大的,竟然真的敢来!”王老爷面容憔悴,眼睛通红,恨不能撕了他们。


“泥好奇怪。”林宵宵晃着手里的丧帖:“说好请窝吃席,窝们来了泥又臭着脸,窝又不是不随钱。”


说着便从兜兜里掏出几个铜板,吧唧朝他们丢了出去。


她肉疼的摸摸心脏:“够了叭!”


她一手推搡着王家人,一手朝家人们摆着:“进来吃席啦。”


王家人面面相觑,他们那么多人都围城一堵人墙了,竟轻而易举被这小毛孩子推开了。


王老爷眯起眼睛,这小孩看似单蠢,实则一上来就给了他们王家一个下马威。


林宵宵他们才踏进院子,便看到一个‘母老虎’朝她扑了过来。


“都是你这个小杂碎害了我的女儿!”


“你个杀人凶手!我要你偿命!”


奶豆子一躲,王夫人扑了个空。


弹跳力像跳跳糖的奶豆豆一屁股跳上了饭桌。


略嫌弃的看了看这些席。


叹气,白来一趟。


这菜不咋地啊。


她晃着小腿:“这位大婶婶,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她伸出短短的手指头摇了摇:“我可没杀你女儿。”


又歪歪头指着自己:“你可以找玄师来康康我,我身上可是没有命债的噢。”


“那也是因你而死!”一道愤怒,暴躁的男声响起。


奶豆子看去,睁圆了眼睛:“你不是被你俩鬼孩子押到寺庙去了么。”


“本王的王妃去世了,本王前来吊唁都不行么?”孟风说的义正言辞。


“本王的岳丈岳母想知道王妃去世真相,本王理应告知!”


“毕竟,本王才是见证人!”


王老爷甩着袖风大步昂扬的走了进来。


“小丫头,真是看不出来啊,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歹毒!先把堂堂王爷困在棺材里,当着皇上的面残忍杀害了我的女儿!堂堂王妃!”王老爷越说火越大:“杀完人不知悔改不说,你还用阴谋诡计把王爷支走了!”


奶坨坨听的目瞪口呆,指着自己的小鼻子:“哇,从你嘴里说出来,感觉我好厉害好厉害啊!”奶坨坨看着他:“想知道你女儿怎么死的?我帮你!”


她可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崽崽。


奶豆子朝大王爷两边的俩童魂摆摆手。


又递给孟兆丰一个眼色。


狗腿子·怂货孟兆丰哆哆嗦嗦的从破烂兜兜里掏出一块犀牛角香。


点燃后,就见四周阴风大起,俩童魂的魂影闪现出来。


它们顽皮的跳到王老爷和王老夫人身上,手脚并用的薅着他们的头发。


“这就是坏娘亲的爹娘嘛?”


“也就是坏外祖父嘛?”


王老爷吓得不敢动,眼皮子直往上掀。


王老夫人吓得嗷嗷叫,捂着胸口:“鬼!鬼啊!快把它们弄走!”


奶豆子挠挠脑袋,用无辜且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们:“诶?这是你们的外孙女呀。”


侧妃的孩子是要称王妃为母亲,王妃父母为外祖的。


“不是都说隔辈亲嘛!”


“怎么不喜欢她们呀?”


“崽崽我的外祖父外祖母可没有嫌弃我,他们可喜欢崽崽辣!”


王老爷子他俩发出爆鸣的叫声:“啊啊啊!我才没有这样的外孙女!”


“快让他们滚啊!”


“恶心人的东西!”


恶心?


这俩字像尖锐的针深深的扎进了俩魂童的心里。


俩魂童原本嘻嘻哈哈的脸色陡然变了。


狰狞、愤怒还有不解。


“为什么母亲不要我们,你们也不要我们!”


“都是坏人!坏人!”


“还是我们自己的娘亲好,母亲坏!可是母亲也把娘亲杀了!”


魂灵的浓郁怨气直钻他们的脑子。


让在场但凡同魂灵有一点点亲属关系的人全都陷入了一个梦境中。


在梦里,他们亲眼看到了王晴是如何残忍的残害了他们的。


也看到了魂童的报复。


梦境破了,王家人满头大汗的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林宵宵眨眨眼:“你们不是想替王妃报仇嘛。”


小手指着俩魂童:“冤有头债有主,来叭。”


一改方才的凶恶,指着孟风:“王爷,俗话说得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对对,王晴嫁给了你们皇族,就是你们家的人了,跟我们无关了,你赶紧带着这俩……走吧。”


“走吧,她做的孽跟我们王家有什么关系啊。”


说着,王氏夫妇俩对视一眼,默契的从地上爬起来,吩咐下人们:“快快,把这些东西收起来,搬到大王爷家里去。”


“哎,大王爷见谅啊,是我们糊涂了,这王妃死了,跟我们娘家有什么关系。”


“王妃的丧事还是由王爷操办吧。”


孟风没想到岳丈家这么怂。


就在这时,只听耳边响起一道太监的尖细声音:“皇上驾到。”


奶豆子看过去,发现孟召山皇上来了,还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老头,老头旁边还有一个长相清纯的少女。


孟召山眼神冰冷的看向眼前的闹剧,最后把刀子般的眼神刺在孟风身上:“朕不是让你去寺庙清修!是谁允许你回来的!又是谁让你来王家闹事的!”


孟风被父皇冷厉的质问吓得浑身发软:“父皇,儿臣是听说王妃要下葬,心里万般不舍,所以回来了。”


“万般不舍?呵,朕可没看出来你这么深情。”孟召山冷哼一声又问:“是谁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的?”


他明明处理好了。


怎么忽然变了!


孟风的眼睛下意识往前面看去。


林宵宵精的跟小狐狸似的,她顺着孟风的视线看去。


这时,站在皇上和老头儿身边的清纯少女忽然开口说话了。


她说话格外好听,宛如黄鹂鸟:“皇上您消消气嘛,当务之急不是训人,惩戒,抓错误的时候,您看这一摊子事,还有那么多人,咱若是闹起来,岂不是更不好看。”


“这种家事,关上门说岂不是更好。”


奶豆子就见皇上的火气瞬间消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