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 > 第282章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显义苏青云相挽而来。


别看苏青云上了岁数,腿脚那叫一个利索。


她急忙忙朝林宵宵奔去,又心肝又宝贝的:“哎呦我的乖孙儿啊,有人欺负你是不是,外祖母保护你。”


林宵宵沾着唾沫星子,往脸上抹了两道。


“呜X﹏X,外祖母,他们欺负崽崽,都把崽崽屁屁打开花了。”


皇上及苏元盛等人:……


一脸懵逼。


恩?


板子都没见着呢,上哪打开花?


这撒谎调皮儿的小孩儿。


林宵宵委屈的扁着嘴在苏青云身上蹭啊蹭。


“你,能不能转过来……让我……看看。”苏元盛拍拍苏青云的肩膀。


苏青云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她不乐意的回头:“你看什么!”


她看到苏元盛的模样愣了下。


苏元盛的反应比她要激烈,缓缓抬起手,颤着唇:“像,和宁儿太像了。”


他又急急的回头看孟召山:“皇上您看,她像不像皇后?”


孟召山看了半天,这才恍然:“朕就说看她觉得眼熟,但朕光把心思放在兄弟身上了,还未多想,现在细细看来,的确像朕的皇后。”


皇上都这么说了,苏元盛激动的伸胳膊抱去:“呜,我我我姐啊。”


结果,扑通一声,整个人趴在地上,扑了个空。


肩膀还被孟显义狠狠地踩住了,他粗声粗气的:“你个臭流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竟敢调戏我的夫人!”


苏元盛哪儿被人当过流氓啊,当即解释:“误会,误会,你先让我起来。”


于梦萍扯着小裙子,小碎步跑了过来:“祖父乃是权臣,人品贵重,怎是流氓,请你说话注意!”


奶豆子坐在饭桌上,晃着小腿,仰头看她。


掰着手指头,奶声奶气的:“大王爷,比你祖父还贵重,杀人儿了。”


“大王妃,也比你祖父贵重,杀人儿了。”


“你的眼睛……”小手指指自己眼睛:“不会……白内障了叭。”


她听明熙说过的。


“没礼貌的孩子。”于梦萍别过头,脸涨红。


苏元盛哪能被人误会,他看看四周,压低声音:“眼下说话不方便,能不能……”


鸡飞狗跳的王家在走了一部分人之后,总算安静了下来。


苏元盛寻了间隐秘性极强的茶楼。


他拿出一张画像,铺开:“这是我的妹妹苏宁儿,也是当今的皇后。”


苏青云撑着茶桌缓缓起来:“怎么……和我长得这么像。”


苏元盛又问:“你是不是有个玉佩,玉佩后面刻着苏字?”


“……”苏青云把玉佩拿出来:“是。”


玉佩后的‘苏’字已被摩挲的十分平滑。


“你后背,肩胛骨的位置是不是有一个月亮形状的胎记?”苏元盛呼吸更重了。


不等苏青云说话,护妻狂魔忽然站了起来,用敌对的瞪着苏元盛:“你是谁!该不会是什么偷窥狂魔吧!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们苏家人都有……”苏元盛道,他抹了抹眼泪:“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么?”


“我是大朔苏家人。”苏青云道,活了大半辈子了,半拉身子都要入土了,她怎会想着自己身世出问题。


“不,你是青元苏家人。”苏元盛道:“我们是亲姐弟啊,底下还有个妹妹。”


不等苏青云消化,他又继续道:“我们爹娘惦记了你一辈子啊,爹自已经走了,娘思念你导致重病缠身,一直想寻回你。”


“姐啊,跟老弟回家看看老娘吧,她见到了你也会安心的。”苏元盛捂着胸口。


于梦萍搀着苏元盛,黄鹂鸣鸣的声音透着道德绑架:“是啊,太祖母都是强弩之末了,您难道忍心看她抱憾离世么?”


苏青云抿着颤抖的唇,才要说什么,手掌被林宵宵外孙女软软、小小的手牵住了她。


奶豆子顶着俩冲天鬏,歪头看着他们,好奇的问:“崽崽想知道,窝外祖母的娘亲为什么会和窝外祖母分开哇?”


“是不小心弄丢了吗?还是不想要呀?”


“为什么泥和泥的皇后妹妹没事,偏偏丢的是窝外祖母?”


几连问噎的苏元盛满脸涨红:“母亲曾说过,当年生下你的时候,正好赶上战乱动荡时期,他们在逃亡的路上,不小心弄丢了你,后来返回去再找就找不到了。”


“酱紫啊。”奶豆子听完笑眯眯的。


“姐,跟我回家吧,恩?”苏元盛眼底是满满的祈求之色:“不然全家都因为你吃不好过不好啊。”


奶豆子眨眨眼,毫不留情的戳破他们的脸面:“吃不好过不好嘛?”


小胳膊抡的圆圆的,大大的:“可是,你们白白胖胖得,看起来比我外祖母要好。”


苏元盛面容闪过尬色,支吾着。


就在这时,又听到方才挑刺的林宵宵大声的说:“外祖母,我们去苏家玩一玩好不好?”


“宵宵想去?”苏青云抿抿唇,也知道外孙女有本事,说什么定有她的道理:“那就去吧。”


苏元盛高兴的不得了。


让他们歇了一个时辰,趁这功夫回家告诉老娘亲这个好消息去了。


吃了下午茶,奶豆子拉着苏青云的手气势十足的往苏家走:“外祖母不怕,有宵宵呐,宵宵……保护你。”


【哼哼,我要看看撒谎精长得什么样子!】


苏青云听着外孙女的心声,整颗心狠狠颤了颤。


撒谎精?


是她那素未谋面的亲生母亲嘛?


苏家颇有种世外园林的感觉。


花草漫在每个角落,有鸟叫虫鸣,有鲤鱼扑腾水花的声音。


苏家非常非常大,近乎一条街都是苏家,可想而知他家的底蕴和势力有多么的厚重。


林宵宵走了一段路,累的坐地上直哼哼,看向苏元盛:“泥们家那么大,每天都要这么走来走去的嘛?不能坐马车嘛?”


“这……不能,苏家的家规是静,且苏家的两位女主人,也就是我娘亲和我夫人是不喜欢带毛的动物的。”苏元盛道。


林宵宵把小嘴张成了‘O’形:“好怪的家规。”


她又好奇的问:“那……出门坐马车怎么办?”


苏元盛垂着眸不做声:“恩……”